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低调的大佬
    铭创广告公司,算是山城比较知名的一家广告传媒公司了,很多本土大中型企业的广告都是找他们做的。

    所以铭创广告地处山城最繁华的市中心地段,办公大楼看起来也是极尽恢弘大气之势,据说一平米租金高达三百多块!

    当汪科长和莫小川来到铭创广告的时候,里面正忙得热火朝天,来往职员无不行色匆匆,两个人在门口站了大半天才有人过来招呼。

    “两位是……?”

    汪科长不知道从哪儿掏出来个证件,在对方眼前晃了一下。

    “警察,来询问一下关于刘思语的事情。”

    闻言,女职员的脸上明显闪过了一丝不耐却又不好发作的表情,随后陪着笑脸道:“刚才不是有几位警察同志已经来问过了么,不知道两位还需要我们……”

    汪科长摆摆手:“有几个细节还需要核实一下,你给我们腾个地儿,把刘思语的助理叫过来就行。”

    女职员无法拒绝,只能点头去办了。

    待对方走后,莫小川这才对汪科长说道:“您问话我就不参与了,我随便走走看看。”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汪科长的方向是没错的,刘思语作为公司的创意副总监,要说谁对她最了解的话,当然是她手下的助理。

    但莫小川觉得,这位助理肯定早就已经被警方询问过很多次了,再问恐怕也问不出个什么新东西来,倒还不如去找衣亦聊一聊靠谱。

    汪科长对于莫小川的提议还算认可,点点头道:“这样也好,你好好注意一下这公司里面还藏着什么妖魔鬼怪没有。”

    两人就此达成了共识,莫小川背着手就四处溜达开了。

    衣亦没有在咸鱼群里面爆过照,所以莫小川也不知道这姑娘长啥样,更不知道她的真名叫什么,但既然对方不是人类,那么莫小川就有的是办法把她找出来。

    或者更准确的来说,只要莫小川看到衣亦,就能认出她来。

    除非在这个公司里藏着不止一只妖怪。

    莫小川一路走,一路看,并没有发现有人在私下里谈论刘思语的事儿,大家都勤勤恳恳地在在忙着自己手上的工作,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公司的创意副总监被人谋杀,这种事肯定是怎么也掩不住的,每天那么多警察进出呢,而且在场的每个人应该都被问过口供,所以谁都清楚公司里发生了什么事,却似乎一点儿表示都没有。

    对此莫小川没什么可指摘的,毕竟人家太过敬业也不犯法。

    最多只能说这公司没什么人情味儿。

    而且就算有,人家也不一定非要在工作的时候摆在脸上不是?

    莫小川在办公区域转了一圈儿,什么线索都没发现,正想着衣亦是不是今天刚好不在,一道人影就从茶水间走了出来。

    女孩上身穿着一件卡通的t恤,下身穿着一条牛仔裤,看起来也就二十出头的年纪,脸上画着一点儿淡妆,眉目清秀,就像是初出茅庐,刚刚毕业走入社会的学生。

    但莫小川知道,她不是。

    因为就在这一眼之间,一段冗长的《山海经》文字已经在莫小川的脑中徐徐展开。

    “《山海经·海外北经》。

    共工之臣曰相柳氏,九首,以食于九山。相柳之所抵,厥为泽溪。

    禹杀相柳,其血腥,不可以树五谷种。禹厥之,三仞三沮,乃以为众帝之台。在昆仑之北,柔利之东。

    相柳者,九首人面,蛇身而青。

    不敢北射,畏共工之台。台在其东。台四方,隅有一蛇,虎色,首冲南方。”

    什么意思呢?

    简单来说,就是共工有一个臣子名叫相柳,长着九个脑袋,人的面孔,蛇的身子,浑身是青色的,能够同时在九座山上吃东西。

    相柳所途径的地方,都变成了沼泽和溪流,后来大禹为了治水,就杀死了相柳,但被相柳血液所流过的土地都无法种植五谷,大禹挖土填塞想要阻挡血流,但每次刚一填好就会塌陷,于是大禹就干脆将这些泥土用来为众帝修建了一座帝台。

    帝台位于昆仑山之北,在柔利国的东面。

    而在相柳所铸的这座帝台的东面,便是共工台,此台呈四方形,每个角上有一条蛇,身上的斑纹与老虎相似,头向着南方,人们不敢向北方射箭,便是敬畏共工台的威灵。

    在《山海经》关于相柳的记载中,再次出现了大禹这位神话传说中的大佬级人物,同时还提到了共工。

    这就首先需要理解大禹和共工之间的关系。

    如果以《山海经》为故事蓝本的话,那么传说中那场足以毁天灭世的大洪水,其实就是共工所引发的。

    在《山海经·大荒西经》的描述中,当年共工与颛顼争夺帝位失败后,怒撞不周山,从而引发了滔天洪水灭世。

    而后大禹以不周山为战场攻伐共工,相柳很可能就是在那场战役中被大禹所杀。

    大禹奉旨治水,与共工是天然的死敌。

    而相柳作为共工的属臣,最后死于大禹之手也并不令人意外。

    可问题在于,相柳在《山海经》的记载中已经死了,其血液浇灌的泥土还被大禹铸成了帝台,她怎么可能还活到现在?

    诚然,在《山海经》的故事中并不乏死而复生者,比如夸父,明明在追逐太阳的时候已经死过一次了,后来又是如何帮助蚩尤大战黄帝的,这确实有些解释不通。

    但相柳不一样,至少在《山海经》里,并没有她死后再出现在其他战役的记录!

    所以这会儿莫小川直接就懵了。

    他曾经无数次设想过衣亦可能的真身,比如雨师妾、九凤、精卫什么的,但从来没想过会是相柳!

    因为相柳已经死了啊!

    而且一位堂堂水神派系的不周山大佬,伪装成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姑娘,这真的合适吗!

    还是一名广告公司的小职员!

    哪怕你当个作家我也觉得能接受啊,起码你水文的时候有正当理由啊!

    就算你说复仇者联盟里面的那个大反派,九头蛇是你创建的我也认了啊!

    做广告是个什么鬼啊!

    莫小川认出了衣亦,衣亦自然也就认出了莫小川,所以她展颜一笑,手中端着一杯咖啡向着莫小川浅浅福了一礼,声音比蚊子还细。

    “见过裁决使大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