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祥瑞之火
    “啊!”

    一道无比凄厉的惨叫声在技术科外的走廊上回荡不止。

    过往的探员好像都已经习惯了,根本没有人关心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莫小川一屁股坐倒在地上,脸色有些发白,他惊魂不定地看着苏婉,而后者则一脸无辜地吃着薯片。

    “喀嚓……喀嚓……”

    凭良心来说,原本的莫小川是不信鬼神的,但自从他背完山海经,知道阿龙的真实身份之后,他的世界观已经彻底崩塌了。

    他再也不好意思说自己是社会主义的接班人了……

    “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好不好!”

    莫小川没好气地从地上爬起来,随即又恶意满满地说道:“还有啊!你一个小姑娘家家的,吃这么多薯片儿,总有一天会长成大胖妞儿的!”

    闻言,苏婉的手顿时僵在了半空中,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莫小川这才豪气干云地扬起了下巴,得意地笑道:“走了啊,如果郝队来找我,就说我得回去想想。”

    说完,莫小川就干脆利落地离开了。

    仿佛一刻也不想在这里继续待下去。

    等走出了警局的大门,呼吸着外面那自然而清新的空气,莫小川这才开始仔细思考之前《山海经》贸然出现的意义。

    谢天豪肯定不可能是凤凰所化,不然这凤凰也太菜鸡了点。

    自古以来,凤凰都被视为祥瑞的象征,正如《山海经》中所载,见之,则天下安宁。

    但首先需要搞明白的一点是,凤凰与朱雀是完全不同的两个物种,所以凤凰并不属火,而是五行俱全。

    根据《山海经》中所描述的凤凰的体态,其首为青,属木;其颈为白,属金;其背为红,属火;其胸为黑,属水;其足为黄,属土,浑身羽毛可谓是名副其实的五彩斑斓。

    所以把凤凰与一具焦尸联系在一起,是无论如何都没有根据的。

    但既然《山海经》突降异象,就绝不可能是毫无意义。

    难道指的不是死者,而是在说……凶手?

    莫小川的眉头顿时皱得更深了一些。

    他突然觉得,自己的思想好像已经开始变得有些不太正常了。

    正常人谁会觉得凤凰是杀人凶手啊!

    人家是神鸟好不好啊!

    代表的是祥瑞啊!祥瑞是什么意思懂不懂啊!

    你家凤凰会杀人啊!

    莫小川苦着一张脸,觉得自己没有把得出来的结论立刻告诉郝德当真是明智之举,否则一定会被这位刑侦队的大队长活活笑死。

    丢不起那人呐!

    所以在经过一番长达两分多钟的思想斗争之后,莫小川还是决定先回去把这事儿跟阿龙咨询一下,毕竟大家都是《山海经》里面的著名怪物,再怎么说也应该对彼此知根知底儿吧。

    关于凤凰到底会不会吐火,会不会烧人这个问题,阿龙必然是更有发言权的。

    正所谓,龙凤呈祥、龙飞凤舞、攀龙附凤什么的……

    是吧……

    这一看就知道自古龙凤一家亲啊!

    想到这里,莫小川顿时觉得自己的智商简直已经突破了天际,正准备打个车回清水街,却突然眼角一寒,看到了三道熟悉的身影。

    一个是纹了条龙在胳膊上的板寸头。

    一个是留着长辫儿的瘦子。

    还有一个笑起来有些憨厚的壮汉。

    缘,妙不可言……

    “哎,呀,这不是黑二哥嘛?这么快就出来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啊……”

    此话一出,黑二哥就终于知道自己刚才眼皮狂跳的原因了。

    果然是大凶之兆啊!

    黑二哥三人整齐划一地回过头来,看着那张无比和蔼可亲的小脸,几乎把后槽牙都给咬碎了。

    “小子!你还敢出现在我们面前!老子今天不废了你……”

    辫子头首当其冲来到莫小川面前,已经快要压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了。

    “钉子!别冲动!”

    黑二哥从后面一把拉住辫子头,生怕自己这位小兄弟刚出来又得进去。

    见状,莫小川脸上的笑容顿时更加热情了三分,连连道:“黑二哥别担心,钉子哥这是跟我闹着玩儿呢。”

    一边说着,莫小川一边主动朝钉子迎了上去。

    两人暂时还没有发生任何的身体接触,但莫小川已经想好了后续的动作,只是让他稍微有些纠结的是,自己应该用三百六十度转体这样的高难度技术动作呢,还是直接倒地显得更加自然一些。

    毕竟这是在警局门口,又是光天化日之下的,普通的碰瓷儿手段是绝对驾驭不住的。

    唯有像莫小川这样胆大心细、虚怀若谷、见义勇为、知耻而后勇的高手才敢肆意施展自己的才华。

    但非常可惜的是,经过黑二哥的一句话,钉子已经重新恢复了理智,所以他连手臂都没有抬起来。

    “你又想干什么!”黑二哥无比警惕地看着莫小川,看起来是被对方给坑怕了。

    当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

    莫小川并不知道自己当初报警的行为究竟给黑二哥留下了多大的心理阴影,但他已经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大错误。

    “看来也不能一直逮着一只母鸡下蛋啊,就算要逮,也得隔段时间才行,定当引以为戒……”

    莫小川无比遗憾地想着,嘴上却说出了另外一番话:“不干什么啊?我莫小川生平最佩服的,就是你们这些……呃……绿林好汉了,这不想着不打不相识,相见就是缘分么,专程来跟黑二哥交个朋友。”

    听着这话,黑二哥顿时一阵脑仁儿疼,他也不知道这家伙说的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关键这哥们儿他还惹不起,不然刑侦大队分分钟教他做人。

    “这位小兄弟,还不知道你叫……”

    莫小川一咧嘴:“客气客气,我叫莫小川,黑二哥叫我小川就好了。”

    黑二哥对于莫小川这种臭不要脸来套近乎的行为深感为耻,又不好发作,只能干笑道:“咳咳,那个,小川,是这样,之前是哥哥我不对,可咱们钱也赔了,局子也蹲了,老这么揪着不放,不太道义吧……”

    话没说完,黑二哥就想给自己两耳巴子,跟这小王八蛋讲江湖道义,还不如去听王八念经!

    却不曾想,莫小川竟一脸无辜地说道:“黑二哥你真是误会了,我真没打算再找你们麻烦,我之前不是说了么,像咱们这种开酒吧的,什么三教九流的人都得认识,这不就想着多个朋友多条路,以后大家相互照应着嘛!要不咱们先留个电话?”

    黑二哥只能无奈地掏出手机,却忽的想到一件事,开口道:“那小川你这会儿是打算回清水街吗?”

    莫小川点点头:“是啊!”

    黑二哥顿时眼珠子一转,笑道:“那倒是巧了,哥哥我也正准备去你那里办点事儿呢,这样吧,中午这顿哥哥请了,就权当再给你陪个罪了!”

    莫小川没想到黑二哥的态度转变如此之快,顺口应道:“那怎么好意思呢……我们酒吧旁边有家天香饭庄,那儿的东坡肘子做得不错,嗯,对了,黑二哥你吃肘子么?”

    黑二哥一愣,好不容易才从牙缝里挤出了一个字:“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