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一本破书
    时间很快就过了凌晨一点。

    花花收拾完最后一张桌子,眼巴巴地看着莫小川。

    这个时候的莫小川已经一个人在吧台边喝得有些醉了。

    何以解忧?

    唯有暴富。

    “今天就这样吧,回家了。”

    莫小川摆摆手,有些晃晃悠悠地走到酒吧门口,然后停下了脚步,又回头对花花嘱咐了一句。

    “回去的时候自己小心些。”

    “嗯。”花花开心地点点头,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今天下班的时间比平时早了半小时,举手投足间竟有些小雀跃。

    看着花花脸上软软的笑容,莫小川突然觉得酒吧里的光线也变得柔和了起来。

    少年不知愁滋味。

    再大的忧愁,睡一觉也就好了。

    所以莫小川打算回家好好睡一觉。

    店门阿龙会负责关的,他就住在酒吧里面。

    至于莫小川,则还需要走三条街。

    房子是老家伙买的而不是租的,这让此时的莫小川倍感欣慰,因为这意味着接下来他至少不必为了房租而忧心。

    钱啊钱……

    回到住处之后,莫小川看着空空荡荡的房间,一时间还有些不太习惯。

    通常在这个时候,老家伙总会让他去背《山海经》,莫小川前十八年的人生都是这么过过来的。

    只有两次例外。

    一次是在莫小川十六岁生日的那天。

    老家伙说是有急事要办,离开了整整一夜,直到第二天下午才一瘸一拐地回来。

    一次是昨天。

    老家伙正式向莫小川告别,或许再也不会回来。

    莫小川浑身酒气地躺倒在沙发上,习惯性地拿起了桌边的那本通体泛黄的书册,心中有些怅然。

    自他记事开始,这本《山海经》便从未离手。

    别人出去玩儿的时候,他在背《山海经》。

    别人玩儿手机玩儿电脑的时候,他在背《山海经》。

    别人上兴趣班,恶补数理化的时候,他还在背《山海经》。

    这几乎是一种已经融入了骨血的习惯。

    所以即便今晚的莫小川已经不想再背了,却还是下意识地把书拿在了手中。

    反正这会儿距离《新封神榜》的重播还有一会儿,就随便打发下时间吧……

    按照老家伙的说法,如果有朝一日莫小川能把整本《山海经》都背下来的话,就能发现这个世界与他想象的并不一样,从此他将踏上一个新的人生。

    这个世界到底是什么样的莫小川不知道,但他知道这本书确实有些诡异。

    这是一句废话。

    如果老家伙让他背的这本《山海经》是那种随便在书店都能买到的普通货色的话,就算是一个傻子,日以继夜地背了十几年,怎么也能倒背如流了吧!

    但莫小川却还差最后一卷没有背完。

    这当然不是因为他比傻子还不如,而是因为他手中的这本《山海经》有古怪。

    每当莫小川熟读完一卷,自认为已经能将每一个字都印刻在脑中的时候,一抬头,他就会将其中的内容忘掉九成九。

    能记住其中一句话就算是伟大的进步了!

    这已经不是提笔忘字那么简单了,而是过眼云烟。

    看过就忘!

    所以想要把整本书背下来,唯一的办法,就是用时间去怼!

    今天背一句,明天背一句,总有一天能把所有的内容都背完。

    莫小川已经为此而努力了十几年的时间,眼看成功在即,却无奈少了一些衣锦还乡的喜悦。

    因为那个唯一可以分享这种喜悦的人已经走了。

    要是莫小川告诉别人,自己花了十几年的时间,终于把整本《山海经》背得滚瓜烂熟,一定会被认为是有病。

    我特么还五岁的时候就把唐诗三百首倒背如流了呢,我说什么了么!

    所以今天莫小川的情绪有些索然。

    他习惯性地翻开《山海经》第一页,看着那些仿佛早就深刻在灵魂深处的字句,目色稍显朦胧。

    地之所载,

    **之间,

    四海之内。

    照之以日月,

    经之以星辰,

    纪之以四时,

    要之以太岁。

    神灵所生,

    其物异形,

    或夭或寿,

    唯圣人能通其道。

    这是天地大道,或许也是人间至理,但对于莫小川而言,却似乎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毕竟他并不是那什么所谓的圣人,此时的他只想知道怎么挣钱。

    挣到花花的工资,以及,自己的学费……

    轻轻叹了一口气,莫小川轻车熟路地翻到了《山海经》的最后一卷。

    《海内经》。

    “东海之内,北海之隅,有国名曰朝鲜;天毒,其人水居,偎人爱之……”

    “……帝俊赐羿彤弓素矰,以扶下国,羿是始去恤下地之百艰……”

    “……洪水滔天。鲧窃帝之息壤以堙洪水,不待帝命。帝令祝融杀鲧于羽郊。鲧复生禹。帝乃命禹卒布土以定九州。”

    每次读完《海内经》,都让莫小川有一种啼笑皆非的感觉。

    在这里面,总共出现了两个最为世人所熟知的神话人物。

    其中一个,就是后羿,当然不是那位被媳妇儿偷吃了不老药,再顺手抛弃了的悲催哥们儿,而是射太阳那个。

    《海内经》中说,他射日所用的宝弓,是由帝俊所赐予的。

    而根据《山海经·大荒南经》所载,那十个太阳便是帝俊与其妻羲和所生的儿子。

    如果太阳也算儿子的话……

    啧啧,这里面有故事啊!

    另外,《海内经》最后一段中所出现的大禹,也是一位非常著名的神话大佬。

    治水肯定是治水了,有没有三过家门而不入莫小川不知道。

    但他知道,命令大禹治水的那位天帝,实际上是他的杀父仇人,而且大禹父亲被杀的原因,竟然也是因为治水,不过是偷拿了天帝的息壤,也就是某种可以长生不止、堆土成堤的神土来治水,从而被天帝派祝融来杀掉的。

    从某种角度上来看,大禹的父亲鲧,颇有西方普罗米修斯的风范啊!

    至于大禹,莫小川只能说这哥们儿真是心大……

    合上书卷之后,莫小川抬手按了按有些发痛的眉心,摇摇头道:“这要是把大禹的故事放到今天,妥妥的一个身负血海深仇,再**丝逆袭的套路啊,可惜最后这货也就开创了华夏历史上第一个世袭制王朝而已,也没说他跟天帝到底怎么样了……”

    说到这里,莫小川猛地瞪大了双眼,却发现自己眼前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

    就像是一片永恒的黑暗,冰冷而死寂。

    不知道过了多久,或许是一个小时,也或许只是一个瞬间,一缕清光洒落在莫小川的眼前,为他的人生打开了一道新的大门。

    他看到了女娲采石补天,满目慈悲。

    他看到了精卫衔石填海,声震苍穹。

    歌舞升平,仙弦袅袅而不绝,那是帝江在翩翩起舞。

    干戚坠地,溅起层层黄沙,那是刑天不屈的怒吼。

    夸父在追逐着烈日,共工在不周山血溅三尺,黄帝在逐鹿一统天下……

    一行血泪从莫小川的眼中缓缓淌下,滴落在《山海经》上,随之消失不见。

    然后莫小川眼前再次一黑,彻底晕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