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三章 祸从天降
    天已经很亮了,房间内空气里曾弥漫着的那股淡淡的味道早已散去。

    散乱在大床和地板上的衣物,胡乱丢在一角的手机,依然在诉说着昨夜的激情。

    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子,正坐在床前对着梳妆台上的镜子,仔细地涂抹着魅惑的口红,眼眸里满是风雨过后的满足与舒展。

    睡衣滑落,女子身上只穿了一件蕾丝边的小内裤,光滑的后背,迷人的曲线,丰满的臀部因为坐姿而显的格外诱人。

    男人斜倚在床头,点燃了一支烟,那粉红色的被褥一角随意地盖在身上,露出线条健美的上半身,还有修长的大腿。

    女子在镜子里对正痴痴看着自己的情人嫣然一笑,浑然忘了平日里对烟味的厌恶,歉意地道:“实仙,我先去上班了,早餐已经准备好了,等会起来记得要吃哦!”

    “王实仙”无限柔情地对女子说道:“去吧,亲爱的!我会在屋里等你回来。”

    女子麻利地换好了衣服,满脸发烫地将房间里散乱的东西重新归置好,然后坐到床前,在“王实仙”头上深深一吻,被王实仙伸手揽住,扯下腰,两人唇舌相接,又痴缠了好一会,要不是已经连续请了三天假,女子差点忍不住又舍不得离开了!

    这个她从酒吧中捡来的男人,不仅人长得极品,而且温柔又多情,真是理想中的恋爱对象啊!

    女子终于还是离开了房间,屋里陷入了寂静,“王实仙”收回了目光,心中暗叹一声,看来又要换一个了。

    这几日有些酒醉金迷,“王实仙”叹了口气,不知道还要躲到什么时候!他将被子拉了上来,翻身想再眯一会就离开这里。

    突然,床边的凳子上发出有人坐下的声音……。

    这声音是来人故意发出来的!以他的修为,竟丝毫没有察觉来人是怎么进来的,就像凭空冒出,“王实仙”身子僵直了起来。

    心沉到谷底,该来的还是来的!他就知道躲不过去!“王实仙”缓缓坐起了身子,转头往床边望去,果然一张刻在他灵魂深处的儒雅脸庞正似笑非笑地瞧着他,“王实仙”不由哭丧着一张脸,唤道:“师尊!”

    宋景舟端坐在凳子上,没有说话,只是淡然地看着眼前这个属于问花派的传人,一如他小时睡懒觉不愿意起床时的情景。

    一直冒名“王实仙”猎艳的叶知秋很快从复杂的情绪中醒过神来,慌忙把被子掀开,也不顾自己只穿着内裤,跳下床,双手一叠,口呼“圣尊”,向宋景舟施了魔门拜见尊者的大礼。

    宋景舟讥诮的面容才收了起来,冷哼一声,道:“数千年了,问花派的传人还都是这幅德行!天姹派那个小丫头可比你强多了!”

    “圣尊已见过未央师妹了?”叶知秋抬起头,眼中闪过丝异色问道。

    宋景舟岂能不知弟子的心思,不过苏未央毕竟是魔门中杰出的后辈弟子,他作为魔门圣尊,需要维护魔门各支派的传承,如果没有必要,他是不会下杀手的,当然他也不会向叶知秋讲这些。

    “吾已与其他各宗碰过头,也见了几个老朋友。”宋景舟叹道:“心眉能力是有的,可惜太固守传统了。”

    魔门圣尊一向用古语“吾”自称,叶知秋也不以为奇,令他心痒难耐的是,既然都已经碰过头了,不知战果如何?

    “那他们……。”叶知秋小心翼翼地试探着问道。

    宋景舟冷冷地说道:“你还有心思去关心别人?”

    仅仅是师尊溢出的一丝不快,叶知秋心中一寒。

    “你变成这个样子,也有吾的过失。”

    问花派传人天性洒脱。叶知秋体态健美,即使衣不蔽体地立在室内,依然是一副风度翩翩的样子,令宋景舟想起了自己年轻时曾经同样不羁的岁月。

    他对这个徒弟不知是满意还是不满意,作为问花派的传人叶知秋无疑是合格的,但作为他宋景舟的传人是远远不够的,当然也是因为他从几乎没有过干涉叶知秋的成长,甚至一直放任自流的原因。

    “吾欲重新整合圣门,你老大不小了,应该也玩够了,跟着吾收收心吧。”

    叶知秋恭声应是,心中喜忧参半。

    “听说你和全真王实仙有点交情?”宋景舟嘴角溢出笑意,突然问道。

    “啊?”叶知秋有点尴尬,自己借名风流的事,看来师尊是了然于心了。

    “你且随吾一起去东余山瞧瞧他吧。”

    “王实仙去了星条国。”叶知秋咬牙说道:“估计现在还没回来。”

    洪门太上长老郑庭基正在东余山上,叶知秋虽然对圣尊很又信心,可两虎相争总有一伤

    ,更重要的是净慈斋的秦雨蒙如今也在全真山门!

    “他已经从南岛回来了。”宋景舟皱起了眉头,对叶知秋信息如此闭塞非常不满,人在实力不济的情况下是可以暂时躲在一边,以待天时,但绝不能失去对全局的把握!特别是作为一个宗门的传人!

    刚刚从南岛赶回来王实仙,此时正站在大门口送唐友友离开,浑然不知宋景舟即将到来。

    “家里那帮老家伙就想看我出丑,帮我下会死吗?。”唐友友愁眉苦脸地抱怨道:“真是多事之秋啊!”

    “你回去耐心点。”王实仙叮嘱道:“那些土地也并不急着开发,可以慢慢协商,先把正在建设的搞好就可以了。”

    西川那边还是出事了,几个本来已经签订了转让协议的土地拥有者,突然合伙将唐友友告上了法院,控诉他在获得土地的过程中涉嫌运用暴力强取豪夺。

    “这个我晓得。”王实仙要他拖着的意思,唐友友自然明白,他叫屈道:“仙哥,你是知道我的,像我这样善良的人怎会如此不堪,强夺别人的财产?这伙人真是太过份了!”

    王实仙知道唐友友并不像其表面上那样人畜无害,能在短时间内摆平各方面复杂的关系,筹集到十个亿华夏币的庞大资金,买到千亩土地,无不彰显他的能力。

    “我总觉得事情不会如此简单。”王实仙提醒道。

    唐友友眼中精光一闪即逝。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