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莫小川失控
    明黄色的警戒线有些刺眼,红蓝相间的警灯让人头晕目眩,来往警员匆匆而行,莫小川站在警戒线外面,表情麻木。

    他不知道自己这会儿到底应该悲伤,还是愤怒,亦或者哀思。

    按照老家伙教他的,在这种时候就应该笑。

    但莫小川笑不出来,嘴角犹如有千钧之重。

    汪科长看到了莫小川,从案发现场走了过来,随后发现莫小川并不是一个人来的。

    汪科长轻轻眯了眯眼睛,有些意外怎么连这位也跟着来了,但他没有问,只是微微颔首道:“龙先生。”

    阿龙没有回应,只是沉默地站在莫小川的身后,垂手恭立,就像是一位尽职尽责的保镖。

    汪科长敏锐地察觉到了莫小川的情绪有点不太对劲,试探着问道:“莫老板,你跟死者……认识?”

    不知道是不是阿龙在的缘故,汪科长第一次叫了莫小川一声“莫老板”,敬的当然不是莫小川这个人,而是对方山海裁决使的身份。

    是的,这个时候在汪科长的眼中,莫小川已经不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邮大学生,也不是专案组的成员,而是代表了山海酒吧的权威!

    从他身边的阿龙就能看出来!

    莫老的不辞而别,莫小川继承裁决使一职的事情,对很多人来说,都是讳莫如深的隐秘,暂时知道这一切的也只有清水街的各位老板,以及咸鱼群中的二十多位大妖。

    但汪科长必然是知道的。

    因为他来自一处。

    一时间,汪科长有些摸不准莫小川的态度,所以眉目间显得有些肃然。

    只是对于汪科长的这个问题,莫小川的确不知该如何回答。

    他和陈静薇的关系仅仅是同班同学吗?

    好像不止于此。

    但要说他们是恋人,当然也不是。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莫小川心中的第一个想法,竟然是有种淡淡的遗憾。

    他还没有和她单独吃过一顿饭。

    他还没有告诉她自己是一位酒吧老板。

    他还没有带着她去向白秋耀武扬威。

    他还有好多好多的秘密没能与她一起分享。

    他们原本约好了明天一起去加勒比水上乐园的。

    他和她的故事明明才刚刚开始。

    为什么就这么结束了呢?

    莫小川想不明白。

    也不想明白。

    莫小川的沉默让汪科长心头发紧,他知道,恐怕两人之间的关系并不只是同学那么简单,那么这个事情可就麻烦了!

    谁也不知道一位山海裁决使发起疯来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所以汪科长不得不再次开口道:“这一次跟之前的案子都有些不太一样,死者生前似乎有过剧烈的挣扎,指甲内留有凶手的皮肤组织,虽然上身**,但并没有遭到凶手的性侵害……”

    莫小川不等汪科长说完,便举步向前走去。

    阿龙抢先一步来到汪科长身前,抓着警戒线举过头顶,目色冷漠地看着四周的人群。

    莫小川的脚步很慢,但就算前方的路再长,走得再慢,也终有走到的那一刻。

    被害人的尸体已经被盖上了白布,就这么安静地躺在墙角处,莫小川走上前,低头看着地上的斑驳血渍,突然觉得五脏六腑都在痉挛。

    他身子一歪,伸手扶住了墙壁,眼眶有些发红。

    汪科长跟在后面,心中无比紧张,低声对阿龙问道:“龙先生,莫老板不会……”

    阿龙看都没看汪科长一眼,只是沉声道:“不要问我,少主自有决断。”

    汪科长暗暗叹了一口气,感觉这件事无法善了了。

    莫小川慢慢蹲下身来,轻轻掀开了白布的一角,露出了陈静薇那恬静的面容,脖子上那道触目惊心的刀痕,以及,一纸残破的符篆。

    “阿龙。”莫小川的声音无喜无悲,透着令人心悸的平静。

    阿龙俯下身来:“少主。”

    “限陈掌柜在一个小时之内,到我面前请罪。”

    “是。”

    莫小川重新盖上了白布,站起身来,接着问出了一个直让汪科长头皮发麻的问题。

    “以我裁决使的身份,能调多少人?”

    阿龙犹豫了一下,沉声道:“清水街有三位可由少主随时差遣,但如果少主要发布山海裁决令的话……”

    “怎么样?”

    “理论上,整个山城,所有山海一脉的人均可调用!”

    莫小川点点头:“此令,有什么限制吗?”

    “非重大事由,不得随意发令,否则将削弱裁决令对众妖的血脉掣肘和压制。”

    “何为重大事由?”

    阿龙恭声道:“全凭少主一己决断!”

    莫小川的目色比夜色更加寂寥,他转头看了看一旁冷汗淋漓的汪科长,轻轻垂目。

    “发令,明日夜幕之前,我要见到蛊雕,生死不论!”

    阿龙冷声应道:“是!”

    汪科长狠狠地咽了一口唾沫,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开口道:“莫老板,没这么严重,要不你再考虑考虑……”

    莫小川平静地看着汪科长,摇摇头道:“你们用你们的方法找,我用我的方法找,就算把整个山城掘地三尺,我也要找到他。”

    说完,莫小川直接转身朝外走去,阿龙步步紧随。

    片刻之后,有上百簇烟花在山城市的夜空中肆意绽放,结成了一个个简单易懂的“山”字,再连绵成一片重峦叠嶂的山脉,仿佛一眼望不到尽头。

    一块巴掌大的令旗从山海酒吧的大门前急速升高,迎风而长,不过瞬息之间就升到了三十余米,旗面烈烈而扬,仿佛带着某种神圣不可侵犯之意。

    整条清水街都变得如死一般寂静。

    山城图书馆中的一位中年人慢步走到了窗前,抿了抿嘴唇。

    山城日报的主编办公室内,一个身形矮瘦的男子骤然回头,手中的咖啡被打翻在地。

    还在铭创广告加班的衣亦目色微凛,突然觉得身上有些冷。

    原本正在筹拍新戏的秦未央放下了手中的剧本,璀璨的焰火将她的容颜衬托得倾国倾城。

    汪科长面带苦笑,看着被映得如白昼一般通明的夜空,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

    “处长,山城恐怕要出事了,请求火速支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