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如临大敌
    mss,全称是ministry of state security,翻译成中文,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部。

    正如米国有联邦调查局f,中央情报局cia。

    毛子有联邦安全局,克格勃kbg。

    腐国有军机六处mi6。

    而在我泱泱大中华,则同样有着不逊于他们的情报机构,便是mss。

    mss下属十七个职能局,三个办事处。

    一处的全称则是……

    神秘事件调查一处!

    如果不是蒲牢亲口所言,莫小川绝对会认为这只是某些闲得蛋疼的家伙们在编故事,但现在看来,这件事情似乎已经与自己息息相关了啊……

    会不会在未来的某天,就会有一群穿着黑西装、黑皮鞋,带着大墨镜,扛着火箭筒的彪形大汉,一股脑儿冲进清水街,把自己捉拿归案?

    一时间,莫小川突然觉得,自己以后可千万不能这么浪了。

    财不露白,枪打出头鸟,古人诚不欺我啊!

    另外,帮助市局破案的事情也变得迫在眉睫。

    万一以后真的出了什么意外,兴许国家念在自己有多次立功表现,为人民群众做了这么多好事儿,从而能网开一面呢。

    不过仔细想想,自己又不是妖怪,也没做过什么违法乱纪的事儿啊,为啥要这么心虚呢……

    嗯,如果在酒吧里面藏了一条龙也不算违法乱纪的话。

    对此莫小川也颇感无奈,你总不能让他把阿龙上交给国家吧!

    不过这连环纵火案也不是那么好破的,自己离开警局都这么几个小时了,郝德那边也没什么消息,也不知道案情发展到哪一步了,又有没有什么新的线索出现?

    如果凶手不是凤凰,那么自己在谢天豪的尸体前所感应到的山海经是怎么回事?

    一时间,莫小川的脑中变得一团乱麻,他隐隐中似乎已经看到了那个无比关键的线头,却怎么理也理不出来。

    ……

    不知不觉,夜幕降临,山海酒吧也该开始正式营业了。

    “咦?小川你怎么在这儿啊?我还在外面找了你老半天呢……”

    杂货间的门被人打开,今天的花花穿了一件碎花小裙子,浑身上下都洋溢着青春的气息。

    莫小川赶紧把手中的纸张揉成团儿放进了口袋中,笑道:“我来看看酒还够不够。”

    “噢!”花花欢快地应了一声,随之从口袋中掏出了五张百元大钞,递到莫小川面前。

    莫小川一愣:“这是做什么?”

    “昨天发工资的时候我没仔细数,回去才发现,你多给了五百块呢!以后小川你得负责管账,老这样咱们酒吧会破产的!”花花满脸的痛心疾首。

    闻言,莫小川顿时乐了,笑道:“这是给你涨的工资。”

    “涨工资?”

    莫小川点点头,一本正经地说道:“对啊,咱们酒吧换了新老板,也得有些新气象嘛,我可不像老家伙那么抠门儿,以后你每个月的工资就涨到两千五了。”

    “真的啊!”花花惊呼一声,一把就扑到了莫小川的身上挂着,跟一只小巧玲珑的无尾熊似的。

    然后莫小川这棵大树就直接被扑倒了。

    “啊呀呀……我的腰……我的腰……”

    莫小川也不知道自己上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才会摊上花花这么个倒霉孩子,这下好了,案子还没破呢,自己先光荣负伤了。

    而且伤的可是腰啊!

    男人哪里都可以软,但腰一定要硬啊!

    不过换个角度来看,受伤的莫小川顿时又有了提前溜回家看新封神榜的机会了,这么想一想,似乎也不是那么糟心……

    然而,就在莫小川龇牙咧嘴,一手扶着腰,一手扶着门,满步蹒跚走出杂货间的时候,一辆出租车却缓缓驶进了清水街。

    街头的永发当铺在第一时间关闭了大门,老板缩着脖子消失不见。

    原本灯火通明,客流涌动的吉利小卖部猛地拉下了卷帘门,恕不待客。

    蒲牢气势汹汹地从办公室冲了出来,走到唱乐迪的大门口站定,目光冰冷。

    朱成庸战战兢兢地躲在天香饭庄的后厨,手里面的菜刀在微微颤抖。

    有一个老头儿手捧一束郁金香,勾腰驼背地盯着那辆出租车,脚掌在地面跺出了一条浅浅的裂痕。

    有一位风韵犹存的大姐面带冷笑,锋利的指甲在月光下闪烁着凛冽寒意,迎面有血腥味徐徐而来。

    在这一刻,整条清水街的气氛都变得有些异样,就连过往行人也觉得气温突然降了好几度,忍不住浑身打颤。

    一分钟之后,清水街变得空空荡荡。

    所有行人仿佛都被一种不知名的力量所牵引,纷纷走出了街口,或是突然觉得尿急,或是突然想起了还有别的要紧事要做,或是特别想要去别的地方买件衣服,不一而足。

    只剩下那辆出租车在缓缓前行,司机师傅满脸麻木,只是机械式地踩着油门,把着方向盘。

    清水街十七家店铺,加上莫小川,总共有十二位老板。

    现如今有七人走到了清水街上。

    捧着郁金香的老头儿守在街头,风韵犹存的大姐拦在街尾。

    以蒲牢为首的其余五人则站在了路中间。

    所有人都蓄势待发,如临大敌。

    仿佛那出租车上坐的乃是一位无比恐怖的大魔王。

    但对此,莫小川却没有生出任何感应,他只是有些奇怪,自己出来后,阿龙怎么突然就停止了调酒,花花又怎么突然就晕了过去。

    紧接着,阿龙伸手将花花抱进了杂货间,对莫小川开口道:“老板,有客人来了。”

    莫小川一脸懵笔,客人?

    客人在哪儿呢?

    什么客人值得阿龙如此郑重其事?

    然后莫小川就看到有一辆出租车停在了酒吧门口,一位带着帽子、墨镜、口罩,全身都遮挡得严严实实的女人慢步走进了山海酒吧。

    莫小川正想习惯性地迎上去,却被阿龙给一把拦住了。

    “你来这里做什么?”

    这是莫小川十八年来,第一次见到阿龙主动与顾客说话。

    但还不等他搞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接下来的一幕,就把他彻底给吓傻了。

    因为那个女人摘下了自己的墨镜与口罩。

    露出了一张绝代风华,无可挑剔的美丽面容。

    那妩媚的一笑,足以倾倒众生。

    “妲己!不……不是……秦……秦……秦……秦未……秦未央!”

    莫小川觉得自己此刻已经死而无憾了,更险些被这巨大的幸福给砸晕过去,但所幸他足够坚强,所以他才能听到秦未央接下来那句非常重要的话。

    “狐女未央,不慎被凤火所伤,修为跌落三尾,特来寻求裁决使庇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