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该死的是我
    莫小川真是打算要拼命了。

    没办法,已经到了这个节骨眼儿上了,实在是不拼不行了啊!

    大不了明天光明正大地请个假,在床上舒舒服服地躺上一天,该吃吃,该补补。

    在当下,莫小川更想知道周美珍到底隐瞒了什么!

    下定决心之后,莫小川便在汪科长的搀扶下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一步一挪地来到了桌边,有些虚弱地看着周美珍。

    双瞳如汪洋大海般蔚蓝。

    “不,不对,当天晚上你并没有加班,而是准时离开了单位,你去了哪儿?去做了什么?到底是什么事情值得让你隐瞒了整整十年?”

    莫小川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某种神秘的催眠术,虽然并没有直接作用在熊乾和小黄的身上,却令两人不约而同地觉得有些头皮发麻。

    汪科长不愧是老油条了,在这个情况下,知道得率先稳定住局势,当即拉了熊乾和小黄一把,示意他们俩不要多话。

    周美珍直视着莫小川的双眼,身体开始不由自主地轻轻打颤,仿佛是在抗拒着什么。

    “我……”

    周美珍只说出了一个字,脖子上的青筋已经狠狠地鼓了出来,她的双唇在刹那间了无血色,指间泛白,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即将发病的癫痫病人。

    “那天我准时下班回了家。”

    说完这句话,周美珍就像是突然卸下了压在她心中整整十年的千斤巨石,浑身上下的力气都被抽走了,眼中再不复之前与熊乾的针锋相对,而是闪烁着泪光,仿佛随时会夺眶而出。

    莫小川咬着牙努力坚持着:“然后呢?”

    “然后,我给苗苗做了饭,因为约了单位的小赵跳舞,就,就出门了……原本那天,死的应该是我……”

    周美珍终于再也忍不住眼中的泪水,在莫小川面前崩溃大哭,心防在一瞬间被洞穿得千疮百孔。

    莫小川深吸了一口气,挥散了脑中九尾狐的剪影,整个人无比虚脱地倒在椅子上,看着对面的周美珍,目色悲悯,却连安慰她的力气也没有了。

    旁边的汪科长三人更是面面相觑,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原来真相是这样的。

    原来周美珍在这十年时间里搬家无数,对警方编造虚假口供,只是为了这么一个简单的理由。

    悔恨。

    如果当天她没有出去跳舞,那么死的或许就是她。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完全符合莫小川一开始的推测。

    苗苗案之所以是整个“山城歼尸案”中最特殊的一起,就是因为被害人的年纪不符合凶手一贯的作案目标,除此之外,凶手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更改了自己的作案手段,没有选择用刀割喉,而是用皮带使被害人窒息死亡。

    最后,还有一点不一样的是,在苗苗案中,凶手并未切割受害人的身体组织器官带走。

    以上的这些差异性证据,都一度让莫小川怀疑苗苗案不是山城歼尸案的凶手干的,但在看完警方全部的卷宗之后,莫小川知道,这起案子至少在凶犯的身份这一点,铁证如山。

    因为苗苗同样遭到了凶手的性侵犯,而且凶手在她的体内留下了dna。

    直到此时此刻,莫小川终于明白凶手为什么会突然改变自己的作案方式了。

    因为这是一起意外。

    他原本的目标,可能是周美珍。

    但由于当天周美珍外出跳舞,使得凶手扑了个空,随即在看到苗苗之后临时起意,这才做下了这起最特殊的案子。

    莫小川能理解周美珍此时的心境,但他仍然觉得,对方还是隐瞒了一些东西。

    如果周美珍只是单纯的因为跳舞离家而导致苗苗被害,从而悔恨至今的话,她的反应应该不至于这么大。

    熊乾同样敏锐地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在这十年时间里面,他走访了所有被害人家属,当中也有不少人将这场悲剧怪罪到自己头上。

    比如自己当天为什么没有去接老婆下班,比如自己早上为什么要跟姐姐吵那架,导致其下班后没有准时回家而被害,再比如女儿当初想要搬家换工作的时候自己为什么不支持,也许搬了家就不会再发生这样的惨剧了等等。

    但这些人大多数都能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从阴影中走出来,重新面对新的生活。

    为什么周美珍还如此执着于自己当天出去跳舞的事情?

    所以眼看着莫小川浑身大汗淋漓,根本没有力气再动弹,熊乾选择了站出来,对周美珍轻声道:“即便如此,苗苗的死也不是你的错,你也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此时的周美珍已经被彻底攻陷了心防,就像是一道裂开的水闸,被压抑了整整十年的情感在瞬间宣泄而出,再想要死死合上,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所以熊乾的这番安慰,非但没有起到任何积极的作用,反而让她心中的悲戚越来越深,泪水止不住地往外淌,甚至让她连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了。

    “不……你们……你们不明,不明白,我……我可能见过他。”

    周美珍的这句话听起来有些模糊,也没有具体指明那个所谓的“他”到底是谁,但在场的包括莫小川、熊乾、汪科长,甚至是小黄,都听懂了周美珍的这句话。

    莫小川猛地瞪大了眼睛。

    汪科长自目色中射出了一缕精光。

    小黄狠狠地咽了口唾沫。

    而熊乾则一脸不可思议地说道:“你,你是说,你可能见过凶手?”

    周美珍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而是自顾自地说道:“就在我,我出门下楼梯的时候,看到了,一个男人戴着帽子,肩上扛着一桶矿泉水,鬼鬼祟祟地走到我们这一层停下,我,我当时也没有多想,后来,后来……”

    周美珍已经说不下去了,哭声渐渐掩盖了她全部的情绪,却让莫小川等人觉得一阵不寒而栗。

    周美珍在案发当天出门跳舞的时候,竟然正好碰到了准备作案的凶手?

    而且两人还打了一个照面?

    且不论这一点是否与莫小川一开始所推测的,凶手会在动手前提前踩点儿的判断吻不吻合,至少,这是一个重大突破!

    在周美珍的这番描述中,有一个非常至关重要的细节。

    她看到凶手在上楼的时候,肩上扛着一桶矿泉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