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一段被淹没了十年的随笔
    熊乾并没有以自己女儿的死作为开场白,而是直截了当地说出了自己在这十年的调查中所发现的最大疑点。

    这让莫小川有些意外。

    同时也不得不承认,这的确是一种很聪明的做法。

    熊乾试图用这样的方式告诉汪科长,他可以完全摒除掉自己的私心来办案,以一个局外人的角度,客观地看待这起案子,最重要的是,他还没有老!

    他发现了连警方都未曾注意到的线索!

    汪科长笑眯眯地开口道:“坐下说,坐下说。”

    熊乾无比忐忑地坐下了,然后将桌上的一份份资料递到汪科长的手中。

    “这是我当年的工作笔记,这是我自己分析的凶手行为侧写,这是这十年来我走访相关人员的全部记录,这是……”

    莫小川看着熊乾将一摞又一摞的资料堆到汪科长的手上,就像是一个迫切希望得到老师认可的孩子,不知道为什么,莫小川的心脏被狠狠地揪了一下。

    熊乾早年与发妻离了婚,没有再娶,在熊新兰死后,他这十年时间只做了一件事情。

    他眼中的锋芒早已不在,他的背有些佝偻,他的身上充满了衰败的腐朽,但他仍旧不肯倒下,因为他要找的那个人,还在逍遥法外。

    他用了整整十年的光阴,重新整理了关于案件的一切蛛丝马迹,走访了全部被害人的家属,以及可能的目击者,再重新拼凑那些早已消逝在时间长河中的证据。

    他放弃了工作,放弃了朋友,放弃了自己的人生。

    只为给自己的女儿寻求一个公道。

    为了让她的灵魂得以安息。

    熊乾最后交到汪科长手中的资料足有半尺厚,上面的每一个字都重如千钧。

    不是作为前刑侦一队队长,而是作为一个父亲。

    汪科长脸上的笑容满满敛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无比的沉重。

    熊乾交给汪科长的,并不仅仅是一摞纸,而是他女儿的命,还有他自己的命。

    正如他之前对郝德说过的那样。

    如果这次还抓不到凶手,他会死不瞑目。

    在最后的最后,熊乾拿出了一个看起来有些老旧的笔记本,无比熟稔地翻到了最后一页,上面只有一句话。

    “周美珍为什么要说谎?”

    这句话的字迹与之前其他的都不太一样,显得更加娟秀,一看就是女孩儿写的。

    汪科长疑声道:“这是……?”

    熊乾面色如常,声音中满是平静:“这是新兰在出事前,在自己的工作笔记中写下的最后一句话。”

    “什么时候发现的?”

    “前几天我偶然从小秦那里知道了凶手再犯案的事情,心情有些……复杂,忍不住去翻看了一些新兰以前的东西,然后在一堆杂物里面找到了这个。”

    莫小川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消息是鉴证科的秦天那里传出去的。

    他忍不住问道:“这本笔记,您以前没有看过吗?”

    闻言,熊乾的目光顿时黯然了下来,有些自责,也有些痛苦,但他很快就隐藏了自己内心的情绪,点了点头。

    “自从新兰走了之后……我就没怎么碰过她的东西,总想着,一切都保持原样是最好的。”

    这句话有些悲伤,莫小川也只能沉默。

    倒是汪科长开口问道:“那么您之前说发现周美珍说谎的事情,就是根据这个吗?”

    “不,不……”熊乾慌忙摇了摇头,然后从汪科长手中的一摞资料里面抽出了一个小本子。

    “您看,这是我走访其他被害人亲属的记录,在这十年里面,每一家我都去了,很多都去了不止一次,有些家属情绪比较激动的,也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平静了下来,讲述了一些当年没有跟警方说过的事情,唯有苗苗家,我没能问出任何东西来,而且她母亲的反应也的确有些反常,新兰的这本笔记,只不过是一个佐证而已。”

    “哦?”汪科长推了推眼镜,肃然道:“怎么说?”

    熊乾激动地说道:“在我从警队离职之后,第一次走访苗苗家的时候就发现,他们搬家了,后来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打听到她母亲的新住址,于是抱着一线希望去拜访了一次。”

    “结果呢?”

    “结果她母亲并没有见我。”

    莫小川沉思道:“每个人的接受程度不一样,苗苗的母亲在事后选择闭不见人,也属于人之常情吧?”

    熊乾点点头:“一开始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我过了很长时间才去找她第二次,谁曾想,她们竟然又搬家了!事实上,在这十年的时间里面,我总共找过她们家十几次,但就算是找到了,她们也从来没有与我见过一面。”

    莫小川抓住了最关键的一点,疑道:“周美珍没有报警吗?”

    熊乾的眼中终于闪过了一丝利芒。

    “没有!”

    汪科长也暗暗皱眉:“看来的确有些蹊跷。”

    莫小川发现了第二个疑点,再道:“既然周美珍如此频繁地搬家,难道就一次也没有离开过山城市?”

    “没有!”

    毫无疑问的是,像熊乾这样,一次次打扰人家被害人家属的行为,的确很容易让人心生厌恶。

    莫小川完全能够想象到,在此期间,熊乾一定遭遇了很多的冷嘲热讽、人身攻击、谩骂折辱,甚至是身体上的创伤。

    但熊乾却一次次地撑过来了,终于发现了连警方都没能发现的线索!

    而且他的结论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与莫小川的分析完全契合。

    苗苗案果然是关键!

    念及此处,莫小川不禁问道:“您知道现在周美珍住在哪里吗?”

    熊乾摇摇头:“我上次找到她还是在半年前了。”

    闻言,汪科长当即拍板道:“一会儿我就让专案组的人去查,等查到了我们一起去找一趟。”

    熊乾顿时面露感激,连连道:“谢谢,谢谢领导,谢谢……”

    这个时候的他,再次变成了那个看起来无比卑微的老大爷,但为了心中最后的那一口气,他什么都愿意做。

    莫小川犹豫了一下,有一个问题压在他心中很久了,虽然他知道在这个时候问出来会很不合适,但这是最好的机会。

    所以他还是问了。

    “熊队,我想知道,以您的专业角度来分析,十年前您女儿的死,是否跟凶手最终停止犯案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话音落下,场中的气氛顿时变得更加沉重了几分。

    熊乾深吸了一口气,最终还是斩钉截铁地回答道:“我个人觉得,没有联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