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南山南
    《山海经》全文三万余字,总体上可分为两个部分:山经和海经。

    山经以东、西、南、北、中五个方位分成五卷。

    海经则没有中卷,以海内四卷、海外四卷、大荒四卷,再加上唯一一篇不已方位命名的海内经共同构成。

    这么算起来,《山海经》总共有十八卷。

    自莫小川背诵完《山海经》全文,觉醒为山海裁决使之后,他所接触到的异兽其实并不算多,老朱的本相并封,以及阿龙的真身应龙,皆属于海经。

    其余人等则都来自于山经。

    其中尤以南山经为甚!

    便是此时出现在他脑中的那四道虚影!

    有龟身负黑壳,鸟首高昂,蛇尾长曲,是为旋龟。

    有狐睥睨众生,身如白雪,九尾曼妙,是为九尾狐。

    有鸟统领万翼,五彩斑斓,见则天下安宁,是为凤皇。

    有雕豹身鸟嘴,目色阴郁,声声如泣,是为蛊雕!

    四道兽影在莫小川的眼前交织不断,盘旋不去。他看到了滂水之底的白骨累累,他看到了大禹治水的艰辛困苦,他看到了西王母身边的仙气缭绕,他还看到了黄帝一统天下之时的百鸟朝凤。

    南山经三个大字化为一座巍峨的山峰,平地而起,不过一瞬之间,已傲立于天地苍苍,山中百兽齐鸣,百花待放,层层水雾缭绕其上,宛如仙境一般。

    南山之山,并非孤峰,而是一整片绵延无穷的山脉,但在这一刻,却在莫小川的脑海中合而为一,不分彼此。

    莫小川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毫无疑问的是,现在的他已经能感觉到自己跟以前有些不一样了。

    具体什么地方不一样,还说不太上来……

    “怎么样,看出点儿什么来没?”

    汪科长突如其来的一番话打断了莫小川的感悟,他眼前的四座兽影消失不见,南山像瞬时崩散。

    “嗯?嗯,是有些发现。”莫小川面色如常,就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汪科长点点头道:“虽然我接触这起案子的时间不长,但从本能上来判断,我也觉得此案非比寻常,现在能得到你的证实最好不过,这趟总算没白来。”

    莫小川暗自翻了个白眼,心想你不是说自己是个文盲吗,怎么这会儿又懂成语了……

    到了这个时候,他哪里还不知道汪科长的真实身份。

    绝壁是mss一处的人啊!

    但关键是,那传说中的一处怎么会有这么不靠谱的人?

    还特么是个科长!

    万一到时候找到了凶手,对方手里面握着某种超出常理的力量,就像赵明的凤羽一样,你拿啥对付人家?

    就凭那掰牙签儿的特异功能?

    坑爹呢这是!

    一时间,莫小川突然觉得自己前途一片黑暗。

    这哪里是抱了个大腿,简直就是带了个拖油瓶好吗!

    说不好到时候还得靠自己来保护这家伙呢!

    汪科长并不知道莫小川心中所想,这个时候的他还沉浸在自己的英明神武中。

    “凶手是个什么玩意儿?”

    莫小川犹豫了一下,不知道对方这句话到底是在试探自己还是真的知道些什么,最后想了想,觉得从汪科长之前那无比“天真”的表现来看,应该不至于玩儿这种心眼,所以他说了实话。

    “是蛊雕。”

    闻言,汪科长顿时皱了皱眉,沉声道:“蛊雕?能吃人的那个?”

    这倒是令莫小川有些意外了,他之所以知道蛊雕,是因为他把《山海经》背了十八年,几乎是下意识地就能记起书中关于蛊雕的介绍。

    但汪科长这种不学无术的文盲竟然也知道蛊雕,这事儿就有些悬乎了。

    难道说一处的人也研究《山海经》?

    莫小川突然觉得自己关于一处的了解实在太少了,也不知道能不能从之后的相处中,从汪科长这里套出点儿话来。

    念及此处,莫小川不禁点点头道:“就是那个蛊雕,怎么样,汪科长有什么对策吗?”

    汪科长的表情难得正经了一次,拿出手机来拨通了一个电话,随后就走出了技术科的大门。

    莫小川也没问汪科长干什么去了,他走到苏婉身边,正想着打个招呼,却发现后者一手捂着碗,一手按着筷子,一脸戒备地看着自己。

    都是汪科长造的孽啊……

    见状,莫小川只能连连摆手,一脸尴尬地说道:“我吃了早饭的,不饿……”

    “哦。”苏婉应了一声,仍旧一动不动。

    得,这天儿聊不下去了。

    莫小川倒也自觉,干脆又溜达着走到了门口,正看到汪科长打完电话回来。

    “怎么样?”

    汪科长点点头:“搞定了。”

    莫小川一惊,连声道:“您刚才是联系了国安部?那边怎么说?”

    汪科长倒也是当着真人不说假话,直截了当地说道:“明天会有一批物资送到,到时候我会让这边的警员都佩戴上。”

    诶?

    莫小川感觉自己好像没听懂。

    “把什么佩戴上?”

    “灌羽啊!”汪科长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莫小川。

    莫小川还有些懵,随后突然从脑海中蹦出了一段文字。

    “《山海经·南山经》。

    有鸟焉,其状如鸠,其音若呵,名曰灌灌,佩之不惑。”

    于是莫小川明白了。

    原来汪科长口中的灌羽,指的是山海经中一种异鸟,灌灌的羽毛,将其佩戴在身上,可以使人抵御蛊惑之力。

    倒还真是蛊雕的克星……

    不得不说,老汪在这一点上想得还是挺周全的。

    要是没有灌羽,恐怕整个专案组再加上整个山城公安局,也就只有莫小川一个人能抓住凶手了。

    不过莫小川却觉得有些失望,刚才他还以为老汪直接把凶手给搞定了呢,让他白高兴了一场。

    汪科长没有注意到莫小川神色的变化,倒是正儿八经地分析道:“这么看来,凶手应该是先对被害人施以了蛊惑之力,诱使其不加反抗,然后才行凶的。”

    莫小川点点头:“所以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凶手比我们一开始所设想的还要更加变态。”

    理由很简单。

    别忘了,这是一起连环歼尸案。

    而不是歼杀案。

    一字之差,两者的意思可就是天壤之别。

    前者,代表被害人是死后遭受的性侵害,而后者则是在生前。

    不管凶手就是蛊雕,还是继承了蛊雕的蛊惑能力,总之,如果他愿意的话,完全可以让女性在自愿的情况下与自己发生关系。

    根本用不着杀人。

    但凶手没有这么做,这代表着他一开始就对活人没有**。

    从凶手的心理侧写分析上来讲,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发现!

    一时间,汪科长的脸色也变得严肃了起来,他深吸了一口气,对莫小川问道:“差不多该吃中午饭了,你饿吗?这附近有没有什么山城的特色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