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必有隐情
    周美珍认出了熊乾,并成功从莫小川的蛊惑术中挣脱了出来,这让莫小川猝不及防。

    这就是半吊子水平的缺陷啊……

    要是秦未央在,恐怕周美珍这会儿都能把熊乾当成亲人了。

    熊乾也没想到周美珍竟然对自己存有这么大的敌意,如果换做两天前的他,恐怕会直接被周美珍扫地出门。

    但经过莫小川的一番……额,“心理辅导”,此时的熊乾已经找回了一些当年刑侦队长的风范,即便面对周美珍的尖叫也只是略微错愕,很快就沉住了气。

    “十年了,没想到你还记得我。”

    周美珍有些激动,指着熊乾的鼻子嘶喊道:“当年要不是你们办案不利,我女儿怎么会死!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为什么还是不肯放过我们!”

    莫小川心中长叹了一口气,正打算再次施展九尾狐的蛊惑术,却没想到熊乾竟抢先一步迎了上去。

    “当年失去了女儿的不仅仅是你一个人,你可以把苗苗的死怪罪于我,但这十年的每一天我都在赎罪,我不乞求你的原谅,但我知道,有朝一日,我一定能让真凶伏法,为此,我愿意付出一切代价!”

    “在这十年的时间里面,我走访了所有的受害人家属,不管他们如何对我,但至少,他们愿意面对,他们和我一样希望凶手得到法律的制裁,给他们的亲人求一个公道,但为什么你总是对我避而不见?你到底在害怕什么!或者说,你到底在隐藏什么!”

    周美珍的身体微微颤抖,沉默了片刻后,摇摇头道:“我没什么可说的,当年的事我不想再提了,你们回去吧。”

    眼看周美珍的情绪不再那么激动,莫小川适时地走上前去,开口道:“不管怎么样,大家先坐下来聊一聊,如果您真的什么也不想说,我们也绝不强求。”

    对莫小川来说,这起案子唯一的突破口,可能就只有周美珍了,而且他也能明显看出来,周美珍的情况确实有些异常,就这么让他放弃这条线索,他做不到。

    为此,莫小川再次动用了九尾狐的蛊惑之力。

    一时间,周美珍的面色逐渐缓和了下来,反倒是莫小川的双腿开始不停打颤。

    大家就这么站在门口僵持了两分钟,周美珍终于闪开了身形,让熊乾和莫小川进了门。

    莫小川进去之后赶紧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不断地喘着粗气,直感觉整个身体被掏空……

    汪科长挪到莫小川旁边,一脸关切地说道:“小莫啊,你这能力用多了好像有点儿伤身啊,要不要我搞点儿鹿血什么的给你补补?”

    莫小川翻了个大白眼,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另一边的周美珍则与熊乾相对而坐,两个人都没有急着开口说话,气氛一时间有些压抑。

    小黄站在客厅中央,左看看,右看看,觉得自己好像去哪边儿都不太合适,只能转头打量起周美珍家中的陈设来。

    怎么说呢,这个家里面乍看起来该有的都有,色调搭配什么的也还算正常,虽然房子旧了些,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可不知道为什么,小黄总觉得心里面不太舒服。

    总感觉差了点儿什么。

    小黄皱着眉,看着餐桌上厚厚的灰尘,已经枯萎死去的绿植,被合得死死的厚窗帘,空空如也的相框……突然恍然大悟。

    他终于发现什么地方不对了。

    在这个家里面,没有任何的生活气息!

    这就像是一个被搁置了许久,等待出售的老房子,没有人打理,也没有人在里面生活过,感受不到任何的温度。

    小黄有些疑惑地转头看向周美珍,正听到其缓缓开口。

    “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放过我?”

    熊乾拿出一个崭新的笔记本,用笔在上面写了几个数字。

    7.30,19:00。

    “十年前你的口供我看过无数遍,你说你是在案发当天下午七点的时候回的家,然后看到了……可是我在事后询问过你们单位的保安,据他所说,你们平时五点半就下班了,从你们单位到你家步程最多十五分钟,我想知道,中间这段空白的时间,你去哪儿了?”

    熊乾不愧是老刑警了,一句话就问到了点子上。

    按理来说,这次调查不应该以他为主导,问话的也不应该是他,但汪科长没有表示,小黄也不好插手,在这个场合下,所有人都保持了他们该有的默契。

    但周美珍的回答却滴水不漏。

    “这个问题我当年就回答过,那天我加班了,所以回家晚了一些。”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周美珍的目色中明显透着一丝悲戚,或许是在后悔,如果当天她没有加班,而是准时下班回家照顾苗苗的话,之后的一切就都不会发生了……

    可熊乾不这么看,他觉得,这其中必有隐情。

    只是这件事情很难证实,因为十年前的监控录像还不像现在这样普及,周美珍所在的单位并没有安装这种东西,而当时的大门保安也的确记不清周美珍当日到底是在什么时候离开的了。

    所以熊乾抛出了一个诱饵。

    “好,那我想再问一下,你当天加班都做了些什么?”

    周美珍面无表情地回答道:“当时有几个客户的资料还没有整理归档,我想着把事情做完了再走,所以多花了一个小时。”

    熊乾心中已经有了判断,他认为,周美珍八成是在说谎!

    正常情况下,没有人会将一件在十年前某一天发生的事情记得这么清楚。

    哪怕这一天对于周美珍来说非常特别,但她连加班做了些什么这样的细节都能完美复述,甚至与十年前的口供记录几乎一个字不差,这就有问题了!

    于是熊乾深吸了一口气,死死地盯着周美珍的双眼,沉声道:“我希望你说实话!”

    周美珍避开了熊乾的目光,喃喃道:“我说的就是实话。”

    话音落下,莫小川知道,现在又该轮到自己出场了,哪怕这个时候的他感觉身体还是有些虚。

    “汪哥,来扶我起来……我还能再来一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