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山海酒吧
    清水街,全长三百九十八米,共有十七家店铺,因为临近邮大老校门而寸土寸金。

    整条街只有两家店常年不赚钱。

    一家是位于街头的“永发”当铺,一家是位于街尾的“大福”金店。

    鬼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选择在大学门口开这样两家铺子,不亏钱都没有天理。

    相较而言,莫小川觉得自己那个便宜师父还是很有眼光的。

    这主要体现在两点。

    第一,是收了自己当徒弟。

    第二,就是这老家伙所开的店,是当下大学生最喜欢的消费场所之一的,酒吧。

    只是这酒吧的名字,实在是土得掉渣,一听就没有什么技术含量。

    山海酒吧。

    莫小川无数次建议老家伙把名字改得时髦一些,哪怕意思不变,就单纯翻译成英文的,比如mountain,或者sea,听起来都高大上多了。

    却遭到了老家伙无比坚决的反对。

    理由是,没有理由……

    好在山海酒吧是整条清水街上唯一的一家酒吧,所以哪怕名字再土,也不愁生意,久而久之,莫小川倒也看习惯了。

    现如今正值暑假期间,邮大还没有开学,所以导致往日热火朝天的清水街难得有些萧索。

    不过这样的情况很快就会结束了。

    再过一个星期,就是邮大开学报到的时间。

    莫小川对此期待已久。

    这几日时时刻刻都拿着邮大的录取通知书翻来覆去,仿佛要将其看出朵花儿来。

    毕竟这是他第一次离家,开始独立自主的生活。

    虽然离家的地方距离山海酒吧只间隔了一条马路。

    但在一条马路之外的地方,却充满了莫小川对于逃课的向往,对于睡在他上铺的兄弟的好奇,对于社团活动的憧憬,以及最重要的,对于那些青春无敌美少女们的追求……

    好吧,最后这一条不是特别重要,毕竟早在莫小川七岁的时候,就已经成功遛进过邮大的公共女澡堂了。

    如果不是高中三年莫小川被老家伙逼着必须天天穿着校服度日的话,他自信早就已经对邮大的学姐们手到擒来了。

    眼看新的人生即将开始,莫小川说不激动那是不可能的。

    但今天的他却有些高兴不起来。

    因为莫小川发现老家伙有些不对劲。

    从一大早开始,莫小川的便宜师父就领着他从永发当铺开始,一家家地拜访各个店铺的老板,一直到大福金店为止,所说的内容无非都是同一个。

    就是让他们今后要多多照顾莫小川。

    不知道为什么,莫小川从中嗅出了一些不祥的味道,总觉得老家伙的这番举动就像是电影里面的托孤情节。

    有些不吉利。

    直到夜幕降临,山海酒吧开门营业,莫小川陪着老家伙连喝了两件啤酒,才终于忍不住趁着醉意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师父……今天……”

    但很可惜,莫小川才刚刚开了个头,就被桌子对面的那个酒气冲天的老家伙给挥手打断了。

    “山海经背到哪儿了?”

    “呃……大荒北经。”莫小川低头晃了晃手中的骰盅,不时抬起眼角朝对面瞟两眼,好像有些心虚。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莫小川的这个便宜师父虽然年过半百,但却并不像很多六七十岁的老头子一样显得老态龙钟,相反,倒是把自己拾掇得人模人样的。

    一身紫红色的华丽西服,搭配上一条湛蓝色的高级领带,再加上一双倍儿亮的黑色皮鞋,以及那梳得整整齐齐的大背头,认识他的知道他是酒吧老板,不认识的恐怕还以为这是哪位在道上赫赫有名的龙头大哥呢。

    当然,在更多的人眼里,恐怕只会觉得这老头儿是个为了装叉连命都不要的神经病。

    毕竟现在正值秋老虎肆虐的时候,在不开空调的情况下,整个山城的室内气温可以高达三十多度!

    好在莫小川早就对于师父的这般“盛装打扮”看习惯了,所以倒也显得无比的淡定。

    “反正都背了十几年了也没背出什么名堂来,也不差这几天嘛……”

    或许是因为实在底气不足,莫小川忍不住又补充了一句。

    然而,这一次老家伙却一反常态地没有开口责骂,而是直接换了个问题。

    “今天咱们见的朱老板,他左手戴的石珠总共有几颗?”

    “十八颗。”这一次,莫小川倒是没有半点犹豫。

    但这只是一个开始。

    “刚才和两个男人一起进门的那个短发妞儿,是做什么的?”

    “应该是刚从邮大毕业不久的女程序员。”

    “几成把握?”

    “七成。”

    “另外三成呢?”

