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九章 坏事传千里
    这次同样是吴奎开车来接机,他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何事,但还是能从门派山门里最近人员变化中,感觉到一丝不妙的气息。当吴奎看到与自家掌门同去星条国的江蓠不见了,取而代之是位身材高挑充满英气的女子时,脸上还是忍不住露出了诧异之色。

    吴奎赶紧转身引着王实仙往地下车库走去,他分明感到掌门身上没了以往的那种轻松。

    更令人奇怪的是,在回山门途中,吴奎从后视镜中偷眼看到那位身材高挑的女子坐在车内,毫不掩饰对赶到东余山的急切心情。而掌门的眼神一直都落在窗外,不知在想些什么,但显然与就坐在身旁的女子没有亲密的迹象。

    “武馆那边怎么样了?”王实仙忽然问道。

    “已经有五十多个学员了,最近有几些年轻人也来报名,参加晚上的教学。”王奎汇报道。

    作为全真派附属的福清武馆,定位非常清晰,也就是专门为一些喜欢传统武术的普通人提供基础的武术指导。

    与那些夸夸其谈只剩一张嘴的大师们相比,在街头玩板砖出身的吴奎,实战能力无疑更强,也没有什么术高莫用的想法,经常亲身在武馆或是外面的擂台上与人拳来脚往,时间久了,居然拥趸甚多。

    武功毕竟不是舞功,最基本的功能就是要能战胜对手,或是有自保的能力。至于能不能打,能打到什么程度,都需要实战的检验。以前有很多华夏国国民去学外国拳种,就是因为在他们的印象中,现在的传统武术实在太缺乏实战能力。

    “等忙过这一阵子,我帮你洗精伐髓吧。”王实仙说道,他看得出来,吴奎是真心喜欢练武修练,资质也不错,只是从小缺少系统的培养,耽误了。自从吴奎到了武馆,不仅苦练门派外家功法,一个人在武馆里当教练也是兢兢业业的。

    吴奎心中一颤,眼睛起了水雾,好半响都没能说出话来。

    王实仙也不催他,转头又看向窗外。

    “掌门!”吴奎抬起手摸下头,不露痕迹地顺势擦掉糊了视线的眼泪。

    洗筋伐髓,让已然长合的筋骨脱胎换骨,重新获得煅体的机会,这是道家改造修炼命运的绝世功法,只有先天高手才能施展,不过也要付出相当大的代价。

    艾米丽差异地看向王实仙,觉得实在没有必要。

    前面的司机怎么看都已经快三十岁了,就算有洗筋伐髓的机会,换来的也只是能修炼内家功法而已,失去的光阴却怎么也不可能找回来了,成为高手是基本不可能的。

    或许这个幸运的司机,还不知道他的掌门要为之付出多少。

    王实仙没有回头,更没有说话。

    车前的吴奎激动得要命,好想举起双手大喊大叫一回。

    东余山半山腰,随着一声“掌门回山”,老吴将全真派的大门打开,让车子直接开进了院内。

    车门打开,艾米丽站了出来,在看见谷诗怀里白胖的王弛时,急切的情绪与无尽的思念,全化作点点泪花,疾步走了过去,然后站在谷诗面前。

    半岁的王弛,经过几次煅体,已能坐会爬,趴在谷诗的怀里,一双乌溜溜的眼睛,呆萌地看着面前有些古怪的女人。

    本来还有点火气的谷诗,见艾米丽的迟疑,不禁心中一软,将王弛凑了过去。

    一向以坚强示人的艾米丽猛地将王弛抱在怀里,呜咽起来。

    “小宝贝,妈妈错了!妈妈对不起你!”艾米丽嘴里不断地重复着。

    “吧,吧,吧……。”王弛没有认生,举着小手挥舞着,好像在安慰泪流满面的艾米丽。

    谷诗鼻子酸酸的,忽然有些羡慕王驰,不管怎么说他都有个妈妈疼爱。

    唐友友看了会,叹了口气,对默默看着凉亭的的王实仙说道:“去了趟星条国,搞丢了江蓠,却找回了王弛妈妈。你还真是能耐啊!”

    他不知为何就是想刺激下王实仙。

    王实仙转头看了他一眼,说道:“程梦佳!”

    “卑鄙!无耻!”唐友友狠狠地骂道。大哥不笑二哥,一向低调的唐家,一向低调的唐友友,同样也曾眼睁睁地看着伊人远去。

    “我今晚的飞机,去南岛!你帮我再多看几天山门。”王实仙说道:“以后说不定我就不会出去了。”

    “比我还不堪!”唐友友小声嘀咕了几句,王实仙一副没听见的表情。

    有的女人从第一面开始就注定是对手,有的很快就能成为闺蜜。

    短暂的情绪发泄后,艾米丽回复了平静,怀里抱着王驰,小声地与谷诗说着话。

    抛开冷面的伪装,谷诗其实是个很大气温婉的女孩,身上处处是大家闺秀的气质,与血猎出身的艾米丽自带的冷酷截然不同。

    吴媛与张晓朵领着一大帮刚午睡醒来的全真弟子出来拜见掌门。

    看着行动间已经有模有样的弟子们,王实仙的心情总算好了点。

    艾米丽嘴上不说,心里却是感慨不已!才短短的半年时间,从一无所有的空壳掌门,就重新将全真派的山门立在如此风水宝地,座下又有这么多佳徒,好像变魔术似的,也不知这个王实仙经历了什么?又是怎么做到的?

    王实仙呼噜噜地几口将一大碗面扒进肚子里,举着筷子,对饭店老板大叫道:“再来两碗!”

    “你是一派之主,不管到哪里,都要注意点影响!”伏裕华心疼地劝道。

    “我就是想吃!”王实仙斜睨了他一眼,恼怒地说道:“说好的外婆家还是变成了小面馆!还不许我多吃几碗啊?”

    伏裕华难得有些尴尬,理了下他那一丝不乱的头发,轻咳两声说道:“你的事,局里人都知道了,节哀顺变啊!”

    王实仙手僵了起来,试探地问道:“我怎么不知道有什么事,还要我节哀顺变的?”

    “那个……,就是你被南岛洪门公主甩掉的事。”

    “老板,除了刚才那两碗,再加两碗!”王实仙怒喝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