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不是一个体系的
    龙生九子,各有不同。

    这句话本来的意思,是比喻即便是同胞兄弟,其性情、品格、德操、喜好也可能截然不同。

    但在华夏源远流长的神话传说中,龙生九子,则各有其名。

    只是在不同的时代背景下,不同的地域环境中,关于这九位龙子的名字,并不是完全统一的。

    在有些传说里也把饕餮、貔貅、椒图等列入九大龙子中。

    可不管在哪个版本的“龙生九子”里面,蒲牢都是其一。

    传说中的蒲牢形似盘曲的龙,平生好鸣好吼,洪钟上的龙形兽钮便是它的纹像。

    蒲牢久居海边,虽为龙子,却一向害怕庞然大物的鲸鱼,当鲸鱼一发起攻击,它就吓得大声吼叫。

    就这胆色,作为九位龙子之一,也是没谁了……

    所以人们便报据其“性好鸣”的特点,“凡钟欲令声大音”,即把蒲牢铸为钟纽,而把敲钟的木杵作成鲸鱼形状。

    敲钟时,让鲸鱼一下又一下撞击蒲牢,吓得其“响入云霄”且“专声独远”。

    道理莫小川都懂,可问题在于……

    蒲牢为什么会出现在清水街啊!

    难道就因为它没事儿喜欢瞎吼几嗓子,所以就开了家ktv?

    坑爹呢这是!

    当然,更坑爹的一点在于,蒲牢并不是《山海经》中所记录的异兽。

    所以从理论上来说,莫小川并不能像对阿龙和朱老板一样,对蒲牢施以震慑。

    他这个什么“少主”的身份,在蒲牢眼中或许并没有任何意义。

    一时间,莫小川极度蛋疼。

    自己前脚才刚刚答应了黑二哥,帮他去唱乐迪捞人,后脚就得知人家幕后老板乃是堂堂九大龙子之一,那这ktv到底还去是不去了。

    临阵退缩,好像很没有江湖道义的样子啊。

    虽然对于莫小川来说,江湖道义这四个字还没有一百块钱来得实在。

    可问题在于,如果莫小川真的帮黑二哥把他那两个兄弟从唱乐迪捞出来了,黑二哥好意思不给点儿感谢费表示表示?

    这世上可不是什么人都像莫小川这么不要脸不要皮的。

    人家江湖中人,讲究的就是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如果能借着这个机会,把黑二哥这帮人收入麾下,那自己从此以后是不是就算得上是黑白两道通吃了?

    称霸邮大指日可待啊!

    那以后山海酒吧还缺生意吗?

    真是越想越美啊……

    莫小川乐得鼻涕泡儿都快冒出来了,但随即想到蒲牢的赫赫凶名,又很快怂了。

    事到如今,莫小川已经有足够的理由相信,黑二哥的那两个手下肯定是被蒲牢给扣下了。

    到人家堂堂龙子的地盘上收保护费,这叫什么?

    这叫想死不好意思说啊!

    也不知道蒲牢除了喜欢有事儿没事儿吼两嗓子之外,还喜不喜欢吃人啊……

    这么看来,黑二哥手底下的那两个倒霉蛋儿多半是凶多吉少了。

    自己想去捞人,凭什么啊。

    就凭朱老板这头长了两个脑袋的大黑猪啊?

    那顶个屁!

    大家根本就不在一个层级上好吗?

    那可是龙……

    等会儿!

    念及此处,莫小川突然眼前一亮。

    对啊!

    自己酒吧里面还有一条货真价实的龙呢!

    区区龙子算个蛋啊!

    届时若是那蒲牢不肯交人,就叫阿龙干他!

    联想到阿龙对自己毕恭毕敬的态度,莫小川顿时心中底气十足。

    “不过是一头蒲牢而已,就把老朱你吓成这副样子,真是没出息!蒲牢怎么了?难道小爷我还怕他不成?小爷我可是咱们山海一脉的……呃,是吧!”

    朱成庸一愣,随后释然一笑:“裁决使大人说得在理,不过恕我冒昧地问一句,您与那蒲老板之间,到底有了什么过节?”

    这下子轮到莫小川发怔了,因为朱成庸对他的称呼,似乎跟阿龙并不一样啊。

    裁决使?

    那又是个什么玩意儿?

    不过莫小川没有问,依旧是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轻声道:“其实也没什么,只不过他扣下了我几个朋友,我正打算找他要人去。”

    “原来如此。”朱成庸闻言,压在心中的大石又松了几分。

    “如果只是要几个人的话,应该没什么问题,那要不要我从中斡旋一下?”

    莫小川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摇了摇头:“用不着,这样,到时候你在外面候着,如果真的出了什么纰漏,你就报警!”

    “报……报警?”朱成庸觉得自己脑子突然有些不太好用了。

    若是那蒲牢真要发疯,警察管什么用?

    至少也得是mss一处的人吧!

    但最后朱成庸还是没有把自己的疑惑问出口,只是眼看着莫小川就准备走了,忍不住为自己解释了一嘴:“那什么,裁决使大人,我……我们并封一族,并不是猪,只是长得像猪……”

    莫小川头也没回,只是摆了摆手。

    “行了,知道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嘛,我懂……”

    朱成庸当场就斯巴达了。

    啥?

    这啥意思?

    这句话跟自己的解释有半毛钱关系吗?

    莫小川可不管朱成庸心里面怎么想的,反正他已经将其看做是一头活灵活现的野猪精了……

    等莫小川回到大厅之后,黑二哥已经非常上道地把账给结了,于是莫小川豪气干云地一挥手:“都吃好了吧?吃好了就跟我走。”

    黑二哥等人纷纷点头应是,随之跟着莫小川出了天香饭庄。

    但莫小川却没有立刻带着黑二哥他们去往唱乐迪,而是回了山海酒吧。

    对此,黑二哥倒也没问为什么,反正莫小川答应了帮忙,具体该怎么做,想必对方心里面是有数的。

    而事实上,莫小川回山海酒吧只做了一件事。

    他悄悄拉过阿龙,低声问道:“唱乐迪那只蒲牢,你打得过不?”

    阿龙并没有表现出半点的疑惑,只是如实答道:“如果不解开封印的话,有些难,不过可以试试。”

    莫小川听出了阿龙这句话中所隐藏的深意,但他却装作没有听到。

    “那就试试。”

    说完,莫小川就带着阿龙出了酒吧,拉下了卷帘门。

    “待会儿到了唱乐迪,让我跟他们老板谈,你们能不动手,尽量不要动手。”

    黑二哥点点头:“那就看小川兄弟的了。”

    莫小川雄赳赳气昂昂地扬了扬下巴,一想到接下来自己即将与那传说中的凶**手,就有些莫名的激动。

    应龙在手,天下我有!

    别以为大家不是一个体系的小爷就镇不住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