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三章 放箭(为盟主‘杨天笑’加更)
    ,精彩小说免费!

    正如蒲牢所对莫小川说过的那样,他们面前的这座塔,或者说祭坛,的确有些诡异,竟然能让英招与春姐这般的人物倒头而拜。

    但此时莫小川的注意力却全都放在了那个光头和尚的身上。

    因为他记得很清楚,当初温饱养猪场的赵铁柱,赵经理,就曾经对他说过,在此番潜入万州的那帮岛国人的身后,有一位神秘的和尚作为他们的首领!

    只可惜养猪场一役,莫小川虽然跟向阳等mss二处的人全歼了来此的所有岛国间谍,却偏偏没有见到那位传说中的神秘和尚。

    直至此时此刻。

    从理论上来说,其实仅仅凭借一个背影,莫小川是很难肯定对方就是自己要找的那个岛国和尚的,但冥冥之中,他却从对方的身上感受到了某种特别的能量波动。

    这种能量波动与山海意不同,在今日之前,莫小川只在两个人的身上感受到过。

    一个是红果树瀑布的荒川之主。

    另一个,便是素素绑架案中的姑获鸟!

    所以事情很明显了。

    这个光头和尚,必定也是来自岛国的间谍。

    而且,对方的实力恐怕并不比荒川之主要低!

    如果是在别的情况下相遇,莫小川想要拿下对方或许还得多费一些周折,但现在嘛……

    下一刻,莫小川轻笑着从裁决令中拿出了落日弓,高高兴兴地瞄准了那光头和尚的后背……

    背后偷袭非君子所为?

    开玩笑,如果莫小川也能算作是君子的话,中国队早就进世界杯了。

    见到这一幕,一旁的李老板不禁心中一抖:“小川儿,你这是要……”

    莫小川知道老李要问什么,干脆利落地开口道:“那和尚是岛国间谍。”

    言罢,定海针已经落在了弓弦之上,莫小川轻描淡写地拉开了长弓,对着那光头和尚的背影笑道:“怪只怪你命不好,希望你做了鬼也不要放过我。”

    话音落下,莫小川松开了手指,目送定海针以肉眼难及的速度急掠而去,几乎是在瞬时之间就来到了那和尚的背后寸许之地。

    然而,锐气破体之声却迟迟未能传来。

    因为定海针就这么悬空停在了那光头和尚的背后,箭头处有一道模糊的金影死死地拦住了其前行的方向,使之在不得进分毫。

    莫小川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这是什么鬼东西,金钟罩?岛国和尚也会这个?”

    旁边的蒲牢暗暗皱了皱眉头,沉声道:“应该不是什么金钟罩,那是一轮月亮。”

    莫小川一愣:“月亮?什么月亮?”

    “我的意思是……”蒲牢再次解释道:“挡住你那一箭的,是一轮月亮。”

    莫小川毫不客气地翻了个大白眼:“老蒲,实话实说,你是不是觉得我傻?连这种瞎话你也编得出来?还月亮呢,你咋不说挡住我这一箭的是二向箔?”

    蒲牢认真地开口道:“二向箔是攻击用的……”

    “滚蛋!”莫小川摆摆手,明显是不太相信蒲牢的胡言乱语。

    然而令莫小川有些意外的是,这次的蒲牢却格外显得有些执着。

    “我没有骗你,那和尚用的就是月光的力量,当年在与百鬼一脉大战之时,我就曾亲身体会过这种术法!”

    说着,蒲牢捞起了袖子,露出了左臂上一个月牙形的疤痕。

    见状,莫小川顿时愣了,然后他探着头朝着洞顶处看了看。

    此时他们所处的位置早就深入了地下,即便按照时间来算的确已经是晚上了,但也绝对不会透出半点的星月之色。

    所以莫小川只能一摊手:“月光在哪儿?”

    蒲牢的眼睛很毒:“在那个和尚的体内。”

    对此,莫小川完全无法辩驳,而且看蒲牢难得这么严肃的表情,更无法质疑对方的判断,于是只能犹豫着道:“所以,你能认出那和尚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不?”

    蒲牢有些遗憾地摇了摇头:“认不出,但肯定比荒川之主那种小杂鱼要难搞一些。”

    这是一句废话。

    当初在红果树瀑布的时候,莫小川可是一箭就把荒川之主给射了透心凉,而这一次呢,定海针甚至都碰不着那和尚的肉身!

    这压根儿就不是一个级别的好吗!

    眼看偷袭那岛国和尚失败,莫小川却并没有就此放弃,而是猛地一抬手,便准备让自己的诸多小弟去给对方来个贴身暗杀。

    然而,令莫小川不曾想到的是,不管是余水还是小金,乃至于“后进门儿”的肉刺花、白蝙蝠等大大小小的怪物,竟然没有一只敢靠近那祭坛!

    仿佛那是一种来自本能的恐惧,让它们不敢逾越雷池半步。

    看着众多怪物那仿佛来自灵魂深处的战栗,原本已经围拢到岩口处的奥利维亚和特鲁多等人也纷纷打了退堂鼓。

    莫小川并不觉得这些人太怂,事实上,如果不是因为春姐和英招也陷在里面的话,他早就转头走人了。

    “话说这祭坛里的巫术到底是不是女丑或者西王母布下的?如果是她们的手笔的话,没准儿对我无效?”

    莫小川的这番话当然是问向蒲牢的,可惜后者却给不出答案。

    如果陆先生还醒着的话,以他的见多识广,再加上他本身就是山海一脉的人,或许还能知道一些个中内情,但蒲牢……就真的指望不上了。

    无奈之下,莫小川只能把陶罐儿从裁决令里拿了出来,却没有在第一时间拔出木塞子。

    “如果你没有更好的办法的话,我就得把他给放出来了。”

    蒲牢的目色中闪烁着强烈的警惕之意,却知道自己很难说服莫小川对刘宇置之不理,于是他只能朝后站了站,摇摇头道:“别说我没提醒过你。”

    莫小川看了看蒲牢,又看了看不远处仍在不停磕头朝拜的春姐与英招,终于还是伸手拔下了木塞,让那一缕叫做刘宇的青烟再度飘出。

    “我们已经到了祭坛前了,现在该怎么做?”

    刘宇好似有意无意地瞟了一眼藏到余水身后的蒲牢,随后给出了一个令人忍不住大翻白眼的答案。

    “硬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