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有点儿意思
    汪科长的这句话一出口,郝德就知道,情况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更糟糕。

    这已经不是单纯的试探了,而是在考校!

    言下之意就是,如果你的回答不能让我满意,那就请你滚蛋吧!

    于是郝德干咳了两声,想要为莫小川打个圆场。

    “是这样,汪科长,小莫同学是昨天才接到通知的,可能有些情况还……”

    汪科长笑眯眯地抬起手来,止住了郝德的话头,客气得就像是一个邻家大叔:“没事儿,知道什么就说什么,咱们立这个专案组就是为了集思广益嘛。”

    莫小川知道躲不过去,看了看场上不少人那幸灾乐祸的目光,淡然一笑。

    “好,既然汪科长让我说,那我就简单说说,要是说错了什么,还望大家见谅。”

    汪科长点点头,将两只胳膊搭在桌子上,身子向前伏了伏,一副听书唱戏的模样。

    莫小川整理了下思路,倒也不怯场,更没什么顾忌,直接开口道:“虽然我还没有正式接触到警方这边的卷宗,很多细节和信息都不知道,但首先有一点是可以明确的,本案的凶手是一个变态连环杀人犯。”

    这是一句废话,所以在场的所有人都没什么表示,只有郝德配合地点了点头。

    “嗯嗯……”

    莫小川接着道:“我不知道诸位研究过多少关于变态连环杀人案的案例,但通常来说,这一类案子最大的难点无非有二,其一,凶手的动机不可查,其二,凶手与被害人没有直接或间接的社会关系。”

    “如果一定要我说本案有什么潜在的突破点的话,我认为大致有三个方向可供选择,首先,就是关于这起歼尸案的两个重要开头!一个,是十年前凶手所犯下的首案!另一个,就是十年后凶手的再次犯案!”

    听到这里,汪科长不自觉地把身体坐直了一些,笑着道:“说详细些。”

    莫小川点点头:“任何一场连环凶杀案的发生,都是有一个开头的,不管凶手是先天就心理变态,还是受到了后天的刺激,总之,促使他将这种变态心理转化为第一次行凶杀人的,一定有一个非常强烈的理由,所以十年前第一起歼尸案最为关键!”

    “换一个角度来说,通常连环杀人犯的首案都并非是出自于精心设计的,大多属于意外杀人,或者突发犯罪,那么凶手所留下的线索和痕迹相较于之后也是最充分的!”

    “同理!这起歼尸案的凶手在沉寂了整整十年之后,突然又开始犯案,也一定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理由,所以刘思语的死,很可能成为破案的关键!”

    话音落下,在场一位女警官的脸上顿时露出了赞同的神色。

    她的主攻方向就是犯罪心理学,莫小川的这番话与她的分析完全一致。

    而郝德则适时地问道:“那么另外两个方向呢?”

    莫小川面色肃然:“第二个方向,就是重查苗苗案!本案的被害人是所有案件中最特殊的一个,死者年仅八岁,颈部没有被割刺的痕迹,也没有器官组织丢失,完全不符合凶手一贯的行为侧写与作案方式,这其中必定藏着重大隐情!”

    说到这里,莫小川停顿了一下,补充道:“当然,前提是,苗苗案的凶手与本案凶手能确定是同一个人。”

    不知不觉中,汪科长的双手已经离开了桌子,他慢慢摘下眼镜,拿起衣角擦拭了一下镜片,垂下的脸庞上笑容微敛。

    “有点儿意思。”

    莫小川不知道汪科长的这句话到底是褒是贬,但他明显能看到郝德的神色放松了很多。

    “还有第三点呢?”

    这会儿的郝德活脱脱像是给莫小川捧哏的,说话的内容和时机都把握得恰到好处,想必就算不当警察,进了德云社也有一席之地。

    不过毫无疑问的是,郝德这个捧哏还是当得很值得的,没看这会儿大家都对莫小川纷纷收起了轻视之心么?

    最夸张的是坐在莫小川旁边的那位龅牙哥,震惊得都快把牙龈给翻到脑门儿上了。

    小伙子可以啊!

    真不愧是高手在民间啊!

    不,应该高手在邮大啊!

    随便来个大一新生都能把案情分析得这么头头是道,你这让人公安大学怎么想啊!

    莫小川欣赏着大家伙儿脸上一致的惊讶,想着总算是没给郝德丢人,今儿这任务就算是圆满完成了。

    “第三点,就是凶手在十年前做下的最后一起案子!凶手为什么收手?是最后一位被害人对他来说有特别的意义,还是说当时警方其实已经找到了重要线索,距离破案只差一步之遥,所以他才会被迫停止犯案?”

    “只要搞清楚了这三点,想必距离破案也就不远了。”

    “当然,我相信刚才我所说的这一些,除了新出现的被害人刘思文之外,在这十年的时间里面,警方也一定在持续调查,所以我只是抛砖引玉,投砾引珠,如果有什么地方说得不对的,还望各位指正。”

    莫小川这最后一句话,也算是给了警方一个面子,不然人家郝德显得多尴尬。

    话音落下,郝德也秉承了一个优秀捧哏的良好觉悟,直接带头鼓起掌来,朱玲和秦天也随之附和,渐渐的,整个会议室掌声一片。

    只有两个人没有反应。

    苏婉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莫小川所在的方向,但眼神早就已经涣散了,就像是,睁着眼睛睡着了一样……

    汪科长同样没有表示,一个人低着头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

    大家也不敢出言打扰,只能耐心等待着。

    良久之后,这位专案组的一把手才缓缓抬起头来,说道:“我有一个问题。”

    莫小川不知道这货又要整出什么幺蛾子来,心中满是戒备地点头道:“您说。”

    “抛砖引玉和投砾引珠是什么意思?”

    此言一出,场面一时间非常的尴尬。

    正如孔子所言:最怕空气突然的安静。

    莫小川觉得自己的思维有些凌乱,缓了大半天才从牙齿缝里蹦出一个字儿来:“啥?”

    汪科长笑着摆摆手:“说出来也不怕大家笑话,我跟咱们莫同学这样的高材生可比不了,我早年没怎么读过书,小学二年级就离家出走了,所以希望以后大家发言的时候,能尽量简单直白一些。”

    莫小川傻眼了。

    这尼玛原来是个文盲啊!

    话说你小学都没读完是怎么去国安部当上科长的啊!

    文盲科科长吧!

    还离家出走,你这故事有点儿深啊!

    那你是从哪儿知道集思广益这四个字的含义的啊!

    让这么个人来领导专案组,真的没问题么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