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第十三人
    不得不说,白秋的脸皮厚度还是跟莫小川有得一拼的。

    不过是一眨眼儿的工夫,对莫小川的态度已经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就跟在秋名山上飙车那么刺激。

    一旁的成海上都看傻了。

    人和人之间的差距原来这么大吗?

    这莫小川的魅力有这么大吗!

    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就把场上最漂亮的学姐给勾搭走了?

    成海上的一双囧字眉耷拉得更厉害了,貌似莫小川的存在让他第一次对自己的审美观产生了质疑。

    而莫小川这会儿总算是扬眉吐气了,面对白秋满脸讨好的笑容,不禁高傲地抬起了下巴。

    “真的什么都愿意?”

    白秋连片刻的犹豫都没有,直接点头道:“当然!”

    见白秋答应得这么干脆,莫小川本能地就警惕了起来。

    老家伙说了,但凡漂亮的女人做出这样的承诺,那么就只有两种可能。

    要么,对方是个傻子。

    要么,对方是个骗子。

    白秋傻吗?

    虽然莫小川跟她的接触不多,但至少现在看来,不傻。

    那么结果就很明显了。

    所以莫小川非常谨慎地竖起了一个巴掌:“一张五百块,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概不赊账!”

    此言一出,白秋当时就傻了。

    这是什么情况?

    我跟你谈感情,你居然跟我谈钱?

    穷疯了吧你!

    但白秋脸上的笑容却丝毫不减,妩媚地开口道:“两百。”

    莫小川肃然而道:“三百,而且你必须保证给我酒吧多做宣传,至少拉来十个客人。”

    “成交!”

    白秋的心里面在滴血,但为了阿龙,又觉得好像一切都是值得的。

    只是莫小川这个人……

    一想到阿龙竟然在这么个货色手底下打工,白秋就为阿龙感到万分不值与惋惜。

    “冒昧地问一下,莫老板,你有女朋友吗?”

    莫小川正窃喜自己又赚了一笔,开始考虑要不要以后把这档生意当做日常营收,突然听到白秋这番问话,顿时一脸的莫名其妙。

    “没有啊,怎么了?”

    白秋微笑着道:“那就怪不得了。”

    莫小川一愣:“啥意思啊?”

    白秋耐心解释道:“一般在这个年纪还没有女朋友的,要么就是长得太丑,要么就是脑子有问题,要么,就是个gay。”

    莫小川心念一转,自己肯定不是个gay,长相更是帅得掉渣,那这就是在拐着弯儿骂自己脑子有病?

    这一下莫小川可就不乐意了,小爷很快就能有女朋友了好吗!正想着怎么回怼白秋一句,却听到旁边成海上惊叹了一声。

    “卧槽!我原来是个gay!”

    转过头来,莫小川看着成海上那张震惊到无以复加的大脸,觉得自己今天真是长见识了……

    就这智力,是怎么考上大学的?

    你们家是大草原上的吧,高考比的是射箭骑马吧!

    莫小川觉得这家伙压根儿就是地主家的二傻子啊!

    仔细想了想,莫小川觉得自己大概跟这货解释不清楚白秋的险恶用心,于是又回过头去,对白秋说道:“你要这么说的话,难道你有男朋友吗?”

    “有。”

    莫小川被直接噎死了。

    他觉得自己的智商肯定是被成海上给影响了。

    以白秋这长相,要说没男朋友也没人信啊……

    无奈之下,莫小川只能抱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换了一个作为杀手锏的问题:“你平时去学校的公共澡堂吗!”

    这倒是把白秋给问愣了。

    然后疑道:“你问这个干嘛?”

    “你就说去不去吧。”

    “我们从大一开始宿舍就可以洗澡啊,为什么要去学校的公共澡堂?”

