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要不要劫富济贫?
    “啥?”

    阿龙的下跪让莫小川猝不及防,对方说出来的话更让莫小川觉得莫名其妙。

    少主?

    啥玩意儿少主?

    这怕不是个傻子吧!

    或许是因为刚才的一切实在是发生得太快了,快到让莫小川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究竟做了什么,所以在这一刻,一向机警的他反应慢了不止一拍。

    好在很快,一段文字就无比突兀地在他脑中闪现了出来。

    “《山海经·大荒东经》——

    大荒东北隅中,有山名曰凶犁土丘。

    应龙处南极,杀蚩尤与夸父,不得复上。

    故下数旱,旱而为应龙之状,乃得大雨。”

    这句话什么意思呢?

    如果结合整本《山海经》详细解释一下,就是说在大荒的东北角,有一座山名叫凶犁土丘,应龙就住在这座山的最南端。

    传说蛟历经千年而化为龙,龙经过五百年而化为角龙,再经过千年才能化为应龙。

    在大部分的神话传说里,且不论正义还是邪恶,代表的是祥瑞还是凶兆,单单从外形上来说,东方的龙与西方的龙就有一个很大的区别。

    东方的龙没有翅膀。

    而西方的有。

    可是据《山海经》中的记载,这应龙就是有翅膀的。

    所以应龙的地位是不是所有龙里面最高的不好说,但起码他的造型的确是别具一格。

    除此之外,应龙的背景也是硬到没朋友,因为它是黄帝的神龙,曾经帮助大禹治过水,也曾在黄帝与蚩尤的大战中立下奇功,亲手杀死了蚩尤与夸父。

    就这种恐怖的功勋,若是放在历史小说里,那绝对是丞相级别的人物,等皇帝死了,幼主未立之时就是摄政王!

    可应龙呢?

    却是在杀死蚩尤之后再也无法回到天上,只能四处漂泊,浪荡无依……

    黄帝似乎也没给应龙什么开国功勋的待遇,就这么放任其自流了。

    而也正因为天上没有了行云布雨的应龙,所以人间就常常闹旱灾,一遇到干旱呢,人们就装扮成应龙的样子,或是塑造一个应龙的泥像来求雨,果然就能求得大雨。

    且不论这大荒东经里面的记载到底准不准确,明明是逐日而死的夸父为何又活了过来,而且又被应龙杀了一次,更重要的是……

    现在跪在自己面前的这家伙,难道就是应龙?

    莫小川感觉心头一万头羊驼在飞速狂奔,追逐那落日的余晖,那就是他逝去的青……

    呸!

    什么鬼啊!

    为什么感觉《山海经》里面说的都是真的啊!

    为什么这世上真的有龙啊!

    为什么这条龙会没事儿跑到自家酒吧来当调酒师啊!

    对了,这货还叫自己少主呢,这好像是个好词儿啊!只是回想到刚才的那一幕……

    于是莫小川立刻轻车熟路地装出了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咳咳,阿龙啊,你刚才,想干什么?”

    闻言,阿龙把头垂得更低了一些,喃喃道:“属下不知少主已经觉醒,之前贸然出手,实在是无意为之,而是被少主体内的山海意所惊,万望少主恕罪!”

    卧槽!

    你说的都是啥啊!

    觉醒是啥啊!

    山海意又特么是啥啊!

    小爷根本就听不明白好不好啊!

    不过听你这意思,如果不是因为我觉醒了,你刚才是不是就真的打算弄死我了啊!这特么是和平年代了啊!小爷我可是堂堂社会主义接班人啊!不是蚩尤也不是夸父啊!

    莫小川脸上保持着淡然的微笑,轻轻点头。

    “呃,既然不是故意的,那就算了,咱们都是一家人,床头吵架床尾和嘛……咳咳,我是说夫妻没有隔夜仇……呸!反正就是小爷我不追究了!”

    此时的莫小川已经彻底回想起了昨夜那一幕幕奇异的景象,同时也大概猜测到了一些阿龙前倨后恭的原因。

    很明显,这一切都与自己背完了那整本《山海经》有关!

    阿龙,或者说应龙忌惮的不是自己,而是《山海经》。

    自己这个所谓少主的身份,可能也是拜《山海经》所赐的,这才能在千钧一发之际震慑住阿龙。

    莫小川突然想起了老家伙的那句话。

    “只要你把这本书全部背诵完毕,那么从此以后,你就将踏上一个崭新的人生,你将会发现,这个世界与你所想象的并不一样,你的职责,任重而道远……”

    老家伙说得没错。

    莫小川现在的确是发现了这个世界的不同之处。

    尼玛连特么龙都出现了,这还是建设四个现代化的新中国吗!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莫小川在心中默念着二十四字真言,企图以此来屏退邪祟。

    然而随即他就非常悲催地发现,阿龙仍旧上身笔挺地跪在自己面前。

    更加蛋疼的是,莫小川现在的确是知道阿龙的真实身份了,也知道老家伙给他的那本《山海经》的确不是凡物,但接下来他应该怎么做,却是根本找不到头啊!

    这么关键的时刻,老家伙到底跑哪儿去了啊!

    原本莫小川还想问一下阿龙,他口中的少主到底是什么,自己背完《山海经》之后还能干什么,但联想到之前那绝不作假的杀意,他又怂了。

    万一自己漏了怯,让这货发现他除了一个“少主”的身份,其他啥也不会之后,会不会再次对自己下毒手?

    那道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光团要是只能用一次怎么办?

    所以一时间,莫小川是真是不敢开口。

    气氛顿时变得非常尴尬。

    不过很快,莫小川就看到了那碎了一地的酒瓶,以及那些横淌了一地的酒水,立刻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虽然你动手这事儿我不追究了,但这些酒水钱,你得赔!”

    话虽然出了口,但紧接着莫小川便联想到,对方在这山海酒吧不知道干了多少年,老家伙从没发过一分钱的工资,也不知道这家伙到底有没有钱赔。

    平时没钱怎么吃饭……

    呃,大概是龙不需要吃饭?

    等会儿!

    想到这里,莫小川突然眼前一亮,仿佛脑中被打开了一道通往新世界的大门。

    对啊,这家伙可是一条龙啊!

    他刚才可是连杀人都不怕的,那么……

    于是不等阿龙回答,莫小川就赶紧两眼发光地问道:“如果身上实在没钱赔的话,有没有兴趣去劫富济个贫?比如说,抢个银行啥的……”

    然而,阿龙的回答却令莫小川大失所望。

    “不用这么麻烦。”

    说完,阿龙掏出手机,打开了微信,一一点开了那无数的,闪烁着美女头像的未读消息,再一一回复。

    然后他这才后知后觉地问道:“少主,需要多少钱?”

    莫小川看着这一幕,眼皮狂跳,因为就在这几秒钟的时间之内,阿龙的微信已经有好几条转账信息接踵而来。

    “先拿一万来!”莫小川咬牙切齿地报了个价。

    随后又恶狠狠地说道:“以后别叫我什么少主,叫老板!”

    阿龙恭声而应:“是,老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