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您到底懂啥!
    汪科长的这番话叫人没法儿接,莫小川愣了半晌,只能干咳两声道:“呃,抛砖引玉的意思就是……抛出砖去,引回玉来。比喻用自己不成熟的意见引出别人更好的意见……”

    “哦……”汪科长点点头,随之道:“那这个词儿不科学啊,抛出块儿砖头去,为什么就能引回玉石来?凭什么啊!谁这么傻啊,会拿玉石换砖头!我给你块儿砖头,你抛给我试试?顶多能换片儿瓦……”

    莫小川对此表示无言以对。

    就你聪明!

    就你不傻!

    我特么怎么知道为什么抛砖能引玉啊!

    你管他这词儿科不科学啊!

    咱们纠结这个干嘛啊!

    今天不是来研究案情的吗?你不是专案组领导吗?咱有点儿领导的风范,严肃认真一点好不好啊!

    眼看着今天开会的议题被汪科长彻底跑偏了,郝德不得不站出来开口道:“那个,汪科长,您看,关于案情分析方面,还有没有什么问题?”

    汪科长大手一挥:“没什么问题,我不是公安系统的,对这方面不是很懂,不过刚才听小莫同学这么一说,倒是觉得咱们这案子其实很简单嘛……”

    此言一出,郝德顿时满头黑线,赶紧打住了汪科长的话头:“那下面咱们让其他几位同事做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您来分派一下工作。”

    于是接下来,六位非山城局的警员纷纷说了一下自己来自哪里,助攻的刑侦方向是什么。

    这里面西南三省的最多,有整整四位。

    另外两个则分别来自金陵和沈城。

    等所有人都自我介绍完之后,大家都把目光又集中到了汪科长的身上,等着领导发话。

    然而,汪科长却再一次语出惊人。

    “你们这个太复杂了,又是什么痕检,又是什么尸检的,听得我有点儿晕乎。这么说吧,原则上呢,我不插手案件的侦破过程,只是起一个督促的作用,所以具体工作怎么安排,还是小郝你来指挥,毕竟我也不懂这个,是吧。”

    闻言,莫小川整个人都不好了。

    合着您是啥都不懂啊!

    成语成语不懂,刑侦刑侦不懂,连特么指派个人也不懂……

    您到底懂啥啊!

    上头到底派你干什么来了啊!

    不过对于郝德来说,他倒是比较喜欢这样的领导,自己不懂至少不会瞎指挥,反而愿意将权利下放,能不能帮助破案先不说,起码人家不拖后腿,不捣乱。

    从这个方面来说,汪科长其实还是挺实诚的……

    有了汪科长的这番话,山城局算是彻底拿回了主动权,郝德按照专案组各成员的专长开始分派工作,不过当说到莫小川的时候,汪科长却又突然开口了。

    “内个,小郝啊,让莫同学跟着我吧,你们专业刑警干你们的,我们两个外行先不掺和。”

    莫小川无奈了。

    神特么外行不掺和。

    不掺和您来这儿干啥!

    您这是属于自黑还捎上我了是吗?

    要死还拉一垫背的呗?

    可对于汪科长的要求,郝德无法拒绝,只能点点头道:“行,那小川儿你之后就跟着汪科长,有什么新的想法咱们随时碰。”

    莫小川能说什么?

    只能报以蛋疼且不失礼貌的微笑。

    不过不管怎么说,莫小川现在也算是正式成为专案组的一员了,而且一看就是活儿少钱多的那种,也不知道算不算是一个意外之喜。

    接下来,郝德确立了今后的侦察方向,还是以刘思语一案为主,苗苗案与十年前凶手的首尾两案为辅。

    随后山城局刑侦二队的队长,朱玲,将迄今为止对刘思语一案的侦察结果做了一个简单的汇总。

    关于刘思语的基本信息,莫小川已经从衣亦那里有所了解了。

    但莫小川不知道的是,刘思语是在下班途中遇害的,凶手的作案手法与十年前如出一辙,案发现场死者的上衣被推到胸前,下身**,下体器官组织丢失,全身上下共有二十七处刀伤,死因是颈部动脉被切开而导致的迅速失血性休克死亡。

    有一些意外的是,根据法医的初步尸检结果,刘思语并没有遭受性侵害。

    根据刘思语所在公司大门保安、其丈夫许昌国的口供,以及尸检结果推测,死亡时间大概在晚上十点半到十一点半之间。

    案发现场没有监控摄像头,警方正在进行大面积排查,看看有没有目击者。

    正如莫小川所说,虽然凶手是一个变态杀人狂,但令他蛰伏了整整十年之久,又突然出来作案的,一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理由。

    所以郝德认为还是得从刘思语的社会关系查起。

    不管是在工作环境下,还是在日常生活圈中,看看刘思语和哪些人产生过矛盾,哪怕是一次鸡毛蒜皮的口角也不能放过。

    不排除凶手正是在受到刘思语的刺激之后,选择再次杀人的。

    肖大壮的任务是负责调查刘思语近一个月内所有的通话记录、qq聊天记录、微信聊天记录、朋友圈留言,甚至于网上购物信息。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当一个人死了之后,尤其是以刑事案件被害人的身份死去后,他或她的一切**,将彻底被公诸于众。

    听起来总感觉有些讽刺。

    而直到这个时候,莫小川才知道,原来肖大壮所谓的电讯侦察,其实就跟一黑客差不多,不过属于被政府招安的黑客。

    这么看来,这个肖大壮的黑客实力应该不怎么样嘛!

    毕竟著名的刺客都不是一个好刺客,被抓到的黑客也都不是一个好黑客……

    莫小川暗自腹诽了一阵,那边郝德已经宣布散会了。

    莫小川没有被分配到什么具体的事务,他接下来的这几天主要就负责跟着汪科长,汪科长干啥他干啥。

    散会之后,大家就各干各的去了,郝德走到莫小川身边,满脸欣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看来对于今天莫小川的表现很满意。

    “跟着汪科长好好干,毕竟是京城过来的领导,平时说话什么的注意点儿。”

    看来郝德也是被莫小川给怼怕了。

    莫小川点点头,目送郝德离开了会议室,然后极其无奈地朝汪大胖子,呃,汪科长走去。

    “汪科长,接下来咱们是怎么个安排?”

    却不曾想,汪科长慢条斯理地放下了手机,竟笑眯眯地对莫小川说了一句让他寒毛炸立的话。

    “莫老,还好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