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一章 牡丹花下死
    与王实仙这赶鸭子上架的掌门相比,江守约才是真正从洪门弟子众中脱颖而出的强者!他外表粗豪,其实心智手段俱佳!当初遭遇刺杀后,那次看似无厘头的诈死,甚至将自己的亲兄弟都钓了出来,彻底绝了洪门内部的隐患,让王实仙惊叹不已。

    并且江守约极有胸襟和眼光,重权却不贪权,不争一时得失,关于门派的发展很有自己的想法,对王实仙的影响非常大。

    所以对江守约,王实仙虽然尊敬,却始终带点距离,他这次以全真掌门的身份来拜山,其实就是想告诉江守约,即使两派少了亲情维系,双方关系始终在!

    江守约本想在王实仙与江蓠之间帮和下稀泥,见王实仙没有接招,心里一声叹息。

    对这段婚约,从一开始的敷衍,到勉强接受,到期待,不料又转回到起点,难道真是有缘无份?那又何必多这些波折?

    太平山后山一如既往地幽静,丝竹声一跟相随,虽然庄严,却还是与这里有几分不协调。

    那位明礼堂堂主灰溜溜地跑了回来,凑到江守约跟前一阵嘀咕。

    江守约看了眼王实仙,举手止住了丝竹声,对众人说道:“你们暂且退下吧。”

    蝉噪林愈静,鸟鸣山更幽。

    自然的声音声声入耳,郑庭基就坐在洞口树荫下的石桌旁,一幅悠然自得模样。

    本来还沉静的王实仙,心里酸意上涌,眼睛一红,急行几步后,在郑庭基跟前弯下腰,深施一礼,久久不抬头。

    “听说有位全真派掌门要来拜见俺。”郑庭基笑呵呵地问道:“可是你这小子?”

    王实仙低头颤声说道:“是小子我!阿仙对不起曾爷爷的期望。”

    “呵呵,全真派掌门,俺是不放在眼里。你嘛,我倒是真想临终前见上一见。”

    “抬起头来!别一副没出息的模样!”郑庭基喝道。

    “是!”王实仙抬起头,看见郑庭基苍老的脸上比以往多了红润之色,深深的皱纹舒展开了,甚至左脸缺损的地方也变得光润,显然气血已开始紊乱,王实仙不由心中更痛。

    “守约见过师祖。”江守约恭声道。

    郑庭基点了点头,指了指石桌前的空位,对两位后辈说道:“随便坐吧。”

    “阿蓠的事,掌门已经跟我说过了。”郑庭基抚须赞叹道:“俺们洪门都没怎么出过女将,阿蓠这孩子倒是争脸!掌门培养有方啊。”

    江守约不愿刺激王实仙,只是含混地表示这是江蓠自己努力的结果。

    “既然她有机会,有能力,也有意愿去做一番事业,俺们还是不要阻她,将她困在角落里了。”

    “我是支持她的!”王实仙轻声说道。

    “有感情的人多得去了,哪有都在一起的?在一起的,一开始未必就是因为感情。”郑庭基摇头叹道:“早年的时候,俺与老伴感情并不好,结婚也是父母的安排,总觉得她守在家里,什么都做不了,枯燥无味,毫无魅力可言。”

    “对那些……,呵呵,就是像阿蓠如今做事业模样的女孩子特别感兴趣。”

    “直到战争结束后,我黯然回家,吵吵闹闹中,才发现自己也离不开柴米油盐,也是要生活的,后来她随俺流落南岛后,俺们的关系才真正亲热起来。”郑庭基脸上露出回忆的神色,笑道。

    “婚姻与爱情相比,不仅需要感情,更需要彼此之间的缘分!”

    “俺这次受伤,就是典型的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哈哈……!”郑庭基笑了起来。

    王实仙面露古怪之色,郑庭基与秦雨蒙的师傅、魔门的水心眉俱是老相识,特别他对那个言复雨,好像很有感情的样子。

    江守约安静地坐在旁边,像是在专心听郑庭基说话,又像是没有听见似的,……。

    “宋景舟当真如此厉害?”王实仙忍不住问道,据他所知,当时是包括郑庭基在内,有三大绝顶高手围攻宋景舟。

    郑庭基坦然地点了点头,道:“比我想象的都要厉害,原本以为凭俺这些年修为的进步,即使比不上他,也能与他好好大战一回!不料,他竟已凝成了虚神!”

    虚神其实也就是元神,准确地说这是凝成元神的一个阶段。在全真派典籍中,就有曾凝出元神的祖师王重阳,关于这一阶段的手记。

    元神已成,所有的困境都已度过,只差最后一步花点时间夯实淬炼而已,故称虚神。

    除非出现大的变故,虚神溃散,这个阶段只是走形式而已。

    王实仙皱起了眉头,本以为宋景舟已经成就了元神,没想到他竟让自己生生停留在这个阶段!难顾当初在机场遇见宋景舟时,总觉得他的元神与典籍中记载的元神稍有出入。

    只差一步,不!只差点点时间,宋景舟就能成就无上大道,破碎虚空,跨入茫茫的宇宙,面对无比巨大的诱惑,可他偏偏忍住了!

    为什么?王实仙百思不得其解!要知道太一星自从有文字记载的四千多年来,总共也就十几个人能够凝出元神,近两三百年来,更是一个都没有!

    江守约见王实仙听到有人凝成虚神还能如此沉得住气,心中不禁苦笑,他当初可是吃惊得差点咬到了舌头。

    “呵呵,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啊!”郑庭基笑道:“俺本来想躲在暗处偷偷瞧瞧情况的,可看见两个老美人被人欺负得厉害,就忍不住出头,结果就被那个老魔头狠狠地削了一顿。”

    当秦雨蒙离开东余山,去见出山的师尊言复雨时,郑庭基就有所察觉,毕竟当年言复雨、水心眉和宋景舟之间的事情他还是有所耳闻的,既然宋景舟和水心眉相继出现在海连市,言复雨也很可能会到来!

    几十年没见曾经的梦中情人了,郑庭基在发觉言复雨可能来海连后,就直接找到了暗中与净慈斋有往来的沈天南,狠狠地踢了他几脚屁股后,就得到了言复雨师徒的行踪。

    “可他为什么不干脆直接凝成元神?”王实仙问道。

    “你问我,我问谁去?”郑庭基翻了个白眼,道:“俺老人家都是快死的人了,还关心这个干嘛?”

    王实仙忙将从威廉那里得到的关于屏蔽心脉的救治方法告诉郑庭基。

    “哼!”郑庭基嗤之以鼻,不屑地说道:“那个老蝙蝠的身体构造本就与俺们人类不同,宋景舟更是个怪胎,你以为他们能做到,俺就能行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