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章 小县城
    下午将晚,三人已穿过苏北省,进入了两河省的地界。这时的叶知秋已经大汗淋漓,浑身蒸汽缭绕,宛如刚出炉的包子,脸色不再红润,而是呈通红的状态,看着就烫人,显然快到了极限。

    宋景舟终于放慢了脚步。

    正咬牙强撑的叶知秋松了口气,无力感充斥他的脑海,两条腿如千斤重,充血的眼球让视野出现红影,好想立刻就瘫在地上,但他不敢!只能继续咬牙跟着宋景舟的节奏前行。他知道师尊这是在故意压榨他的潜能,让他触碰到自己的极限。

    极限就像一根线,当修行者在这根线附近徘徊时,会无限接近自己实力的上层,这对修行者意志的磨练与实力的提升非常重要。

    儿时,叶知秋跟宋景舟在世界各地闯荡时,每隔一段时间,都要体验一次极限的感觉,然后如同倒掉旧能量换上新的能量,当恢复过来时,整个人都如脱胎换骨一般,精力更加旺盛,也更容易获得突破。

    这些年的养尊处优让叶知秋几乎忘了自己的极限是什么状态,在修行这一块,真像师尊所说,是在放养,也无怪进步缓慢。

    这半年来,王实仙已经记不得有多少次油尽灯枯,或是在生死边缘徘徊,如今在旁边看叶知秋风尘仆仆、衣襟散乱,再无平日俊朗干净的模样,心里一阵舒畅,当自己心里不爽的时候,看别人的惨样,也是种不错的安慰方式。

    火红的太阳尚浮在地平线上,一队鸟儿在似静止的的绚丽天空下飞过,三人偏离了高速公路,前方出现了一座小县城,

    灵石县地处两河省的西部,与苏北省接壤,以出产奇石在华夏声名远播,与大都市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不同,两边的街上建筑以四、五层的小楼为主,更高的楼房除了是政府大楼,就是开发的商品住宅楼,一切以实用为主。

    因为大城市的虹吸效应,小县城里的人并不多,生活节奏舒缓稳定,很少有大的起伏,似乎离华夏国即将迎来的巨变还很远。

    宋景舟双手负后,面无表情地领先而行,无论是身上复古的衣裳还是风度,都吸引了大街上无数的目光,像这样的小县城,很少有这样出色的人物。

    近些年来,随着华夏国力的增强,曾经早遭受重创的民族以及国民个体的自信心也恢复了不少。自信心提升了,要求也就多了起来,以复古的名义要求对社会进行改革的呼声愈高。

    华夏国在历史上很长一段时间都处在封建社会,那时的朝代更迭并不像如今可以通过议会选举的方式和平解决,往往要伴随着波及全国的残酷战争,新上台的政府除了要在法理上与前朝进行切割,个人的服饰与礼俗也会进行相应的修改,所以一时间华夏国用来复古的传统服饰五花八门,好在总体上都是一个风格,交领右衽,不用扣子,而用绳带系结等特点却是千古未变的。

    可惜,离得最近的一个封建王朝是异族建立的,华夏很多东西被篡改的乱七八糟,更不幸的是这些记忆还残留在国民记忆深处,最后复古变得有点不伦不类的。

    宋景舟身上穿的华夏一个强大王朝时的服饰,无论是款式还是用色都体现了儒雅大气的特点:素缘,青色直裾,深色腰带,脚下木屐。要是再头戴高冠,活脱脱就是古代走出的贤人。

    最妙的是,数百公里赶下来,有元力护身的宋景舟身上毫无风尘,愈发衬托出跟在后面两人的不堪。

    王实仙灰头土脸的,叶知秋不仅狼狈更是饥肠辘辘,两人相视苦笑。

    三人一路招摇,住进了灵石县最大的酒店,一番洗漱后,下来用餐。

    由于正是饭点,酒店内吃饭的地方爆满。

    “要不,我们出去找个地方?”叶知秋建议道。

    宋景舟淡然地扫了眼大堂,径自走到大堂经理那里,耳语几句后,递过几张大钞,……。

    王实仙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望着眼前的一幕,比之前见宋景舟一击震晕千军还要震惊,这是天下第一高手该做的事吗?

    撇撇嘴,重新焕发活力的叶知秋一副少见多怪的样子,这有什么,就是神仙也是人修炼出来的啊。

    大堂经理不知从哪里又搬出了一张桌子,加设在窗台处,恭敬地请三人坐下。

    点了几个菜后,宋景舟只是喝了点茶水,便停了下来,看身边的两人狼吞虎咽起来,像是在叮嘱两个孩子,道:“慢点吃。”

    王实仙有点尴尬,放下了碗筷,他有点被叶知秋给带得胃口大开了。

    “尊主,我们修行之人除了追求个人修为,也希望世间能平和,能生活在这样的小城里,既不过于喧闹,又能享受科技带给我们的便利,还是不错的。”王实仙打开了话匣子,他之前就呆在这样的小县城里,对此很有体会。

    “你想多了。”宋景舟淡淡地说道:“世人多愚,目光短浅而易惑,可远而不可近。”

    明明祖先就是其中一员,自己也老于世故,偏要装作清高。王实仙差点被憋出内伤,忍不住反驳道:“尊主不也是出身于此吗?”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宋景舟眼神有些飘忽,冷冷地命令道:“食不语,寝不言。由现在开始,不许说话!”

    王实仙噗呲一笑,接着又仰天打了个哈哈,这才接着埋头大嚼。

    宋景舟眼神更冷,由于没说不许他笑,又不好出手惩治。

    坐在一边狂吃的叶知秋被逗得差点将口中的美食喷出来,忙低下头,研究起碗里的米饭来。

    这时,有一群男女走入餐厅,身上都佩有刀或剑,其中一名老者,气度不凡,显是高手。引人注目的是位二十出头的妙龄女郎,长得美貌异常。

    另三人都是二十岁许的背年,体格骠悍强壮,其中一位还长得非常英俊,比另两人都要高,与那美貌少女肩并肩的,态度亲昵。

    少女见叶知秋目不转睛地打量她,俏脸掠过怒容,不屑地别过头去,贴近那英俊高大的青年。

    为首的那名老者,甫进门来眼光便落在宋景舟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