    “是一位作家。”

    老家伙难得笑了笑,却对于莫小川所给出的答案不置可否。

    “你觉得,你和阿龙谁长得更帅?”

    阿龙是山海酒吧唯一的一名调酒师,虽然不能说是帅得惊天动地,但至少不比电视上那些当红小生差多少,但美中不足的是,阿龙这个人浑身都散发着阴郁的气质,不苟言笑,而且沉默寡言。

    用莫小川的话来说,就是八竿子打不出个屁来。

    嗯,更重要的一点是,阿龙根本不会调酒……

    可是在这个看脸的时代,长得帅比任何东西都管用,在邮大那些花痴少女们看来,阿龙的忧郁气息更能迷倒众生,至于他调的酒……

    有这么个养眼的大帅哥用来调戏,谁还管调酒啊。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阿龙就是山海酒吧的头牌,更是女性客源的保证。

    此时面对老家伙的问题,莫小川难得郑重其事地挺直了腰背,非常认真地对老家伙说道:“当然是我更帅。”

    这当然是一种非常无耻的自信。

    简单来说,就是臭不要脸。

    但老家伙却显得非常满意,甚至还无比欣慰地点点头。

    “最后一个问题,如果为师发生了什么意外,你应该怎么做?”

    闻言,莫小川心中那股不吉利的感觉顿时越发强烈了一些,他暗暗握紧了拳头,沉声道:“不问因果,不寻仇家,不立棺木。”

    话音落下,老家伙放声大笑,随即拿起了桌上的骰盅。

    眼中精芒毕露。

    “明天为师要出一趟远门,短则一年半载,长则三五七年,这间酒吧就先交给你打理了……三个六。”

    此言一出,莫小川顿时觉得脑子有些乱,似乎有无数的疑问想要问出口,却一时之间不知从何问起。

    因此他选了一个最简单,也最直接的。

    “去哪里?”

    老家伙没有回答,而是伸出手指不疾不徐地在骰盅上轻轻敲着。

    见状,莫小川也只能无奈地摇了摇手中的骰盅,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随之开口道:“四个六。”

    “五个六。”

    莫小川看着早已不复醉态的老家伙,犹豫着伸出手,搭在了这个便宜师父的骰盅上,看起来是想开盅,但在考虑了片刻之后,终于还是缩了回来。

    紧接着,莫小川伸出大拇指,握拳在自己的骰盅上敲了一下,意味着再往上加一个。

    六个六。

    于是老家伙面带遗憾地摇了摇头,主动掀开了自己的骰盅。

    “我没有六。”

    莫小川微微一笑:“可我有。”

    说着,莫小川将自己骰盅里的三个六,两个一,露在了老家伙的眼前。

    老家伙输了。

    但他却很高兴。

    “以后有什么不懂的,问阿龙。”

    说完这句话,老家伙拿起旁边的爵士帽,轻轻往头上一扣,便离开了座位,闲庭信步地朝那个不知道是程序员还是作家的女孩儿走去。

    莫小川下意识地站起身来,想要拉住老家伙,却突然感觉一阵头晕目眩,双腿发软。

    这并不符合莫小川的正常酒量。

    因此他知道,这肯定是老家伙趁着自己不注意,在自己的酒杯里面放东西了。

    莫小川浑身无力地倒在椅子上,眼睁睁看着老家伙轻松将那位涉世不深的少女勾搭到手,随之当着女孩儿两位同伴的面与其热情深吻,最后两人勾肩搭背地走出了酒吧大门口,不知道去哪座炮房深入交流了。

    这便是老家伙留给莫小川最后的记忆了。

    再然后,莫小川眼前一黑,彻底醉倒在了桌子上。

    次日,等莫小川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了。

    他揉了揉还有些发胀的脑袋,清晰地记起了昨夜所发生的一切。

    紧接着,莫小川用最快的速度爬下了床,来到了老家伙的房间,里面早已空空荡荡。

    “卧槽,玩儿真的啊!”

    莫小川暗骂一声,随即匆匆忙忙地出了门,找遍了老家伙平日里去过的所有地方,最后在日暮时分回到了山海酒吧。

    直到这个时候,莫小川才忽的想起。

    自己竟然连老家伙的全名叫什么都不知道。

    然后他火急火燎地找来了酒吧的营业执照、卫生许可证、工商登记表等各种手续,随后非常惊讶地发现……

    上面所写的都是自己的名字。

    莫小川。

    “真是只老狐狸啊……”

    莫小川自嘲一笑,心中五味杂陈,不知道是自己是应该伤感还是怀念,亦或者,是愤怒?

    许久之后,自山海酒吧中突然传来了一阵放浪形骸的狂笑声。

    “哈哈哈哈……从现在开始,这间酒吧就是小爷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