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连环纵火案
    俗话说得好,人到四十一道坎儿。

    马凯业距离他的四十大寿还差着好几年,但他觉得自己今天就遇到了人生中的一道大坎儿。

    这道坎儿名叫莫小川。

    马凯业不知道郝队究竟看中了这小子哪点,又凭什么让自己来受这份窝囊气。

    自从出了那个挨千刀的纵火犯之后,整个警队都已经没日没夜地忙了三天了,正是焦头烂额的时候,自己却还要来跟这么个毛儿都没长齐的小屁孩儿浪费时间,简直是人神共愤!

    马凯业觉得自己对不起身上的这套警服,对不起党和人民对他的信任,对不起……

    莫小川坐在车上,似乎也感觉到了身边这位马队长深深的怨气,所以一路走来他一个字都没有说。

    “刚才被我那般挤兑也没发火,如此看来,这家伙看似性子急躁,但实际上却是个很能忍的人物啊……”

    莫小川在心中暗自腹诽了一番,顺便琢磨着要不要跟这位组长大人修复下关系。

    若是下次再遇到黑二哥这样的事情,倒也不用麻烦人家郝队了。

    而跟一位刑侦队组长套近乎的最好话题是什么?

    当然是关于案件的。

    “那个纵火案,基本情况郝队都跟我说过了,死者好像年纪不大吧,十九岁?还是二十岁?”

    马凯业用余光扫了莫小川一眼,不是很想接话,但既然对方主动示好,自己作为堂堂市刑侦队的一名组长,太跟一个小屁孩儿较劲好像也没什么意思,于是他用鼻子轻哼了一声,以代回答。

    莫小川仔细回忆着之前与郝德的那番交谈,继续说道:“现场没有监控,没有找到引燃物,死者身上也没有可燃物,因此起火原因尚且不明,没错吧?”

    这一次,马凯业倒是有些惊讶了,倒不是说莫小川能说出这些专有名词让他刮目相看,而是他有些意外郝队竟然把这么多的重要信息都告诉了这个小家伙,难道,郝队还真想靠一个大学生来破案?

    马凯业觉得这事儿很不靠谱,但他却下意识地把鼻音加重了不少。

    “嗯。”

    眼看马凯业的态度有所回转,莫小川便知道自己的策略是对的,于是彻底打开了话匣子。

    “案发至今,已经过去了三天三夜,队里面却一点头绪也没有,作案手法、凶手动机、相关证据,一切都是未知,这说明,这起案子绝对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马凯业皱了皱眉:“你到底想说什么?”

    莫小川摇摇头,沉声道:“通常来说,凶杀案在大体上只有两种类型,一种是有目的,有预谋的,一种是突发,或者随机的,马组长觉得,这起纵火案属于哪种类型?”

    马凯业突然觉得有些好笑,一个连大学都还没上的小屁孩儿,竟然在这里跟自己讲刑侦?

    所以他就真的笑了一下,虽然是冷笑。

    “当然是有预谋的。”

    莫小川对此不置可否,只是问道:“理由呢?”

    马凯业作为一名老刑警,这种问题根本不用思考,张嘴就来:“如果是突发事件,或者随机杀人,用火的概率很低,凶手通常会就近取材,比如小刀、砖块、木棍等等。而且案发现场不是没有摄像头,只是凶手准确避开了监控录像,这一切都说明,凶手是提前踩过点儿的,有预谋的。”

    莫小川点点头,复又问道:“既然是预谋杀人,那么破案的关键就在被害人的社会关系上,换句话来说,就是凶手的作案动机,我相信在这三天的时间里面,你们一定已经对被害人的周围进行了仔细的排查,那么为什么直到今天也没找到任何线索?”

    这个问题,根本不用莫小川来问,马凯业,不,应该说是整个刑侦队都想知道答案。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莫小川问到了点子上。

    这么说吧,如果你想有计划地杀一个人,先不管你的手段是什么,最起码,这个人肯定跟你有仇吧?

    那么在案发之后,警方只需要调查谁跟死者有仇,再逐一排查,就能很容易找到你!

    动机,往往是破案的关键。

    但偏偏,对于这起轰动了整个山城的纵火案,警方出动了大批人马,用了整整三天时间,愣是没找到死者被害的原因!

    死者现在还只是一名大学生,社会关系相对简单,按理说应该没那么难查,可事实却证明,这起案子真的很诡异。

    在这三天里,警方接连走访了死者的家属、同学、老师,该问的都问了,该查的也都查了,甚至把两年前跟死者因为一个女生而有过争执的外地学生都叫来喝茶了,却偏偏没有任何收获。

    所以现在不管是郝德还是马凯业,直至整个刑侦队都很急,所以郝德才会找到了山海酒吧。

    而此时面对莫小川那无比尖锐的提问,马凯业不禁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沉声道:“这说明凶手藏得很深!”

    莫小川笑着摇摇头:“这是一个可能,但不知道马组长有没有想过另外一个可能?”

    “什么可能?”

    “万一这起纵火案是将我之前说的两种类型结合在了一起呢?”

    有目的、有预谋的犯案,再加上随机目标的选择。

    这是第三个类型。

    连环杀人案。

    根据美国f对连环杀人犯的定义:是谋杀至少三个人,并在作案期间存在“冷却期”,以及在短时间内,于同一地点展开大屠杀的大规模杀手。

    这是所有刑侦案件中,最难被侦破的一种。

    因为凶手的动机……

    不可查!

    换句话来说,凶手与被害人之间的关系不一定有直接或间接的仇恨,双方可能根本就互不相识,凶手杀人的原因也可能千奇百怪。

    比如什么童年遭受的阴影啦,什么精神方面的疾病啦,或者干脆的心理变态等等……

    所以莫小川的这番话刚一出口,马凯业握着方向盘的双手就猛地一紧,他不傻,整个刑侦队的人也不傻,他们当然想过有这种可能性,却并不希望这种可能性真的发生。

    毕竟现在还只有一名死者出现。

    所以一切都还言之过早。

    “别以为自己读过几本侦探小说,看过一些刑侦剧就能当警察了,我不管郝队是让你来干嘛的,到了警队,不要瞎添乱子!”

    莫小川咧咧嘴,也不再多说,老老实实地保持了沉默。

    很快,面包车稳稳地在市警局门外停下,但马凯业还没带着莫小川进门,就看到里面一片鸡飞狗跳,不少警探都在拼命地往外面冲。

    马凯业心尖儿一抖,拉住一人,问道:“小黄,这是怎么了?”

    那人满目慌乱,看到是马凯业,这才急声道:“组长,不好了,第二个被害人出现了!”

    一时间,马凯业整个人如坠冰窖。

    另一边的莫小川则暗暗叹了一口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