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第十个人
    当莫小川跟着汪科长回到市警局的时候,他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自己是不是应该邀请衣亦妹子吃个饭啥的?

    毕竟当初人家在群里面还给自己发过一个一万八的大红包呢。

    每每念及于此,莫小川都觉得群红包的上限是两万,而不是两百这个设定,真的是很人性化啊……

    不过根据《山海经》中关于相柳的描述,那可是能够同时在九座山吃东西的超级大吃货。

    汪科长、苏婉、向天鹏什么的在衣亦面前,可就真的是小巫见大巫了……

    想来想去,莫小川最后还是决定之后请衣亦吃顿片片鱼比较合适。

    就邮大外面那家,二十五一个人,鱼和素菜随便加!

    吃鱼多好啊,又补充蛋白质,又不会长胖,据说女人吃鱼能长漂亮,小孩儿吃鱼能变聪明,老人吃鱼能抗衰老。

    你看看,人家武侠小说里这三大类型的超级高手都得吃鱼!

    莫小川越想越觉得自己真是英明神武,才华横溢,豪爽大方……

    莫小川这边正琢磨着呢,不知不觉中,已经跟汪科长来到了档案室,竟发现郝德也在里面。

    “咦?小郝你也在啊?”

    郝德听到声音,抬起头来看到刚进门的汪科长和莫小川,顿时起身来迎:“汪科长?你们怎么也来了?”

    汪科长摆摆手,倒也实诚,直截了当地说道:“今天我跟小莫同学跑了趟铭创广告,结果没什么收获,就想着还是从十年前的卷宗着手。”

    郝德指着桌上的一摞档案,笑道:“汪科长请便。”

    汪科长点点头,大马金刀地坐下了,莫小川也拉过一把椅子,看着桌上的卷宗目色肃穆。

    他看到的不是白纸黑字的冰冷,而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

    每一份卷宗的第一页都附着被害人的照片,第一张是她们正常的生活照,从第二张开始才是案发现场的照片、法医解剖的照片等等。

    无不触目惊心。

    仿佛是一朵朵争奇斗艳的鲜花,在刹那间被撕碎、割裂,甚至都没能等到凋谢的那一刻。

    档案室中的气氛变得有些沉寂。

    即便是巧舌如簧的莫小川,此时也没有说话,而是在仔细翻阅着一页页记录,一颗心沉得越来越深。

    这是一种很特殊的感受。

    即便莫小川与她们素昧平生,但也能从字里行间体会到某种难以言喻的悲戚,他仿佛亲历了她们的伤痛与绝望,以及那对于生命无限的眷恋。

    他很想要为她们做些什么,但好像不论怎么做都为时已晚。

    时间就这么不知不觉地流逝着,莫小川的双眼沉着一丝猩红,他终于看完了前面九份卷宗,上面所记录的九名死者,在网络上都已经被公开了身份信息。

    现在他的手边还剩下最后一份卷宗。

    那是山城歼尸案中的第十名被害人。

    差了一份。

    但好像除了莫小川之外,并没有人注意到这件事情。

    汪科长没有问。

    郝德也没有主动解释。

    莫小川不知道这其中究竟存在怎样的隐情,但他觉得,如果那最后一份卷宗真的对破案有重大帮助的话,郝德不会不告诉自己。

    他不说,就一定有他不说的理由。

    于是莫小川拿起了桌上的第十份卷宗,只看了第一眼,就明白为什么这份被害人的档案没有被流出去了。

    死者名叫熊新兰,28岁,毕业于京城政法大学,刚刚回到山城参加工作,而她的父亲,则是山城局上一任刑侦一队队长,熊乾!

    难怪了……

    难怪在网上查不到此人的任何信息。

    难怪没有媒体发表过关于这名被害人的任何报道。

    原来如此。

    莫小川突然觉得有些后脊发凉,因为他不知道熊新兰的死到底是一个巧合,还是凶手对警方的报复!

    如果是后者的话……

    想到这里,莫小川突然站了起来,对汪科长说道:“这会儿都八点多了,我得先回学校了。”

    闻言,汪科长不禁一脸错愕。

    郝德则开口道:“小川啊,学校那边我已经帮你请过假了,也给你在这附近安排了住处,特殊时期,我们必须争分夺秒,你还是先别回去了吧。”

    莫小川摇摇头:“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办,必须要回去一趟,明早您也不必让马组长来接我了,我自己过来就行。”

    对此郝德的确不好强求,虽然现在莫小川已经算是专案组的人了,但人家一不是警察,二也不归他们这个系统管,说白了就是来义务帮忙的,如果莫小川真要走,郝德也不可能强行把他留下。

    汪科长则是想岔了,他既然当初去山海酒吧拜访过老家伙,自然是知道清水街的特殊之处的,此时听莫小川这么一说,还以为他要回去拿个什么法宝,或者请什么大妖来帮忙,当即点了点头。

    “行,既然有事,那小莫你就先回去吧,不过明天早上八点得准时到局里面来报到。”

    一听汪科长都这么说了,郝德也就只能同意。

    “路上注意安全。”

    莫小川点点头道:“那我就先走了,汪科长,郝队,明天见。”

    说完,莫小川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档案室,出警局后叫了辆出租车,马不停蹄地朝邮大赶去。

    半个多小时之后,莫小川在清水街街口下了车,一溜小跑到了酒吧,然后左右扫视了两眼,径直向那个穿着碎花洋裙的小丫头走去。

    “咦?小川你怎么回来了?”

    早在莫小川去专案组之前,他就已经做好了在那边待个十天半个月的准备,所以昨天晚上就把这情况跟阿龙和花花说了。

    这会儿他猛地一出现,倒把花花吓了一跳。

    莫小川笑着对四周的客人点点头,然后拉着花花的手腕就进了杂货间。

    “从明天开始,你就先不要来上班了。”

    话音刚落,花花便如同遭到了晴天霹雳一般,整个人都傻了,泪水夺眶而出。

    “小川……”

    莫小川赶紧抬手替花花擦了擦眼泪,连连道:“我不是要开除你,这几天山城出现了一个变态杀人狂,你每天都这么晚回去我不放心,等这事儿了了你再来上班,就当是……就当是我给你放了个假,工资照给!”

    花花抽泣着揉了揉鼻子,可怜巴巴地问道:“真……真的么……小川你可别,别骗我……”

    莫小川当即一脸严肃地说道:“当然是真的!比特么珍珠还真!”

    “可是……”花花仍旧满脸的委屈,喃喃道:“珍珠也有假的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