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五章 往事如烟(四)
    “谭团长,你看,连我的书童都知道那些稅吏受的,不过是些皮外伤而已,养养就好了,算不得什么大事。”郭路轻描淡写地说道。

    虽然九州国政府还没到量华夏之物力,结万国之欢心的地步,但只要涉外,底气不足是真的,现在有了这个台阶,又有郭府背书,谭林说了几句场面话后,就带着兵迅速退了下去。

    一场争斗,转眼消弥于无形,郭路回身对宋景舟笑道:“不好意思,耽误兄台收那六百银币了。我叫郭路,能交个朋友吗?”

    宋景舟脸上也浮出了笑容,道:“宋景舟!很高兴能认识你。”

    四目相交,一股愉快的基情在两人中间荡漾。

    “景舟,我想再去玩点别的。”水心眉在旁边不乐意了,她很不喜欢有其他人横插在她与情郞之间,既使对方是个男的,还帮她解决了个小麻烦。

    宋景舟犹豫了一下,对郭路说道:“郭兄,独乐不如众乐,有兴趣的话,把臂同游如何?”

    郭路爽朗大笑起来,道:“我是很乐意,只是如此良辰美景,让狐朋狗友替了花前月下,我担心弟妹的醋坛子能把我酸死。”

    “我家装有电话,只要你有时间,可以随时找我。”

    此时,电话已不再是稀罕物,不仅是政府办公厅,权贵富有家庭早就普及,华夏的一些重要中心城市都设了电话局,不用出门,只要一个电话打过去,那边的接线生就会帮你接通想要地方的线路,双方隔空通话非常方便。

    郭路的一句“弟妹”,叫得水心媚心花怒放,在晶莹如羊脂玉似的肌肤上一片晕红,娇艳得惊心动魄。

    媚视烟行!不愧是江湖上排名第二的美女!刚才离得远,灯光昏暗,只觉得此女极美,现在一番小儿女神态,这美似乎瞬间鲜活了起来,直挠得男人心痒痒!郭路忙暗运浩然心法,强慑心神,不由暗羡宋景舟艳福不浅。

    那个叫小元的书童,不过十五岁,正是青春萌动的时候,更是不堪,双眼发直,鼻血顺流而下。

    “呵呵……。”水心眉掩口娇笑。

    小元醒过神来,忙用双手胡乱擦拭,不料鼻血旺盛,反而将口鼻、双手糊得到处都是,一时羞愧难当,直欲钻到地下……。

    “哼!我岂是如此不明事理。”水心眉敛了笑容,故作生气道:“择日不如撞日,想必你对这金昌城极是熟悉,还要麻烦你当个向导了。”

    “这可是我的荣幸啊!实不相瞒,我一向爱交朋友,对宋兄更是一见如故,恨不得立即展开一段友谊,要是隔个两三天,可能真会憋坏我!”郭路大喜道,宋景舟无论外貌、风度、气魄都很让人心折,双眼似乎能看破世情,对不平事并不像常人那般麻木,处理事情也是有趣。

    “那就让我们立刻开展这段友情吧。”宋景舟不禁莞尔道,他能感到这个郭路是冲他这个人来的,而不是什么天姹派或别有目的。

    足音渐近,似乎每一步都踏在宋景舟的心上,宋景舟竟只凭足音,竟在心中浮起了那对一直站在不远处的师姐妹娉婷而来的身影。

    水心眉猛地转头,面露警惕之色。

    如果说水心眉像一朵娇艳的玫瑰,那这对师姐妹就如同盛开的牡丹,美丽到大气,坦然地呈现在人们面前,让人不自觉地对她们充满好感,兴不起半点防范之心,当然水心眉要除外。特别是那位年龄稍小的,不仅气质出尘,而且五官极为清秀优雅,竟从格局上压了水心眉一头,这不是说水心眉的美逊于她,而是人们天然地对圣洁的东西更推崇一点。

    “不负韶华不负心,不负青春不负梦!能否也带上我们师姐妹呢?”身着鹅黄色衣裙的师姐走近时檀唇轻启道,声音缓慢而悦耳。

    宋景舟和郭路交换了个惊讶的表情,他们几人说话时都在运功尽量压低和束聚声音,不使外散。而对方离他们至少有三十多米的距离,加上周围吵杂的环境,竟仍能听到他们的说话,只凭这点,便知对方是个顶级的高手。

    水心眉扬声说道:“你是在跟我们说话吗?”

    “难道水师妹还认为有其他人吗?”师姐淡笑道。

    “你们,你们是净慈斋的?”水心眉脸冷了下来,能如此装神弄鬼的,肯定是净慈斋的传人了!可能是因为同是女人当家,魔门与净慈斋有着天然的敌意,双方在历史上曾有过很多爱恨情仇。

    “你是言复雨?”水心眉傲然地挺了挺酥胸,向那师妹问道。

    在江湖美人榜上位列第一,今日一见果然我见犹怜,有几分姿色。

    “正是小妹!见过水师姐。”言复雨嫣然一笑道,若天仙绽颜。

    站在后边的小元不由看痴了,可见这不属于人间的美给他的震撼,奇怪的是他却没再流鼻血,也没有任何羞涩不好意思。

    “原来是净慈斋的两位大家!”郭路眼睛一亮,有些激动地说道:“那真太好了!太好了!”

    净慈斋在江湖中的地位超然,传言每到世事不堪时,就会有净慈斋的传人出世,救万民于水火之中。郭路出身官宦世家,祖上曾与净慈斋的传人打过交道,对净慈斋广告宣传语并不怎么感冒,但不妨碍他成为追星族。

    “郭三公子侠义好客,明重玄在江湖中时有耳闻,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师姐道。

    能被净慈斋的人肯定,就是郭路这样的世家子弟也觉得开心,忙摆手道:“一些虚名,不值挂齿。”

    宋景舟从容地与明重玄相互点头致意,他出身问花宗,常年流连于花丛之中,对付女人手段颇多,知道一开始不能过于殷勤,保持必要的神秘性,反能激起对方的好奇心。

    很自然地,宋景舟转向明重玄身边的言复雨。

    不料,言复雨正一瞬不瞬地打量着他,四目相接,言复雨嘴角微翘,好像看破了宋景舟的心思。

    宋景舟心中一颤,面上不改颜色,微一点头,便不再言语。

    水心眉的敌意抵不住郭路的热情,一行数人沿街漫步起来,听着郭路讲解散在街道两边的各种人文典故。

    “两位对如今的华夏,可有什么看法?”间歇中,言复雨忽然问道。

    宋景舟与郭路都被她问得一头雾水。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