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幸存者
    想要知道一年前新世纪ktv那场大火的前因后果,调查有无疏漏,最直接简单的方法,当然就是问王所长。

    所以无奈之下,莫小川只能转头朝超市的卫生间走去。

    王所长此时正陪着马凯业勘察现场呢。

    “马组长,这与之前那两起命案……”

    马凯业点点头:“应该是同一个人干的。”

    “可是……可是,凶手究竟是怎么办到的?就算是死者被淋了一身汽油,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被活活烧死吧,甚至连呼救的机会都没有!”

    马凯业瞥了王所长一样,肃然道:“调查出凶手的作案手段,原本就是你我的职责所在,难道你在这里问我,就能问出真相来?”

    王所长头上的冷汗又下来了,连连道:“马组长教训的是,那咱们现在去问问发现尸体的那个学生?”

    马凯业点点头,摘掉了手套,向外走去,正好碰到了后来的莫小川。

    “王所长,我想问问,一年前新世纪ktv那场大火,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所长一愣,刚才他就想问这个小家伙是谁了,不过眼看马凯业没有主动介绍的意思,他也就没多这个嘴,但现在对方突然要问一年前的案子,如果在正常情况下,他是不能透露具体细节的。

    马凯业看在眼里,也有些头疼,他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莫小川的身份,于是只能沉声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莫小川撇了撇嘴,开口道:“我刚才问了这家超市的经理,死者徐成一年前曾经是新世纪ktv的服务生,后来新世纪被一把大火给烧了,他也就没在那儿干了,直到一个多月前,才重新回来这家超市当了收银员。”

    “重新回来?”

    “这家超市的前身,就是新世纪ktv。”

    马凯业暗暗皱眉:“这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吗?”

    莫小川摇头道:“暂时还不知道,不过新世纪是被一场大火给烧没的,现在这起连环纵火案的凶手用的也是火,我觉得有必要查一查。”

    马凯业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转头对王所长问道:“一年前的那场火灾,有问题吗?”

    闻言,王所长赶紧摇头道:“绝对没问题!起火的原因是线路短路造成的,消防队那边前前后后来检查了三次,再加上起火当时的监控录像,最后确定是意外!”

    马凯业点点头,转身看向莫小川。

    但莫小川仍旧不死心,继续问道:“能具体说说吗?比如当时的伤亡人数是多少?有多少幸存者?火灾当天,这个徐成在不在现场?”

    “发生火灾的时候是白天,而且也不是什么节假日,所以当时新世纪的顾客比较少,最后的死亡人数是两个,一人严重烧伤,幸存者除开新世纪的服务生,大概在四五个左右。”

    对于前两个问题,王所长倒是张口就来,毕竟这起案子就是他主办的,而且在南山这么个小地方,其实很少会发生什么大案,一年前新世纪的那场火灾已经算是非常严重的案子了。

    所以关于伤亡数字,王所长记忆非常深刻。

    但当天徐成是否也在幸存者的名单里面,王所长就不知道了,这个必须回所里面调档案来看。

    莫小川沉吟了片刻,最后问了一个问题:“那您还记得火灾发生的准确日期吗?”

    这个问题倒不是什么秘密,事实上,就算不问王所长,莫小川也能在网上查到。

    “六月十七号,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时正好是邮大快放假的时候,很多学生都在复习考试,这也是为什么当天去新世纪的人会比较少的原因之一。”

    闻言,莫小川立刻目色一暗,因为这似乎与他的猜测不太一致。

    “你问这个做什么?”马凯业倒是心思敏锐。

    莫小川摇摇头:“我总觉得,这起连环纵火案的凶手太急了,就像是……就像是在赶时间,尤其是今天死的徐成,与前面两位被害人有些不一样。”

    马凯业疑道:“哪里不一样?虽然最后的检测结果还没有出来,但至少从现场来看,凶手并没有留下任何脚印、指纹之类的证据,而且行凶的时间极短,完美避开了所有的监控摄像头,这与之前两起案子如出一辙。”

    莫小川沉声道:“我的意思是,凶手明明可以选择更好的犯案地点,比如等徐成下班之后,在某条没有监控录像的巷子里面动手,这绝对比在超市行凶的风险要低得多,事实上,之前的两起案子他就是这么做的,为什么这次……”

    “所以呢?你的结论是什么?”

    “所以……我原本以为凶手与一年前新世纪的那场大火相关,他想要赶在某个特定的时间之前完成全部犯案,比如某位在火灾中丧生的人的忌日什么的,但现在看来,这个说法并不成立。”

    新世纪大火发生在去年的六月十七号,但现在已经是九月份了,两个时间合不上。

    马凯业摇摇头,沉声道:“我早就说过,你把在小说、电视剧里面看的那一套放到现实里面是靠不住的,别天马行空了,如果你真的想要帮忙的话,就跟我去问问目击者,多看,多学,多想,少说!”

    莫小川发现马凯业对自己的态度好像又有了一些改观,但这并不代表着他接受了马凯业的意见。

    所以当马凯业和王所长转身向外走的时候,莫小川一动不动地站在了原地,一把拉住了王所长的衣服。

    “我想看看一年前新世纪大火的卷宗。”

    “胡闹!”马凯业回过头来,一脸恨铁不成钢地看着莫小川,心中满是失望。

    但莫小川却并不为之所动。

    “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这是我唯一找到的线索了,我想试试。”

    “你……”

    眼看马凯业就要发飙,莫小川却一脸沉静,并火上浇油地掏出了手机。

    “马组长,我坚持这么做,如果你不给我授权的话,我就找郝队去说。”

    马凯业铁青着一张脸,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这会儿莫小川早就已经身首异处,万箭穿心了。

    “给他看!”

    说完,马凯业转身就走,他实在是不想再看到莫小川了,否则他担心会控制不住自己的双手,拔出枪来把莫小川打成筛子。

    王所长看看马凯业,又看看莫小川,觉得自己头都大了。

    这是咋回事儿啊!

    这小子到底是何方神圣啊!

    居然能把马组长气成那样儿,还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莫不是哪家王公贵侯家的公子吧!

    接下来自己又该怎么办?那卷宗是给还是不给?

    最后还是莫小川一脸笑眯眯地给了他一个痛快。

    “王所长,你刚才也听到马组长说的了,赶紧把一年前新世纪大火的卷宗给我看看,如果出了什么事,马组长会负责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