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五章 你想杀吾?
    被宋景舟揽住的李悦彤晕乎乎地,脸、脖包括双手等裸露在外的皮肤,变得殷红如红,身上特别是头发上蒸腾雾气,腥臭味的汗水大颗大颗渗出汗腺,浸湿了衣物。

    师弟师妹们围了上来,惊叫道:“师姐,师姐,你怎么了?掌门,师姐生病了!”

    王实仙眼中闪过异光,安慰道:“你们的师姐没有生病,只是有些累,睡着了。”

    宋景舟竟在举手投足之间,已用自己的一丝本源元神之力为阿福洗经伐髓,并极其大方地将这丝元力留在了阿福丹田之中!

    修为到了宋景舟这个阶段,已经凝出来的元神本身就是一团稳定的能量结构,不仅能承载记忆、具有思维能力,吸纳及储存天地能量更是小儿科,只是他所吸纳的粒子与普通修行者有所不同,故而不再叫内力,而叫元神之力,简称元力。

    所以对宋景舟来说,人体只是个躯壳而已,丹田也不再是唯一能贮存天地元气能量的地方,如果需要,他完全可以只凭元神,存活在太一星上!

    换种简单的说法,就是通过毁灭他肉身,来杀死宋景舟的想法是根本行不通的。

    令王实仙动容的是,宋景舟留在阿福丹田里的那丝元力,并非是吸纳储存来的,而是他构建元神的本源元力!这可是用一点就永远少一点的!无论他的元神以后能成长到何种地步!

    本来阿福因为开始修炼的时间过晚,一身天赋并不能完全兑现,如今王实仙晋入先天,初步有了帮人洗经伐髓的能力,本想付些代价,帮她改弥补下。

    但既使这样,也很难完美,如今有宋景舟这位已成超及脱俗,只留半只脚在大道之外的大能亲自帮她洗经伐髓,可以说再无半点遗憾了!

    韩立的元神之力蕴育了王实仙如今的小元神,并不断滋养小元神的成长。

    那这丝来自宋景舟的元神之力会给阿福带来多少好处呢?

    不管传说中宋景舟如何可怕、邪恶,至少他所展现出来的风度和胸襟都是让人钦佩的!

    宋景舟像是做了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仔细将处于昏睡中阿福额头上,那几绺垂下来的湿发,撩上去。

    王实仙接过中了大奖的阿福,将她递给旁边的张晓朵。

    “你想杀吾?”正负手前行的宋景州突然淡淡地说道。

    叶知秋闻言,脸色一变紧张地看向王实仙,他这师父喜怒由心,小时他曾跟师父在世界各地混过,经常见师父谈笑间突然出手取人性命。

    叶知秋不愿意见宋景舟,除了宋景舟遥不可及的强大带给他无尽的压力,另外的原因就是这种不安全感。

    “还请尊主给个机会!”并肩而行的王实仙毫不忌讳地坦然说道。

    “呵呵……。”宋景舟笑起来,并没有嘲笑的味道,只是寂寥地提醒道:“想杀吾的人数不胜数,也不在乎多你一个,不过你可以抓紧啊,别让吾等太久。”

    虽然王实仙那小元神还很弱小,但还是逃不过宋景舟的感应,只要有足够的时间,王实仙总有一天能追上他的脚步。

    “郑庭基是条汉子!”宋景舟感慨道:“难怪有人会想着为他出头。”

    宋景舟说着,意味深长地看向叶知秋。

    叶知秋干咳一声,笑道:“在这个世上,师尊是无敌的!”

    宋景舟嘴角露出讥诮,没有否认,淡淡地说道:“至少在人类中,没人是吾的敌手。”

    声音不大,也没有任何重音,却显得霸气无比。

    “有的人活着,却已经死了。有的人死,却永远活在别人心中。”王实仙忍不住说道。

    “吾并不是让人来敬爱的。”宋景舟看向蔚蓝的天空,那里出现了一个黑点,正急坠而下。

    视线好像隔着屏幕相接,然后屏幕瞬间黑了,正在操作无人机的技术人员发出一声低呼。

    伏裕华脸色铁青,看来只能派人冒险靠近全真派,释放微型仿生机器人试试了。

    钱局长叹了口气,对身后的江蓠说道:“有劳江组长先回去一趟了。”

    江蓠张开紧抿着的樱唇,大声说道:“保证完成任务!”

    艾米丽,不,她在华夏国国内有个身份叫梁若思,这个身份也是王弛的生母。

    全真派好像有人来拜访,梁若思抱着王弛从楼上微微瞥了一眼后,就继续逗弄儿子,丝毫没有意识到有个已凝成元神的传奇此时正在楼下。

    即使是面对面对老威廉,未晋入先天的王实仙都有信心接住他的一击。

    可在宋景舟面前,王实仙首次感到自己的渺小,仿佛对方一根手指头都能压死他,这反而让王实仙心中有股子戾气,言语中带了点攻击性。

    就像手持利剑,冲向万丈高山,高喊着要将眼前的高山劈开!没想到冲得越近就越能感到高山的博大与巍峨。

    到了峰顶,四顾茫然,……。

    高山根本就没有将他当对手,只是舒展下自己的身躯,就让王实仙有了无力感。

    “坐吧。”宋景舟走进会客室,随意找了个位子坐下后,对王实仙和叶知秋说道。

    叶知秋见怪不怪地坐了下来。

    “不知尊主驾临敝派,有何指教?”王实仙也不是很在意这些的人。

    “把你在祖地飞碟内的事,讲给吾听听。”宋景舟直接要求道。

    唉!对这段经历,自己干脆写个回忆录得了,有人问的时候,就直接复制一份给他。

    “尊主,应该去过祖地吧?”王实仙始终对那个死在地下盆地悬崖边的那个匈奴人记忆犹新。

    “吾的一缕分神曾去探查过一段时间。”宋景舟没有否认,说道:“只是不得其门而入,让人甚憾。”

    “飞碟内的事,也没什么不当讲的,只是我很好奇尊主的目的。”

    与各国对科技的渴求不同,王实仙虽然并不清楚宋景舟在上次世界大战中的所作所为,但他凭直觉,感到宋景舟另有图谋。

    “你应该知道吾即将成就圣道,摆脱太一星的束缚,踏上宇宙的探索之路。”宋景舟沉声说道:“临行前,吾想对这片宇宙多点了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