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四章 护犊子的大师姐
    五十名由军方送过来的弟子们,已经适应了在全真派的生活,每个人都在短时间内有了气感,小小的丹田开始积累内力,正式踏上了修行之路。

    此时他们在院内整齐地排成五排,跟着站在最前边的大师姐李悦彤,配合着招式,体内微弱的内力吞吐不停,正苦练全真拳法。

    两位老师吴媛与张晓朵在旁边看护着,不时也跟着比划几下。

    山门内因为有了这些孩子依然显得热闹,可王实仙心里却始终空落落的,曾几何时他有错觉,以为有些人永远都不会离开,就像爷爷永远都会去世一样……。

    可惜错觉永远都是错觉,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业与人生,在茫茫人海中,能有这几个月的交集,将自己的印记嵌入彼此的生命中,已经足够幸运。

    老吴走了进来,禀告道:“掌门,叶教授过来了。”

    这家伙不是跑路了吗?怎么还有胆子回来?莫非宋景舟已离开海连市了?

    王实仙收回了落在弟子们身上的视线,不以为意地说道:“让他进来就是了,难道还要我去接他吗?”

    “他带了个人一起过来的,那人看样子来头不小!”老吴好心提醒道,他在全真派看大门已久,见过很多奇怪的人,但像叶教授身边的那个人确实绝无仅有的,明明没有健硕的身材、四射的精光、凌人的气势,就简简单单地站在那里,光凭外貌风度,就让他这个老汉都惊为天人,连一向俊朗多才的叶教授都黯然失色。

    王实仙心念电转间,脸色苍白起来。

    见连掌门都脸色大变了,老吴的心也悬了,低声道:“要不,我去将他们打发了。”

    抛开谄媚,老吴其实是个挺认真负责的人,在他的认知里,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是每一个门卫的基本职责,至于有没有能力是另外一说,心总要尽到。

    王实仙啼笑皆非,紧张的心不由轻松了许多,本想让吴媛带孩子避一避,也算了。

    既然被人堵在家门口了,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何必示弱!

    目光坚定了起来,王实仙沉声道:“不用,来者是客!且随我出去迎迎吧。”

    来到门口,王实仙让老吴将大门打开。

    全真派门前铺满阳光,阳光中叶知秋正垂手侍立在一中年人身旁。

    中年人背负双手,一身华夏传统长衫,寸发。

    背着阳光,中年人浓眉下有双清澈深邃的眼睛,笑意盈盈地看向王实仙。

    王实仙眼神一缩,只觉得自己犹如**站在对方面前,再也藏不住半分秘密,而对方却如迷雾中的深潭,看不穿看不透!显然在机场那日,宋景舟是故意释放出自己的元神气息。

    “王掌门!好久不见,甚是想念啊!”叶知秋忙上前边几步打着招呼,边不露痕迹地向王实仙打了个眼色,表达自己的无奈。

    “叶教授客气了!”王实仙偏转目光,对叶知秋微微一笑,径直问道:“这位就是尊师吧?”

    “上次在机场见你还在后天中挣扎,短短时日就晋入了先天之境,比吾这个劣徒强多了!”宋景舟眼中闪过赞赏之色,开口评价道。

    声音充满醇和而又富有磁性。

    叶知秋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睛,要知道他的天赋极好,不然也不会被宋景舟看中,来继承问花派,可就是这样,他也是前两年才又底气开始尝试打通任督二脉,如今都三十五岁了,还在努力之中!

    可王实仙才多大?也就刚满二十七岁!居然一夜之间成了先天高手!叶知秋压下心中涌起的那丝酸意,笑道:“师尊,王掌门天纵奇才,徒儿自是不如,又惫懒惯了,能有幸继承你几分衣钵,也就心满意足了。”

    王实仙淡淡地说道:“侥幸罢了!王某人一介武夫,宋尊主与叶教授过奖了!请进,喝点茶水。”

    王实仙做了个里边请的姿势,心里不由想起了郑庭基,一时心如刀绞,眼光愈发坚定。

    宋景舟带着叶知秋饶有兴致地迈步进入全真……。

    山门的门檐截不断阳光,墙内同样是一片充满阳光的小天地,有一群三、四岁的孩子正在里边苦练武技。

    宋景舟眼睛亮了起来,虽然在外边他就对院内了若指掌,可当亲眼看见时,还是忍不住心中一动。

    与名门正派不同,魔门除了传承,也更注重自我,加之良徒难寻,门人一生中能教出三四个徒弟就已经很难得的高产了,哪有像全真派这样聚良才璞玉而教之。

    孩子们毕竟年幼,见有外人进来了,拳脚之间,俱好奇地偷眼往来人望去。

    宋景舟脸上浮出笑容,走了过去。王实仙脸色僵硬起来,内力在体内缓缓运行。

    孩子们停下了拳脚,宋景舟仿若未觉,在孩子群中抱起了徐子寒,高高举了起来,左看右瞧。

    在一般看护的吴媛和张晓朵见陌生人由掌门和叶教授陪着进来,还以为是哪个高人来视察。

    徐子寒被举在半空中,虽然有点搞不懂情况,但也知道将自己举起来的人没又恶意,对宋景舟笑了起来。

    宋景舟满意地点了点头,回首对叶知秋说道:“这个孩子不错,就做你的徒弟吧!”

    叶知秋脸上绽出笑容,知道师尊是准了他与王实仙之间的交易了,高兴地答应下来。

    “不行!”一个清脆的女童声反对道。

    站在队伍前边的李悦彤不乐意了,大声抗议道:“你这个伯伯,怎么能这样!这是我的师弟!”

    “师父,有人要抢师弟当徒弟,你都不管吗?”大师姐李悦彤有些生气了。

    宋景舟没有生气,放下徐子寒,逗着李悦彤问道:“哦?好厉害的大师姐啊!呵呵,都懂得爱护师弟了。”

    李悦彤哼了一声,没有理宋景舟,望向师父。

    王实仙考虑了一番后,温声对李悦彤说道:“阿福,子寒和云烟一样,还是你的师弟,他只是多了位师父。”

    李悦彤皱起了眉头,她更希望师弟师妹们都一样仅是师父的徒弟。

    宋景舟手一张,李悦彤身子不由自主地飞到他的手里,揽着这护犊子的小丫头道:“那伯伯送个礼物,补偿你,好吗?”

    李悦彤撅起嘴巴,刚想说不要,一股暖流进就入她体内转了一圈后,钻进了她体内。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