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山城乱(下)
    山城突然出了一位山海裁决使,照理来说,一处的人早该前往清水街拜访。

    但不巧的是,适逢洛城白马寺洞天福地开启,别说是一处了,就连整个mss都无暇他顾,于是就把这事儿给耽搁了。

    结果没想到,就是这么一耽搁的时间,竟然在山城引发了大乱子,连裁决令都出了!

    mss一处处长李浩田,在收到消息之后,连洛城那边的收尾工作都来不及做了,立刻马不停蹄赶到山城,他知道,自己必须把这件事情的影响力降到最低!

    否则一个不慎,这就将演化成国家的一场动乱!

    不过好在听完汪科长的一番报告之后,李浩田一直压在心中的大石稍微减轻了一些。

    没有人员伤亡,没有财物损失……

    这样的用词让李浩田明白,那位年纪轻轻的裁决使虽然年少冲动,不顾后果,但至少做事还算是比较有分寸的。

    只要没有发生重大事故,只要没有死人,那么就一切都好说!

    汪科长跟着李浩田上了一辆黑色suv,心中一直惴惴不安,他知道,今天这事儿不管最后处理得好与不好,自己恐怕都得背上一个处分了。

    他突然有些后悔,自己应该在案发现场就拦下莫小川的,只是当时有龙先生在侧,就算他想拦,想必也是拦不住的。

    其实这整件事情的源头,还是在山城歼尸案的凶手那里。

    只要抓住凶手,则一切事态均可平息!

    可是,经过莫小川这一闹,整个山城有一大半儿的警力都被调去维稳了,剩下的一些人则都被汪科长划到了专案组的旗下,希望能比莫小川提前一步破案。

    但截止到目前为止,别说凶手在哪里了,就连他是谁,专案组都还没有理出一个头绪来。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警方相比莫小川,具有天然的劣势。

    因为莫小川可以不顾证据,不去推理,只需要找到蛊雕在哪里,就当于找到了凶手。

    可警方这边不行啊!

    他们哪知道蛊雕是什么东西,就算知道了,也不像山海一脉的大妖们一样,能够一眼将其认出来,所以警方的技术手段都只能停留在单纯的刑侦层面!

    这是一场不公平的较量。

    但好在,现在一处的人来了。

    他们知道蛊雕是什么,也有他们自己的办法找到蛊雕!

    可李处长并不打算把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他同样希望警方那边能够提供足够的线索,至少让一处的人可以缩小范围。

    “你先把现在案情的进展简单说一说。”

    汪科长点点头,开口道:“现在我们可以知道的是,凶手的作案手段较之十年前有一定的差别,最明显的就是凶手不再采取入室杀人的方式,这可能与现在各大小区的监控设施比较完备有关系。”

    “还有呢?”

    “还有就是我们现在已经可以确定,凶手在十年前曾经做过送水工的工作,这也是现在市刑警队主攻的方向,不过时间太久,想要通过这个线索来进行排查,有一定的难度,如果要赶在今天日落之前锁定嫌疑人的话,得看运气。”

    李处长看着窗外飞速倒退的景色,将胳膊枕在窗户上,手指不急不缓地敲击着窗沿。

    “查到陈静薇和莫小川之间的关系了吗?”

    汪科长苦笑着道:“他们是邮大的同班同学,我们查过陈静薇手机的通讯记录,两个人存在潜在的恋爱关系。”

    李处长似乎对此早有预料,此时倒也不觉得意外,转而问道:“莫景山呢?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他就不出来管管!”

    汪科长叹了口气:“自从我知道莫小川是新任裁决使之后,就调查过莫景山的踪迹,但什么都没找到,我估计,他已经离开山城了……”

    “简直不负责任!”李处长沉声而道:“我们与山海家的平衡局面,已经维持了几十年,他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一个小孩儿在这种大事上胡闹呢!”

    这句话汪科长不知该如何回答,只能选择了沉默。

    良久之后,李处长这才重新开口道:“莫小川的身份核实了吗?”

    汪科长点头道:“既然他能够继承山海裁决使的位置,想必,应该是那两位的孩子……”

    李处长深吸了一口气:“他现在在哪里?”

    “不知道。”

    对于这个回答,李浩田并没有责怪汪科长,因为他知道,现在既然连山海裁决令都发布了,整个山城所有的山精异怪都蠢蠢欲动,在莫小川的身边,一定有高手相助,帮他屏蔽气机。

    “我听说这次龙先生也现身了?”

    “属下亲眼所见,做不得假。”

    李处长目色沉寂,很明显,现在想要找到莫小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还是得从歼尸案的凶手下手,可是现在一处已经落后山海众妖整整八个小时的时间,还,来得及吗?

    就在这时,汪科长突然开口道:“处长,我觉得今天这事儿有些不太对劲。”

    “你是指的什么不对劲?”

    汪科长犹豫了一下,摇摇头道:“按照处里面登记在册的名录,整个山城并没有这么多的异人,更不可能造成如此大的混乱,我觉得,可能有人在后面浑水摸鱼,推波助澜!”

    李浩田沉声道:“咱们那位山海裁决使还是太年轻了,被人利用,也在情理之中。在我来之前,部里面对赵明的审讯已经有结果了。”

    汪科长一惊:“怎么说?”

    “他手里面那根凤羽,是一个神秘的女人给他的,并非是他在机缘巧合下捡到的。”

    汪科长立刻瞪大了眼睛:“您的意思是……”

    李浩田透着车窗看着一片寂寥的夜空,叹道:“有人在和平年代按捺不住心里面的野望,想要搞风搞雨了。”

    “据我所知,莫景山消失之前,莫小川还没有能够完全觉醒,难道,莫景山的失踪也跟此事有关?”

    “不好说,我们还是先把当前的事情解决了再论其他。”

    正说着,汪科长裤兜里的手机突然剧烈震动起来,汪科长拿起手机一看,竟然是郝德打来的电话。

    汪科长用眼神请示了一下李浩田,后者微微点头,于是汪科长打开了免提。

    “喂?小郝吗?你们那边怎么样了?”

    电话那头传来了郝德急促而激动的声音。

    “汪科长!我们查到凶手是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