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牙签侠
    汪科长的这句话让莫小川心尖儿一抖,然后用了二十分之一秒的时间扬起了一张无可挑剔的笑脸。

    老家伙告诉过他,今后不管遇到什么事,是愤怒的,悲伤的,恐惧的,还是茫然的,如果在刹那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最好的办法,就是笑。

    因为笑容比面无表情更能隐藏一个人的真实情绪,让别人捉摸不透。

    所以当下的莫小川笑得比其他任何时候都更灿烂。

    “汪科长认识家师?”

    莫小川没有刻意隐瞒他和老家伙之间的关系,因为没有必要,也藏不住。

    汪科长转头看了看会议室被合上的大门,这才笑着点点头:“整个山城只有你们一家裁决事务所,再说莫老也算是咱们这一行的老前辈了,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啊?早年来山城办案的时候,我有幸见过一回。”

    汪科长这番话的信息量有些大,莫小川需要时间来捋一捋,当即敷衍地说道:“是么?那还真是有缘啊……”

    汪科长笑呵呵地站起身来,理了理衣服,郑重其事地向莫小川问道:“你看我怎么样?”

    莫小川一愣:“什么怎么样?”

    汪科长抿了抿嘴唇:“你就没在我身上感觉到点儿什么?”

    莫小川摇摇头,显得很莫名其妙。

    “这样,你看啊……”汪科长伸出手,从裤兜儿里拿出了一根牙签,举在莫小川的面前。

    莫小川由此判断,这位汪科长应该也是个吃货。

    诶,为什么要说也呢……

    冥冥之中,苏婉在尸体旁啃着薯片儿的倩影在莫小川的脑中默默飘荡。

    “喀嚓……喀嚓……”

    不过人家苏婉是法医,拿尸体下饭这种事情好像并不算稀奇,没准儿不解剖个尸体什么的还没胃口呢。

    但是正常人谁会随身带牙签啊!

    只见汪科长一脸肃然,紧紧捏着牙签的尾端,眼睛死死地瞪着,不一会儿工夫,就有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额头上密布而下。

    莫小川不知道对方究竟想要干什么,也不好意思开口打断,只能就这么默默地看着。

    眼看汪科长越来越有便秘难忍的样子,一张大圆脸涨得通红,手臂剧烈地颤抖着,莫小川真是怕对方一不小心把屎给憋出来了,下意识地就握紧了兜儿里的心相印。

    就在这时,只听一声极度轻微的脆响,汪科长手中的那根牙签从中被折断成了两截。

    然后汪科长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汗也不流了,脸也不红了,手也不抖了,满怀期待地看着莫小川。

    莫小川:???

    啥意思?

    变魔术吗?

    这就完了?

    搞了这么大半天,您就是为了折断这根儿牙签?

    莫小川沉默了良久,终于在汪科长那无比得意的眼光中败下阵来,问道:“呃……您这是……?”

    汪科长豪情万丈地笑道:“这是我在遗迹中淘到的一本秘法,用功勋换的,怎么样,虽然跟你们山海意比不了,但也很厉害吧!”

    莫小川迟疑着道:“您这秘法……练好了之后就能凭空折断任何物体?”

    汪科长摆摆手,笑道:“诶……那怎么可能,那不是成了小说电影儿了么,我这属于特异功能,就能折断牙签。”

    “只能折断牙签?”

    “只能折断牙签!”

    莫小川一脸懵笔,实在是这事儿槽点太多,让他一时之间不知该从何吐起。

    折断牙签算什么狗屁特异功能啊!

    这玩意儿有啥用啊!

    说出去不嫌丢人啊!

    合着您随身带着牙签就是为了给人表演用的啊!

    您是想干嘛啊,当个牙签侠啊!

    趁着敌人吃完饭剔牙的时候,突然发功,让对方牙龈失血过多致死吗?

    真是神特么秘法!

    “呵呵……您这个特异功能真是……很别致啊……”

    汪科长满脸兴奋:“是吧?我当时拿到秘籍的时候就觉得很特别啊!可惜我现在功力还不够深厚,一次只能折断一根牙签,还得继续练练才行。”

    莫小川已经不想说话了。

    就这破玩意儿,您还练它干嘛!

    练得厉害了能一次性折断一百根牙签儿?

    那管个屁啊!

    但汪科长显然兴致很高,伸手又从裤兜儿里面掏出第二根牙签。

    “我还能控制牙签在不折断的情况下,弯成一个圆圈儿,要不要看看。”

    莫小川还能说什么,只能点点头,满脸微笑:“好啊。”

    心中早已有千万头羊驼狂奔而去,那是他逝去的青春……

    还弯成圆圈儿……

    你特么就算是能弯成桃心儿又怎么样……

    好不容易挨到汪科长表演结束,莫小川这才提议道:“汪科长,要不咱们先去看看尸体吧?”

    莫小川不是法医,也不靠这个吃饭,但上次连环纵火案的时候,他就是从谢天豪的尸体上得到重要线索的,所以今天他打算故技重施,看看能不能从刘思语的尸体上发现什么猫腻。

    这一提议得到了汪科长的大力赞同,连连道:“你跟我想的一样,对了,以后不用汪科长汪科长的叫我,显得太生分,一直忘了自我介绍,鄙人汪赐将,你以后叫我汪哥就行。”

    莫小川愣了愣,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也不知道是不是从哪本小说里面看到过还是什么的。

    两人来到技术科,不出所料,苏婉正端着个小碗儿吃早餐呢。

    嗯,今天吃的应该是炒河粉。

    不过早餐吃这么油腻貌似不太好吧……

    莫小川看看苏婉那苗条的身材,再看看汪科长,觉得吃货跟吃货之间还是有差距的,看看人家小姑娘,明显就是怎么吃也吃不胖的体质嘛!

    再看看您,作为一名堂堂牙签侠,长得这么饱满圆润,真的合适吗?

    汪科长显然没有羡慕嫉妒恨的意思,而是走到苏婉面前,看着她手中的那碗炒河粉,垂涎欲滴。

    “小苏啊,正吃着呢?哎呀,看你吃得这么香我都饿了,还有筷子吗?给我匀两口……”

    莫小川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觉得自己摊上这么个领导也是上辈子造了大孽了。

    还真是不把自己当外人儿啊……

    小姑娘吃的你也抢啊……

    莫小川已经无力吐槽了,他摇摇头,决定还是自己先看看尸体,于是走到一旁,轻轻掀开了白布的一角。

    露出了一张保养得极好的女性面容。

    当然,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莫小川脑中的那本山海经有反应了。

    而且这一次跟以往都不太一样。

    “《山海经·南山经》。

    水有兽焉,名曰蛊雕,其状如雕而有角。

    其音如婴儿之音,是食人。”

    在这段文字之后,有四道虚影在莫小川的脑中轰然乍现,昂首而立,不可一世。

    南山经三个金色大字从虚影背后的黑暗中徐徐升起,如旭日东升,普照大地。

    《山海经》第一卷,正式开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