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山城乱(上)
    陈静薇是不是因为自己而死的?

    莫小川不知道。

    但他一定会为陈静薇讨回一个公道。

    公道这个词,其实解释起来很简单。

    欠债还钱。

    杀人偿命!

    就像他跟汪科长说的那样。

    就算把整个山城掘地三尺,闹个天翻地覆,他也在所不惜!

    山海裁决令已经发布了快一个小时了。

    莫小川坐在一家面馆儿,慢条斯理地吃着手中的豌杂米线,阿龙负手站在他身后。

    而在莫小川的对面,则坐着一个满头大汗的小老头儿。

    自然就是永发当铺的陈掌柜。

    陈掌柜在收到阿龙传来的消息的当下,差点儿就被吓得尿了一地,如果是其他大妖来袭,他还能跑,但面对莫小川,他连跑都不敢跑!

    常言道,人越老,胆儿越小,当真是一点儿也不假。

    陈掌柜已经很老了,所以他很怕死,而莫小川如果真的发起疯来想要他的命,其实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因为在这位新任裁决使的身后站着一条龙。

    陈掌柜已经坐到莫小川的对面有一会儿了,但莫小川没有发话,他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心中不断打着鼓。

    就在这时,莫小川停了筷子,伸手从裤兜儿里面掏出了一件东西,放到了桌子上。

    那是一张残破的符篆。

    陈掌柜一看到这东西,心已经凉了半截儿,因为他认得,这是自己给出去的物件儿。

    莫小川仍旧没有说话,重新抄起筷子吃起米线来,从头到尾,他甚至连头也没抬一下。

    但越是这样,陈掌柜就越是害怕。

    老头儿暗暗咽了口唾沫,然后伸手将那张符篆拿到手中仔细看了看。

    “此符已经被激活过了,那蛊雕,是怎么挡下的?”

    陈掌柜也是山海一脉的人,所以他在还没出清水街的时候就收到了山海裁决令,自然知道蛊雕还活着。

    更重要的是,当初莫小川来要符篆的时候就说过,这东西要能挡得住蛊雕才可以。

    陈掌柜终于明白莫小川让自己来请什么罪了。

    但他仍旧觉得自己应该先解释两句。

    “如果是在正常情况下,蛊雕不可能破得了这符所结成的剑域,恐怕有高人相助!”

    莫小川没有反应。

    陈掌柜小心翼翼地看了眼阿龙,对方却只是冷漠地抬了抬眼皮,但眼底的杀意却让人头皮发麻。

    陈掌柜知道,自己接下来如果不能让莫小川满意的话,自己这条老命可就真的危险了。

    于是他心中一狠,沉声道:“那蛊雕即便没死,也不可能全身而退,必定被剑域所伤,如果用此残符,再加上我的一滴精血,可以推演出蛊雕的大致方位!”

    莫小川终于放下了手中的筷子,他拿起餐巾纸,擦了擦嘴上的油渍,平静地说道:“那就试试吧。”

    话音刚落,阿龙突然向着莫小川的右侧迈了半步,开口道:“少主,有两位犬封到了。”

    于是莫小川微微抬手,示意陈掌柜先别忙着滴血。

    紧接着,便有两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走进了面馆儿,看到莫小川先是一愣,随即纷纷躬身道:“见过裁决使大人。”

    莫小川点点头,一段熟悉的文字已经在他脑中徐徐展开。

    “《山海经·海内北经》。

    犬封国曰犬戎国,状如犬。

    有一女子,方跪柸食。

    有文马,缟身朱鬣,目若黄金,名曰吉量,乘之寿千岁。”

    这段文字是《山海经》中对犬封国的描述,说这个国家的人都长着狗的模样,还出产一种有斑纹的马,白色的身体,红色的鬃毛,眼睛像黄金一样闪闪发光,名叫吉量,只要人骑上它,就能活到一千岁,相传当年周文王在位时,犬封国就曾进贡过这种神马。

    而这个犬封国还有一个更加令人耳熟能详的名字。

    犬戎。

    经阿龙解释,犬封国的人灵感非常敏锐,最擅长找人寻物,所以特意让山城中的两位犬封族人前来拜见。

    莫小川从陈静薇身上拿回来的符篆,虽然没有能够保住陈静薇的性命,但正如陈掌柜所言,必定是对那蛊雕造成了伤害的。

    如此一来,犬封族人便能通过此符所残存灵能,顺藤摸瓜,找到蛊雕!

    那两个中年人在进到面馆之后,也没有多余的废话,直接拿起桌上的符篆放在鼻子下面嗅了嗅,随之闭上了双眼,探着鼻子在空中感应灵能波动。

    大约十分钟之后,两人同时睁眼,径直走出了面馆,向着西南方向而去。

    莫小川看了陈掌柜一眼,后者也赶紧起身,拿起桌上的符篆就追了上去,后背已经彻底被汗水给浸透了。

    又一个小时之后,衣亦走进了面馆,告诉莫小川,山城所有的水域都没发现蛊雕的踪影。

    三个小时后,秦未央觐见,肯定地表示蛊雕绝对不在北江区。

    凌晨四点,并封传来消息,清水街的老板们扫荡了整个南平区,没有找到蛊雕。

    眼看天色将明,莫小川拿起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蒲老板,你那边有动静吗?”

    蒲牢守在一座破破烂烂的居民楼前,百无聊赖地打了个哈欠,回道:“放心吧,只要那家伙敢出现在这丫头方圆十里之内,我一定一嗓子吼碎了他!”

    莫小川谢了一声,挂断了电话。

    随后他拿起笔,在桌上摊开的地图上找到了南平区的位置,打了一个大大的叉。

    搜索圈正在逐渐收拢,找到蛊雕,只是时间问题。

    同一刻,在山城国际机场,一架客机缓缓降落,直接停在了跑道上,早已在一旁等候多时的汪科长赶紧迎了上去,目光肃然地看着从飞机上走下的一名名军人。

    为首的是一个国字脸的男子,身姿挺拔,不怒自威。

    “处长。”

    国字脸点点头,没有任何寒暄,直接问道:“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汪科长满脸苦涩,沉声道:“暂时还没有惊动市委领导,八个小时前,长江突然涨水,掀翻了两艘游轮,不过没有人员伤亡,水情已经恢复正常;六个小时前,北江区发生了一些动乱,十五家夜场被扫,二十六个犯罪团伙自首,有些普通民众被殃及,不过同样没有发生伤亡……”

    国字脸面沉似水,点头道:“接着说。”

    “解放林那边险些发生踩踏事故,不过被,被他们给遏制住了,沙贝区七家商场被人堵了门,没有财物损失,还有二十六家连锁酒店的房客被骚扰,刚刚南平区那边来报……”

    “行了。”国字脸摆了摆手,沉吟了片刻后突然问道:“案情怎么样了?”

    汪科长的一张大圆脸更苦了。

    “还没有找到凶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