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职业便利
    十年前的山城市,虽然还没有现在这么繁华似锦,高楼叠起,大部分家庭中都还是以座机为主,最大的两个手机品牌还是诺基亚和摩托罗拉。

    但饮水机这个东西已经很普及了。

    自然也就刺激了一个行业的蓬勃发展,桶装水配送公司。

    一时间,送水工这份职业成了不少外来务工人员的首选,只要有把子力气就能干,门槛低,工资待遇也还算凑合。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送水工和现在的外卖小哥其实是一个性质的。

    只不过一个送水,一个送餐罢了。

    当然,送水工更辛苦一些,毕竟那会儿很多住房都是没有电梯的,扛着一桶水上个六七层就很够呛。

    不管是莫小川还是汪科长,甚至于十年前的老队长熊乾,都从未想过山城歼尸案的凶手会是一个送水工。

    因为这并不符合莫小川对凶手的判断。

    别忘了,那家伙可不是什么普通人,而是《山海经》中的异兽蛊雕!

    虽然莫小川还没试过蛊雕的能力,但想来应该和秦未央是差不多的,有这本事,随随便便干点儿什么那都是发家致富的节奏,蛊雕会去当一个送水工?

    不论怎么看都有些不太合理。

    另外一边,在警方看来,山城歼尸案的凶手其实具备一定的反侦察能力,犯罪现场除了留在被害人体内的dna残液之外,几乎找不到其他任何作案痕迹。

    没有凶器,没有脚印,没有指纹,甚至没有疑似毛发!

    再加上每一具被害人尸体上的刀伤都很利落。

    这说明凶手一定是一个受过高等教育,心理素质极好,职业与用刀相关的人!

    怎么会是送水工呢?

    诚然,十年前所有的案件都是发生在被害人家中的,而送水工在取得陌生人信任,被允许进入受害人家中的几率极大,从这一点上来看,送水工的确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

    可是……

    莫小川明明知道,凶手哪怕不借用送水工这个身份,单凭其蛊惑之力,应该也能轻而易举地让被害人将他迎接入门才对!

    蛊雕为何要多此一举?

    纯粹是为了隐藏自己的身份吗?

    莫小川有些疑惑,随即有气无力地问道:“你怎么能肯定那就是凶手?”

    周美珍的情绪还是无法平复,不过哭声已经渐渐小了下来,眼中闪烁着一种莫名的恐惧,抽泣着道:“因为后来我发现,家里面饮水机上的桶,满了……”

    熊乾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比较平缓:“那你当年,为什么不把这么重要的线索告诉我们?”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周美珍将身体蜷缩在椅子上,不断地摇着头,呼吸急促而慌乱。

    莫小川摇了摇头道:“她怕自己看到了凶手的脸,凶手会报复她。”

    闻言,熊乾顿时心中一沉,他终于明白,周美珍之所以在这十年间不断地搬家、躲藏,并不是为了避开自己,而是担心被那个变态杀人狂找到!

    但他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眼中已隐隐有怒火在燃烧。

    “但那是你女儿!难道仅仅因为害怕,你就放任凶手逍遥法外了吗!如果当年你肯说实话,我们……”

    汪科长暗暗一叹,拉了熊乾一把道:“熊乾同志,你也不要太激动了,事情已经过去了,现在说这些也没有用了,我们的当务之急,还是赶紧顺着这条线索往下查,希望能尽快让真凶伏法!”

    熊乾稳定了一下情绪,脸上的怒色渐渐转为悲意,因为他知道,汪科长说的是对的。

    人死不能复生。

    现在的他只求能把凶手捉拿归案。

    周美珍提供的这条线索非常宝贵,如果放在十年前,只需要仔细排查附近的桶装水配送公司,应该很快就能缩小范围。

    但现在,已经过了十年了。

    在这十年期间,不知多少桶装水公司倒闭、搬迁、重组,而且在十年前那个电脑并不普及的年代,指望这些公司留存送水工的人事档案,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所以这条线索看似关键,但其实非常难查。

    而且莫小川还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十年前的被害者们并不是都集中在某一个区域的,而是分散在山城市各地,我怀疑凶手可能并不是每一次都会借用送水工的这个身份。”

    汪科长也是眉头紧锁:“可为什么是送水工呢?”

    对此,熊乾给出了自己的答案:“我怀疑是为了让凶手更方便提前踩点!”

    闻言,莫小川终于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

    他在刘思语一案发生之后,就曾经怀疑凶手有过提前踩点的行为,这也是为什么刘思语的死与十年前的那十一名受害者不一样的地方。

    刘思语并不是死在家中的,而是在下班回家的路上。

    因为刘思语所住的小区相比起十年前的住宅,多了一个东西。

    监控!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在十年前,即便是那个监控摄像头并不多见的年代,凶手每一次都是入室杀人,他怎么知道他杀的人那天就正好一个人在家?

    万一在他行凶的时候,房间里面还有别的男性怎么办?

    这个时候,送水工的试探作用就体现出来了!

    如果当天只有被害女性一个人在家的话,想要把水桶扛到饮水机上势必是比较吃力的,这个时候,往往就会邀请送水工进家门帮自己换桶!

    十年前的凶手正是用这种办法来挑选被害人的!

    凶手果然是提前踩过点的!

    那么,也许在十年前,凶手曾经换过很多个不同的送水公司?

    这样查起来可就更加困难了。

    直到此时,汪科长这才后知后觉地对周美珍问道:“你还记得,十年前那个送水工的样子吗?”

    周美珍没有回答。

    而莫小川则对汪科长暗暗摇了摇头。

    他觉得周美珍之所以把这个秘密隐藏了整整十年都不说,恐怕还不单纯是因为害怕,更重要的原因在于,当初蛊雕很可能在她心底种下了一枚让她无法开口的种子。

    如果不是今天自己在这里,动用了九尾狐的蛊惑之力,或许周美珍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吐露真相的。

    那是一种超出了周美珍个人意愿的力量。

    所以,蛊雕会让她记得自己的脸吗?

    一时间,莫小川看向周美珍的目光,充满了无限的悲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