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章 兰艾同焚
    ,!

    “东辰,你其实应该知道,我更恨的是自己!”听到孟东辰疯狂的嘶吼,水心眉没有回头,却终于开口柔声说道。

    孟东辰自然知道,水心眉这些年来,一直都活在愧疚之中,对师父,对宗门,包括对她自己!

    多少个深夜,水心眉经常独自一人坐在一处发呆,而自己就在远处默默地看着她的背影。

    之前宋景舟死了也就罢了,可宋景舟仍然在世的消息传来后,所有的一切,如火上浇油般,彻底沸腾了起来。

    为了爱情,水心眉付出了太多,她痛恨年轻时的自己为何如此之傻!如此幼稚!

    可谁又能明白他孟东辰为了守候水心眉,付出了什么!

    水心眉将青春交给了宋景舟,而他也将青春藏在了阴影中,在暗中看着水心眉与宋景舟谈情说爱。

    为了讨水心眉欢心,甚至将师门的功法亲手交给了她!在水心眉最孤独最无助的时候,是他陪着她度过那日日夜夜!

    数十年的夫妻恩情,却抵不过对另一个人的恨!难道真情真的抵不过假意?往日的恩爱只是一场戏?

    天魔力场再施展下去,将不再可逆,施展的人将会被所形成的力场彻底吸干!

    孟东辰自己的修为却无力去打断这一切,而其他强者只想着怎么杀死宋景舟,或是拿到《炼神术》,又有谁关注水心眉的死活。

    难道在这里,就这么无助地看此生挚爱在下一刻凋零?

    孟东辰踉跄的身影,在草原深处闪了几闪后,就失去了踪影。

    不知为何,王实仙的心里莫名地涌出哀伤,连他都能看到孟东辰对水心眉的真情,可为何水心眉的眼里只有恨意?难道真的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有什么能比珍惜身边的人更重要?

    现实总是如此令人无奈,王实仙不由自主地想到了江蓠,想到了他自己。

    水心眉目射奇光,瞳孔里异芒大盛,天魔丝带的舞动愈趋缓慢,带起阵阵呼啸声。

    宋景舟失去脸上的从容,面容寒若冰霜,双手招数仍是那么狠准精奇,深沉阴鸷。

    战场陷入了奇怪的寂静之中,只有打斗时能量的交织声,每个人都在等待最后时刻的到来。

    水心眉的慢慢地进入到内圈之中,更骇人是由密集能量线组成的天魔力场倏地以宋景舟为中心收缩,线与线之间蕴含着无穷的爆炸势能。

    其他强者感到了束缚感越来越强,身形不由自主地开始严重滞涩,慢慢退出了围攻,外围保持警惕,只有净慈斋师姐妹眼中射出坚定之色,双剑合璧,竭力缠住试图突破的宋景舟。

    水心眉玉容逸出一丝凄然无奈的笑意,蓦地把天魔力场提升至极限的极限,进入到无法逆转的状态中,她如花一般的娇肤美颜,肉眼可见地萎缩干枯,垂在身后的秀发,逐渐灰白。

    乔宗堂立在虚空之中,调息体内激荡的内力,抓紧时间修复严重受损的经脉,之前数个小时的战斗,他始终顶在最前面,有好几次拼着受伤强行阻止了宋景舟的突破。此时,他圆润的脸上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万文生急得直跳脚,想要高声叫喊,却又怕言复雨生气责怪,嘴里不停地咕哝着:“疯了!疯了!都疯了!”

    酝酿已久的天魔力场威力极剧增强,空间宛如真的塌缩到丈许的范围。处在力乘心搏杀的三人绕着那道从天而降的红色激光简直搅成了一锅粥,宋景舟不停发出被激光消磨元力护罩的闷哼声,随着天魔力场的持续增强,他那还未完成最后淬炼的元神都很可能被困在这块虚空中而无法逃出!

    由于一直陷身天魔场内,慈静慈师姐妹虽非被天魔场针对,却如掉落蛛网般无法脱身。

    “该死!”王实仙与叶知秋几乎同时窜了出去,却不是为了像叶知秋建议的那样也打一场,而是他们看到对面的秦雨蒙突然往中间的战团冲来!

    宋景舟猛然下定决心,长啸一声,放弃了闪避l色的激光瞬间锁定了他!

    两手瞬间结出三记手印!

    “临!”

    “者!”

    “兵!”

    四周重新恢复点的元力再次被抽空,宋景舟身上元力猛振,双拳击出,竟像是将塌缩的天魔力充开两条缝隙!

    言复雨和明重玄的长剑在支离破碎的空间作用下,变得异常沉重,失去了平日的出尘与灵动,剑尖被宋景舟注满元力的双拳轰个正着,两人口中吐出鲜血,身体顺着被宋景舟打开的缝隙,往外飞去!

    宋景舟付出惨重的代价,脸上惨白!仅是这稍一耽搁,宋景舟的元力护罩就被激光击穿,一股肉的焦香味弥漫开来,一道碗口大的焦黑出现宋景舟的头皮上,满头的乌发已不见踪影,强如宋景舟也发出一声惨呼,身子消失在原地。

    形容槁枯如死人般的水心眉厉叱道:“太迟了!“

    惊人的能量,从一点爆开,以惊人的高速扩散波及达十丈方圆的空间。

    致命的能量气劲把一切淹没!包括还没飞出天魔力场笼罩范围的净慈斋师姐妹!

    “轰“!

    水心眉爆作漫天精血碎粉,身体神迹般消失得无影无踪。诸强者脸色大变,连忙四散飞开。

    飞扑而至的王实仙,连再看一下宋景舟如何化解和抵挡水心眉毁去自身的的功夫都没有,就在他扑开刚冲到战团正下方的秦雨蒙时,一股浑融气劲的精血袭至,铁锤般轰在他的护背之上。

    王实仙抱着秦雨蒙抛往远方,似狂风吹袭下轻飘无力的两个稻草人在地上翻滚,完全迷失方向,接着他喷出鲜血,两眼一黑,昏迷过去……。

    晚一步的叶知秋,同样茫然地被炸飞开,还没落地,就觉得腰间一紧,被一只大手拎着横飞开来!

    耳畔听到乔宗堂的怒喝声,叶知秋正以从未体验过的高速诡异地避开拦截,他扭头一看,紧挨着他被拎着的还有处在昏迷状态的王实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