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九章 严阵以待
    人生有时不仅充满戏剧性,也充满了戏谑性!所有相熟相爱的人在一起设计伏击了他,那一指是宋景舟离死亡最近的一次,身体的痛苦抵不了遭背叛、被出卖真正的心痛,还有独自一人躲在世界的角落里挣扎在死亡降临的煎熬中。

    但宋景舟并不怨恨任何人,哪怕是那一指的主人!只不知断了一臂的,从此守在雨蒙山中的明重玄可有记恨他?应该不会吧!这是个在仙气中带着丝可爱与俏皮的奇女子。

    “生过孩子?谁的?”宋景舟黯然中带着诧异,他注意到言复雨将这件事放在那场伏击之前,却没听到与之有关的任何消息,心里不由有怪怪的感觉,毕竟他在和言复雨正式相爱之前,也曾与明重玄有过一次**关系。

    秦雨蒙眼中闪过惊异之色,她在师门中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听说斋主是有儿女的,可为何从没有子孙家人到雨蒙山来探望过呢?

    “你说呢?你真当师姐是个随便的人吗?”言复雨淡淡地说道,当年她选择离开宋景舟,有很大部分原因就是她发现了此事。

    宋景舟的脚步一顿,满脸都是不可置信之色,说不清具体是什么表情,道:“可她……,为何没和我讲过?”

    王实仙在心中苦笑不已,与同样动容的秦雨蒙互视一眼,真是狗血的剧情啊!做人的差距咋这么大呢?凭什么郑庭基只能独恋言复雨,却让一个被认为是卖国贼的家伙师姐妹通吃?

    “她没和任何人讲过,一个人躲在外边生下孩子,我也是去寻她,发现她身体异常,才知道的。”言复雨斜睨沉默不语的宋景舟,略带醋味地说道:“是不是很意外?是不是很惊喜?”

    ……。

    “孩子呢?”宋景舟艰难地问道,他和明重玄之间并无多少男女之情,在一起男欢女爱,也只是场意外。这孩子要是还在的话,估计有七十岁了。不知为何,宋景舟脑海中忽然现出一个女孩立在湖边笑道:其实我求的是一段好姻缘。

    “是个女孩子。”

    “去世了!”

    “留下一大家子。”

    不仅是宋景舟的表情,就是王实仙与秦雨蒙的心情,也都随着言复雨的话起起伏伏。这个气质出尘、优雅从容的女强者,绝对是故意的!

    天下第一高手宋景舟的表情因为极速变化显得有点僵硬,道:“我可以去看看他们吗?”

    “不行!”言复雨直截了当地拒绝,言语中有了怒气,道:“难道你就不想去看看师姐吗?”

    宋景舟再次沉默下来。

    “你永远不会明白师姐为你做了多少!”言复雨渐渐激动了起来,道:“当年我要告诉你,是她拦住了我!她说我们才是彼此相爱的,希望我们能在一起!”

    “你以为她这些年闭门不出是因为什么?那一指戳在你心口,也戳在了她心上!她不说,但我明白!”言复雨眼睛湿润了起来。

    深深吸了口气,言复雨平复下心情,道:“我告诉你这些,就是希望你知道,在这太一星上,不仅有你熟悉的人,有爱的人,还有你的后代!”

    “既然你不愿为我隐世,那我们就加起来让你来个决断吧!不要再像七十年前那样做些天怒人怨的事情!”

    明明是孑然一身,突然被告知自己还有一大帮子的后代,宋景舟的心情五味杂陈。

    见火候差不多了,言复雨袍袖一摆,道:“我走了,我会带一批人在铁勒省的边境等你,你好好想想吧。”

    “不要让我再失望,好吗?”言复雨柔声说道,仿佛在叮嘱情郎不要忘了带礼物给自己。

    不待宋景舟回话,言复雨身形加速,飘然离开了。

    秦雨蒙没有跟上,看了眼王实仙,道:“如果我身有不测,还望王掌门将云烟送往雨蒙山,雨蒙将感激不尽!”

    两个女人走了,剩下两个男人在街上凌乱。

    “青竹蛇儿口,黄蜂尾上针。两般皆不毒,最毒妇人心!”宋景舟怅惘良久,突然很认真地对王实仙说道。

    就像宋景舟所说,言复雨真是个出色的说客,至少从现在的效果看,她似乎成功动摇了宋景舟的意志,给他系上了个牵挂。

    宋景舟不是没有怀疑过,这只是言复雨设的套,毕竟净慈斋这帮女人,只要有大义的旗帜在,可是什么疯狂的事都能做得出来。

    “尊主,要不咱们先回去?”王实仙试探地问道:“等你探完亲再说?”

    宋景舟横了王实仙一眼,庞大的元神威压直接压在王实仙的心底。

    王实仙如坠冰窖,身体不由僵硬了起来。

    “啰嗦!”宋景舟寒声道,身形消失在街头。

    王实仙心中恼怒,却又无可奈何,他从小到大都没被人这么对待过,在宋景舟面前他感到前所未有的挫败。

    “真要我拎你吗?哼!”耳边响起了宋景舟的冷哼声。

    王实仙真想大喊一声:你他妈倒是来拎啊!可转念一想,这宋景舟其实也挺可怜的,生命中的三个女人,一个比一个狠,都想要他的命,也不知成天折腾个什么。

    回到酒店后,王实仙将自己扔到床上后,想了想,还是重新爬了起来,开始打坐修炼。

    不知过了多久,王实仙忽然睁开眼晴,看见宋景舟正坐在床旁的沙发上,默默地看着自己。

    自从成为先天高手后,王实仙修行时已不惧干扰,无论站立还是行走,任督二脉时无刻不在吐呐天地元气,进行修炼,打坐时更是率大增。

    “随我到上面来,我传你《道家九字真言》。”宋景舟淡淡说道。

    王实仙心中大喜!不管宋景舟有何目的,技多不压身,本领可是他自己的!

    窗户无声自开,宋景舟飞了出去,身形冉冉而上,飘然若仙。

    王实仙还无法做到内功离体托身而行,只能老老实实地,四肢并用,紧贴大厦外墙,施展壁虎功游了上去。

    夜已经很深了,大梁市并非华夏的顶级城市,虽然依旧明亮,但明显寂静了很多,整个城市似乎陷入沉睡之中。

    < =”-: 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