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钱啊钱,命相连
    老家伙离开的第一天,山海酒吧正常营业。

    莫小川站在门外,盯着山海酒吧的招牌看了许久,终究还是叹了口气,打消了改名的想法。

    山海酒吧当然是有熟客的,但大多都是邮大的学生,如今距离邮大开学还有六天,所以来喝酒的人很少,就算有,也大多是为了阿龙来的。

    所以并没有什么人注意到山海酒吧已经换了老板。

    除了阿龙和花花。

    毕竟他们是山海酒吧仅有的两名员工。

    只不过老家伙似乎早就对两人做了交代,所以莫小川并没有从他们的眼中看到任何的惊讶。

    只有花花轻轻拉着莫小川的袖子,拐弯抹角地表示了一下自己的担忧。

    “小川……那个……后天就该发工资了……”

    随后莫小川便发现,老家伙竟然非常无耻地把这段时间酒吧赚的钱都搂走了,一毛钱也没给自己留下。

    “放心吧,到时候一定会准时发钱的!”

    莫小川拍着胸口,自信满满地向花花做了保证,便忽悠着花花招呼客人去了。

    然后莫小川无比惆怅地来到了酒吧的杂货间,看着堆得满满当当的存酒,心想老家伙总算没把事情做得太绝。

    “希望这两天生意好些,不然花花那里可不好交代啊……”

    花花是山海酒吧唯一的服务员,本身家里面条件不怎么好,来酒吧打工也算是勤工俭学了,只是性子软了些,不论遇到大事儿小事儿都只知道抹眼泪,自从来了山海酒吧都不知道哭了多少回了。

    嗯,顺带再说一句,花花今年还在读高中,所以从理论上来讲,老家伙其实是有招用童工的嫌疑的。

    但用老家伙这些年自己所吹过的牛皮来说,他其实是在积善行德,如若不是他的菩萨心肠,花花娘儿俩恐怕早就喝西北风去了。

    对此,莫小川当然是嗤之以鼻,他更加怀疑,花花其实就是老家伙的私生女。

    毕竟以老家伙的风流史,如果编成书,大概能绕地球七百多圈儿……

    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可能,就是老家伙完全是为了压榨低价劳动力,好让自己当一个逍遥无比的甩手掌柜。

    这么说吧,在整个山海酒吧,花花除了不管调酒,不管钱之外,其他什么都管。

    花花知道全部的进酒渠道。

    花花知道每一位熟客的名字。

    花花知道灯泡坏了找谁来修,酒瓶空了找谁来收,下水道堵了找谁来通。

    花花还知道……

    总而言之,山海酒吧如果没有了阿龙,绝对会损失一大批的客源,而没了花花,莫小川甚至怀疑这个酒吧还开不开得下去。

    所以在老家伙走了之后,莫小川只能非常痛心疾首地当上了第二任……甩手掌柜。

    莫小川当然是对于花花这种还没张开的黄毛小丫头不感兴趣的,但他却屡屡败倒在花花那梨花带雨的攻势之下。

    所以为了不让两天后这小妞儿又抱着自己哭哭啼啼的,莫小川的当务之急,是得想着法子先弄点钱再说。

    话说得简单,但现实情况却让莫小川一筹莫展。

    毕竟现在的他也还只是一名准大学生,唯一的收入来源只有山海酒吧,而好死不死现在邮大还没开学,整条清水街的生意都处于淡季,想要在两天之内赚到两千块钱,实在有些强人所难。

    两千块钱,就是花花一个月的工资。

    至于说阿龙……

    反正莫小川从来没见老家伙给阿龙开过工资。

    “不管怎么说,先把花花的工资凑齐再说,再过几天就开学了,邮大的食堂还是挺便宜的,大不了我……等会儿!”

    莫小川打开钱包,一脸苦瓜色地看着里面唯一的一张红色毛爷爷,正琢磨着这点儿钱够在邮大食堂吃几顿的时候,他的手却突然僵住了。

    “不会……不会吧!”

    下一刻,莫小川头也不回地跑出了杂货间,却在看到花花那疑惑的目光之后,赶紧一个急刹车,立马装出了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小川,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小丫头捏着衣角,眼圈说红就红了。

    见状,莫小川赶紧上前安慰道:“没事儿!有小爷在能出什么事儿?我这不是刚当上酒吧老板嘛,想着去找老朱他们炫耀炫耀!”

    “噢。”花花抽了抽鼻子,随即又有些不信地看着莫小川:“真的吗?”

    “我骗你干嘛!”莫小川没好气地撇了撇嘴,忽悠着道:“行了,你就好好儿地在这儿招呼客人,我去个几分钟就回来。”

    “那……”花花抹了抹眼泪:“那你小心些,我听人说,最近街上来了群不三不四的人,你可别惹事……”

    莫小川觉得再这么下去花花就快成自己妈了,虽然他从小就没妈,当下连连道:“行了行了,知道了啊,要是一会儿真有人来砸场子,你就叫阿龙把他们轰出去。”

    说完,莫小川赶紧溜走了,只剩下花花那一脸的担忧。

    以及阿龙那一双帅气逼人的大白眼。

    于是莫小川刚走到酒吧门口,便听到阵阵幸福的尖叫声从身后传来。

    “啊啊啊!阿龙真是太帅了!连白眼也翻得这么帅!”

    “老娘血槽已空,赶紧再给我来一杯深水炸弹压压惊……”

    “果然是我白秋看上的男人,哇哈哈哈哈!”

    对此,莫小川只能表示真是瞎了她们的狗眼。

    媚俗!

    头发长见识短!

    没品味!

    抱着深深的怨念,莫小川在走出山海酒吧之后,便一溜小跑来到了邮大附近的自动取款机前,小心翼翼地从钱包里面拿出了唯一的一张农行卡,在连续深吸了三口气,再狠狠地吞了一口唾沫之后,这才将其插到了机器里面。

    这张农行卡是随着录取通知书一并寄来的,所以接下来莫小川大学四年的学费也得打到这张卡上。

    但现在,莫小川却在余额这一项上看到了那令人头晕目眩的数字。

    三十。

    银行卡里只有三十块钱。

    “你这个丧尽天良,生儿子没屁股的老东西,我日你姥姥!”

    莫小川的骂声可谓惊天地泣鬼神,让过往行人无不胆战心惊,更让旁边卖肉夹馍的老大爷干脆利落地举起了手中的菜刀。

    于是当莫小川失魂落魄地回到山海酒吧的时候,他的手中多了两个热乎乎的肉夹馍。

    “小川你今天怎么对我这么好……”

    花花捧着肉夹馍,感动得泪眼婆娑,第一次觉得酒吧换了老板好像也没那么糟。

    却不知一旁端着酒杯的莫小川,心里面已经苦成了甘草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