    莫小川第二次败了。

    “算了,就当我没问。”莫小川摆摆手,最后决定还是好男不跟女斗,反正人家早就看上阿龙了,自己也不会再有什么想法。

    说话间,第二轮撕纸游戏已经结束了,这次莫小川的运气还不错,还没轮到他就有人认输了。

    这次输的是个新团员,而且是个男生,在鸡哥的要求下,表演了一段儿肚皮舞……

    不知不觉中,两个小时过去了,鸡哥根据游戏中每个人的表现,挑了四个比较有幽默感,普通话也不错的新生去练相声去了,其他新团员则跟老团员继续做了些别的游戏,彼此的距离倒是拉近了不少。

    曲艺团在新学期的第一次训练就在如同大联欢的气氛中愉快落幕了。

    等到大家伙儿快散的时候,鸡哥提议择日不如撞日,干脆今天趁着新、老团员都在,大家一起聚个餐。

    众人当然是欣然同意。

    然而,鸡哥的目的却并不仅仅是为了此。

    在吃饭的时候,鸡哥拉着莫小川坐在了自己身边,然后贼眉鼠眼地说道:“待会儿吃了饭去你酒吧坐坐吧,也算给你打个广告。”

    莫小川知道,这货绝对是想去白吃白喝,要不人们怎么老说鸡贼鸡贼的呢。

    “我明天一大早还得上课呢,喝了酒怕起不来。”莫小川如此婉拒道。

    然而,鸡哥却拍着胸脯保证道:“放心!我每天都起得很早的,呃……我习惯早上起来吊吊嗓子,到时候我打电话叫你起床!”

    闻言,莫小川顿时在心里翻了八十八个大白眼。

    你那是吊嗓子吗?

    你特么是起来打鸣儿的吧!

    一旁的白秋听到这番话,赶紧也过来劝道:“我看可以啊,莫老板,你身家那么丰厚,请大家喝喝酒,培养培养感情多好啊!”

    莫小川这次真的翻白眼了。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啊!

    分明是你想去跟阿龙培养感情吧!

    不过今天确实在曲艺团认识了不少朋友,白秋和成海上就算了,一个太精,一个太傻,除此之外,其他的小伙伴们倒还都挺不错的。

    偶尔请大家喝两杯也不是不可以。

    话说起来,好像自己还没请班上的同学来酒吧坐过呢。

    主要还是怕人家觉得自己在炫富装叉……

    不过鸡哥和白秋既然主动开口了,自己不答应好像也不太好。

    反正在场的也没几个酒量好的,光这会儿就已经喝挂了四五个了。

    念及此处,莫小川顿时豪气干云地一挥手:“行,一会儿就去我酒吧接着喝!”

    闻言,鸡哥和白秋当下一阵欢欣鼓舞。

    吃完饭,大家伙就浩浩荡荡地朝着清水街出发了。

    不过很快莫小川就发现,鸡哥和白秋绝对是两个大坑!

    一个酒量极好,一件啤酒下肚还不见醉。

    一个坐在吧台只喝价钱贵的调酒,看得莫小川一阵肉疼。

    等喝完回寝室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点多了,莫小川说第二天要上课本来也只是个托词,所以干脆把手机设了静音,一觉睡到了第二天下午六点多。

    醒来之后,莫小川还没来得及感受正大光明旷课的舒爽,就看到手机上收到了几十条微信消息,以及十多个未接电话。

    全都来自两个人。

    一个是郝德。

    一个是汪科长。

    莫小川猛地醒过神来,难道案情有突破了?

    他拿起手机,给汪科长回拨了过去,才响了两声就被接了起来。

    “喂?小莫同志吗?恐怕你的假得取消了。”

    莫小川心尖儿一颤:“是抓到凶手了吗?”

    “不是,凶手又犯案了,这次死者是你们邮大的学生,叫……叫什么来着?”

    电话那头的汪科长好像在找旁人询问。

    紧接着,莫小川听到了如同晴天霹雳般的五个字。

    “哦,叫陈静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