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章 拜山
    “说吧,找我来,有什么事?”王实仙揉着圆滚滚的肚子问道,虽说伏裕华多次表示这只是为了感谢他,但这个家伙从来都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果然伏裕华见他吃过自己请的饭了,理直气壮地说道:“听说你在星条国搞了把光剑,借给我们研究下吧!”

    “国家现在很需要这个技术!”伏裕华深情地说道。虽然国家用材料技术与星条国交换了粒子技木,但华夏国毕竟起步比较晚,还在消化阶段,短时间内,很难出应用成果。

    看来华夏国的间谍还真是无孔不入啊!不仅自己感情的事一清二楚,甚至连光剑都知道。

    不过,这么说来邦德并没有将光剑交回去,而是……,将它私吞了?这个邦德,还真是个妙人!

    王实仙冷笑道:“怎么,想摘桃子?我在星条国遇到麻烦的时候,怎么不见贵组织来帮一下啊?”

    “什么叫贵组织?看你说的!”伏裕华嗔怪完,温情地说道:“我们上海分局第五考古小组,永远都是你的家!”

    “再说,你不是有琼斯那个老毒枭帮你吗?”

    与星条国情报机构分属军方和政府,共同向总统负责相互制衡不同,华夏的情报机构只有隶属政府编制的国家安全局。

    但他们都有个共同点,就是严防军方通过情报机构,对国内事务进行干涉,这是民主国家非常典型的特征。

    无论如何王实仙都是军方的预备役少校,还又培养着一批有军方背景的弟子,始终是国安的重点监控对象。

    像如今的东余山,除了山顶有军方监测站,山脚下有座军营,山道上还有国安日夜监控,美其名曰是保护。

    王实仙去星条国,国安肯定会加以观注,他心念电转间已经猜到那个华夏间谍十有**是隐在老琼斯那里了,只是教宗和邦德出现后,他们躲了起来,才不知道那柄曾露过脸的光剑,早就被艾米丽卖了。

    “被人抢走了!”王实仙一耸肩,不在乎地说道。其实不用伏裕华要,王实仙也曾动过将光剑通过谷诗交给国家的念头。

    伏裕华之前在星条国探望女儿,在王实仙到星条国后,他就顺势留了下来,这次几乎与王实仙前后脚回国,见王实仙如此轻描淡写,狐疑地看了会王实仙,便灿然笑道:“那真是太遗憾了!不知道我也这么写报告,呵呵,钱局长会不会啃了我……。”

    毕竟以王实仙如今的修为与地位,愿意出来见他,已是很给他面子了。

    伏裕华忽然很严肃地对王实仙沉声说道:“前些日子,我们海连市曾出现过滚地雷,你知道吧?”

    球形闪电往往会在低空和建筑物之间飘飞、旋转,伴随爆炸声,分解或重组,改变大小,所以俗称滚地雷。

    王实仙明白伏裕华指的是什么,点了点头,他当然知道,负了致命伤的郑庭基就是参与者之一。

    “最近海连市出现了一些极其强大的修行者!连我们国安都不敢轻举妄动。”伏裕华郑重地低声叮嘱道道:“你低调点,不要随便出山门!”

    “放心吧,我今晚就会去南岛。”

    “我指的是你从南岛回来之后!”

    王实仙心里不由浮出那副嘴角带丝笑意极具魅力的中年面容,他有预感自己终会再见到那个人。

    “有些事,躲是躲不过去的,你不用为我担心。”王实仙安慰道:“当然我也不会傻乎乎地去主动招惹他们。”

    南岛太平山下,王实仙负手站在牌坊下,等着洪门守门的弟子往山上通报。

    从第一次来偷偷溜进去,到第二次光明正大地闯进去,王实仙还是首次以全真掌门的身份前来拜山。

    洪门的弟子们现在哪个不认识王实仙,虽然没敢窃窃私语,但还是忍不住偷眼去瞧这个传奇的年轻掌门,未来的洪门女婿,心中奇怪刚才师兄请他直接进去,不知为何他坚持要通禀?

    山门迎客的钟声突然响了起来,冲到山上通报的师兄又冲了下来,开始指挥山门处有点发懵的师弟们排成左右两队。

    王实仙神色坦然地看着山上,大殿门口有丝竹声响起,江守约正带着洪门高层迎了下来……。

    远处山下那个年轻人独立的身影,在众弟子中越显得卓尔不群,江守约的心就越痛苦不堪!王实仙以全真掌门的身份递上拜帖的含义,他如何不明白?其实这两天,他也纠结万分!一方面是未来的绝世高手,另一方面是洪门在整个星条国的发展。

    为什么事情就不能两全呢?小两口各有各的事业不好吗?难道非要天天腻在一起?十天半个月见一次又有何妨?何必弄得这么僵?

    只是江蓠大了,不再是那个经常趴在自己背上讲心事的小女孩了,特别是自从她在星条国执掌圣特利尔地下黑道以后,身份在无形之中发生了变化,让他也很难直接为江蓠决定什么。

    双方越来越近,相互施礼致意。

    两派掌门友好地寒暄几句后,由丝竹开路,全真派掌门在洪门掌门的陪同下,进入山门。

    “阿仙!你这是何苦呢?难道你想毁婚不成?”江守约没有像往常一样,以哈哈大笑当正式谈话的开场白,而是眉头紧锁,低声责问道。

    “伯父误会了!”王实仙摇了摇头,说道:“我只是想以全真派掌门的身份,对曾爷爷对敝派的照拂表示感谢!”

    江守约并没有因为王实仙的解释,神情有所缓和,他心里清楚师祖对照拂全真派,其实跟全真派没有半毛钱关系,而是冲着王实仙这个人。

    “这次就罢了!”江守约沉声说道:“下次再拿掌门的身份跑这里来撒野,看我不敲断你的狗腿!”

    “曾爷爷,还在后山吗?我想先去拜见他老人家。”听见江守约如此霸道的威胁,王实仙心中一暖,但还是没有选择顺势讨饶几句,缓和双方略显僵硬的气氛,而是岔开了话题。

    江守约心中叹了口气,招手叫过明礼堂堂主,让他先去安排下。

    王实仙并不认识这位堂主,刚才在山脚下他就发现包括原明礼堂堂主林永德在内,很多曾见过的人已经不见了踪影,多了一些新的面孔,显然江守约已经悄无声息地完成了对洪门高层的重新整合。

    对这样的结果,王实仙并不意外,就是现在在南岛政界混得风生水起的志民党主席李自茂突然暴毙,他都不奇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