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请神容易送神难
    只不过是挨了顿打,就能换到几千块钱,莫小川认为这个买卖还是挺划算的。

    至于黑二哥等人,生意还没开门就先折进去一大笔,几乎是赔掉了全部家当。

    最后还得被请到衙门去喝茶。

    只能说是今天出门没看黄历了。

    莫小川并不担心对方会报复,因为此时黑二哥等人正被拷在大门口,看着自己与市局的支队长谈笑风生。

    或者更准确的说,是郝德一个人在喋喋不休地给莫小川讲着什么。

    请神容易送神难啊!

    莫小川无奈扶额,再一次申明道:“郝队,我是真不知道我师父去哪儿逍遥去了,你就算把那什么……什么纵火案,给我说得再详细,我也是爱莫能助啊!”

    闻言,郝德顿时就不乐意了,板着脸道:“你可是莫老一手教出来的徒弟,莫老不在,你去帮着看看也行啊,也不求你破案,只要给我透个底,到底是不是人为的……”

    说到后面,郝德的声音已经越来越低沉。

    毕竟有些话是不能放到台面上来说的。

    如果不是莫小川那个便宜师父在机缘巧合之下,帮市刑侦队解决了好几桩大案,并且展露了一些非常人的手段,恐怕郝德也不会相信这世上竟然真的有……

    从此之后,郝德好像就赖上莫小川的师父了,但凡遇到有些古怪的迷案,总喜欢来请教一二。

    当然,那老家伙也不是次次都出手的,被问得烦了干脆就闭门不见,电话不接。

    于是郝德就开始骚扰莫小川了……

    今天若不是为了花花的工资,莫小川也不会把这尊大神给请过来。

    原本他还想着能仗着老家伙不在的由头随便把郝德给打发了,谁曾想,这位堂堂市刑侦队的大队长竟然就这么赖着不走了。

    见状,莫小川知道,如果自己再不做点儿什么的话,这位郝队长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那什么,郝队啊,你看这样行不行,我这儿还得做生意呢,要不明天吧,明天我去你那儿看看,不过我可不保证能看出什么来啊,我师父也没教过我这些……”

    莫小川说的是大实话,但在郝德听来却无疑有些自谦的意味,当下点了头。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明天早上八点,我叫小马来接你。”

    说完,郝德就带人风风火火地离开了,看起来那什么纵火案真是把这位大队长给急得毛焦火辣的。

    另外一边,花花已经乖巧地把砸碎的酒瓶什么都收拾干净了,自己还在手上贴了张兔子图案的创可贴。

    “小川,那些人不会再来吧……”

    莫小川摇摇头,意气风发地从黑二哥给的赔偿里面拿出了两千五百块钱,交到花花手中。

    “呐,已经过了十二点了,我就说这个月的工资会准时发的吧,怎么样,小爷刚才帅不帅?”

    “噗……”花花接过钱,破涕而笑,也没数,就直接揣到了兜儿里。

    莫小川抬手揉了揉花花的脑袋,又突然觉得好像有些男女授受不亲,于是讪讪地放下了。

    “咳咳,那什么,今天就提前下班吧,反正也没客人了。”

    而花花则拍着小胸脯保证道:“我刚才已经给今天被吓走的客人们发了短信了,说事情已经解决了,让他们之后放心大胆地来,每人免费送半打酒表示歉意,所以明天生意肯定很好!”

    闻言,莫小川不得不感慨,这酒吧果然是少不得花花啊……

    当然,在听到每人还得送半打酒之后,他又觉得后槽牙发疼,毕竟自己的学费还没着落呢。

    “哎,意外之财之所以叫意外之财,就是不会每天都发生啊……”

    怀着满腔的惆怅,莫小川目送花花离开了山海酒吧,但他自己却没有立刻回家的意思。

    因为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下一刻,莫小川鼓足了勇气,慢步来到吧台前坐下,怔怔地盯着阿龙。

    “有事?”

    这是莫小川成为山海酒吧的老板之后,阿龙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但莫小川却并不觉得欣慰,相反,此时的他莫名显得有些紧张。

    “你是……你……你特么的……是条龙!”

    话音落下,整个山海酒吧的时空仿佛都静止在了这一刻,阿龙看似有些漫不经心地抬起了双眼,目色中却凝结了宛如实质般的杀意!

    随即他将身体向前探了探,轻轻张开了嘴,仿佛此时的他已经不再是一个沉默寡言的调酒师,而变成了正在林中狩猎的恶虎!

    不,按照莫小川的说法,他是一条龙。

    一条,吃过人的龙!

    但不知道为什么,面对着阿龙那无声的威胁,莫小川的心中竟然一点儿也不觉得紧张,更别说害怕了。

    或许是因为他被眉心处所传来的灼痛感转移了注意力,也或许是因为此时的他突然觉得意识有些模糊。

    所以当阿龙松开手中的酒杯,猛地朝莫小川扑来的那一刻,莫小川就这么一动不动地待在了原地,既没有开口惨叫,也没有起身避退,就像是被突如其来的恐惧吓傻了一样。

    然而,阿龙那细长的手指最终还是没有触碰到莫小川的身体。

    因为被一团凭空冒出来的光晕给挡住了。

    随即一股肉眼难见的气浪从莫小川的心口汹涌而出,狠狠地砸在了阿龙的双臂上,直接将其掀翻在了地上,整个酒架随之倾倒,顿时又是一阵令莫小川心痛不已的噼里啪啦。

    也许是实在太过于心痛了,莫小川立刻恢复了清醒,然后他看着从酒架下面挣扎着爬起来的阿龙,整个人暴跳如雷。

    “赔钱!你给我赔钱!要不然我就从你下个月的工资……呃……不管,反正要赔钱!”

    阿龙没有在意莫小川的叫嚣,此时的他浑身打颤,双目血红,仿佛正在压抑某种无比恐怖的力量。

    然后,他看到了莫小川眉心处那道金色的徽记。

    于是一切归于平静。

    阿龙低下了头,然后不急不缓地从吧台后面走了出来,来到了莫小川的面前,单膝跪倒在地。

    “见过少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