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没有什么是一首歌搞不定的
    蒲老板的这句话一出口,气氛一度变得非常尴尬。

    黑二哥、钉子和壮汉三人整齐划一地扭过头看向莫小川,一时间仿佛有千言万语想要倾诉,却偏偏不知道该怎么开这个头。

    好在莫小川抢先一步开口,打破了这种尴尬。

    “我是现在山海酒吧的老板,莫小川,您应该见过我,上次我师父还领着我来这儿唱了一首青藏高原呢!”

    闻言,蒲老板顿时如醍醐灌顶,恍然大悟。

    他一把走上前拉住莫小川的手,激动得无以言表。

    在这一刻,音乐将两位陌生人彻底拉近了距离。

    蒲老板看向莫小川的目光中,充满了棋逢对手的惺惺相惜,以及将遇良才的欣喜若狂。

    他颤抖着一双肥硕的大嘴唇,连连道:“原来是你啊小兄弟!我当初可是找老莫打听了你好久呢,不过那老家伙不仗义,说什么也不把你介绍给我认识,没想到,有缘千里来相会,咱们终于又见面了啊!”

    莫小川的笑容有些僵,被蒲老板晃得身子都快散架了,赶紧开口道:“哈哈是啊是啊,蒲老板,咱们坐下说吧。”

    “也好也好。”

    说着,蒲老板看也没看黑二哥三人,直接热情洋溢地拉着莫小川进了包厢。

    然而,真正当莫小川走进去之后才发现,原来包房内还有另外两个陌生人。

    一开始莫小川还有些佩服这两位哥们儿,觉得他们既然能受得了蒲牢的歌声,想必一定是干大事的人,所谓浑身是胆、所向披靡、奋不顾身,无外如是。

    当真是高手在民间啊……

    但很快莫小川就发现不对劲了。

    因为那两个哥们儿明显目光呆滞,一脸麻木,嘴角不断流着哈喇子,只有双手在机械式地鼓着掌。

    此情此景,不得不说的确有些诡异。

    果不其然,还不等莫小川搞清楚蒲牢这是闹的哪一出的时候,一道无比急切的惊呼便从他身后传了过来。

    “强子!阿彪!”

    于是莫小川懂了,原来这两人就是黑二哥失联的那两个手下。

    说话间,黑二哥三人已经扑到了强子的身边,轻轻拍打着对方的脸颊,目色焦急。

    “强子!阿彪!你们怎么了?说话啊!大哥来救你们了!”

    见状,莫小川也是有些头疼,他没想到事情竟然这么巧,但他更加担心的,是蒲牢与黑二哥双方之间接下来的反应。

    “砰。”

    伴随着一声闷响,包房的大门突然关上了,莫小川转过头去,正看到蒲牢拿起了话筒。

    “你们几个,是一伙儿的?”

    蒲牢的这句话并没有说得多么凝重,但莫小川却忽的感觉遍体生寒。

    要出事了……

    “敢动我兄弟,老子杀你全家!”

    钉子怒吼一声,腰身一拧,抬脚在沙发上猛地一蹬,如饿虎擒羊一般,朝蒲牢猛扑而去。

    那个看似只会傻笑的壮汉更加恐怖,竟然一把抬起了包房中间的桌子,瞪着眼、龇着牙,以一副同归于尽的架势冲向了蒲牢。

    看着这一幕,莫小川突然有些感慨,黑二哥他们几个敢来清水街称霸,果然是有些本事的。

    尤其在战斗力方面,堪称绝对爆表。

    但那是针对于普通人而言的。

    而蒲牢是普通人吗?

    不,他连人都不能算……

    所以下一刻,蒲牢拿起话筒,在没有bgm加持的情况下,直接开口清唱了一首今年最风靡全国的神曲。

    “出卖我,的爱,逼,着我离,开,最后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

    出卖我的爱,你,背了良……心债!就算付,出再多感,情也再,买不回来!

    当初,是你要分开,分开就分开……

    现在又要,用真,爱把我哄回,来!爱情,不是你想卖,想买就能卖……”

    一曲未罢,钉子的身体尚在空中就直上直下地摔到了地上,壮汉手上的桌子当即落地,砸在了自己脚面上,随之惨叫着倒地,看起来至少是个骨裂。

    黑二哥虽然没有出手,也在这恐怖的音浪攻势下痛苦地捂住了脑袋,在地上翻来覆去地打着滚儿。

    反倒是强子和阿彪二人,竟然纷纷露出了诡异且可怕的笑容,身体还随着节拍轻轻晃动。

    更加神奇的是,这一次莫小川并没有感觉到任何不适,虽然依旧觉得蒲牢的歌声难听至极,但却没有出现太过强烈的生理反应。

    如此看来,这蒲牢的歌声貌似不是无差别攻击啊……

    只是一个晃神的时间,黑二哥三人已经惨叫连连,鼻血汹涌而出,于是莫小川赶紧上前用手包住了话筒。

    “蒲老板,嘴下留人!”

    正唱在兴头上的蒲牢伸出手想要将莫小川推开,但手臂却硬生生地停在了半空中。

    因为阿龙死死地扼住了他的手腕。

    于是蒲牢的歌声终于停下了,他轻轻眯起了眼睛,看了看阿龙,又看了看莫小川,沉声道:“莫老板,这是几个意思?”

    莫小川顺势将话筒拿到自己手中,轻轻耸了耸肩:“实不相瞒,今日我来,就是想跟蒲老板谈一谈这两个倒霉蛋儿的事儿。”

    蒲牢没有去抢话筒,但刚才的热情已经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隐隐的怒意。

    “怎么谈?”

    “他们不知道这条街的水有多深,冒犯了蒲老板,纯属无心之失,望蒲老板大人有大量,能网开一面,放他们离开。”

    蒲牢脸上的横肉轻轻一抖,笑道:“敢问莫老板是以什么身份在跟我说话?”

    “重要吗?”

    “很重要。”蒲牢转过头,看了看一脸漠然的阿龙,暗暗绷紧身上的横肉。

    然而,莫小川的答案却令他大感意外。

    “当然是……歌友。”说完,莫小川拿起话筒放到了嘴边,放声高歌。

    “当初是你要分开,分开就分开。

    现在又要用真爱,把我哄回来。

    爱情不是你想卖,想买就能卖……

    让我挣开,让我明白,放手你的爱!”

    蒲牢眼中的杀意一瞬即逝,然后放声大笑:“哈哈哈哈,果然是一把好嗓子!既然是朋友所请,本座当然有求必应!不过是两个普通人,放了就放了!”

    说着,蒲牢大手一挥,包房大门重新打开,黑二哥五人直接被他像拎小鸡一样给扔了出去。

    姗姗来迟的朱成庸正好看到这一幕,有些发愣,再联想到刚才从包房内传来的,那阵阵充满了魔性的歌声,心中不禁感慨万分。

    这位新晋裁决使,好像不太一般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