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六章 来去都是两人
    屋檐如悬崖,风铃如沧海,我等燕归来。时间被安排,演一场意外,你悄然走开。故事在城外,浓雾散不开,看不清对白。你听不出来,风声不存在,是我在感慨。梦醒来,是谁在窗台,把结局打开。那薄如蝉翼的未来,经不起谁来拆。

    王实仙静静地坐在窗前,望着几十米外江蓠曾经住过的别墅,心中无悲无喜。

    一切都好像只是场梦,就如四个小时前他走火入魔心境失守一样,人明明是清醒的,却沉浸在放纵的状态中不可自拔,每一件事都是自己做的,每一句话都是自己说的,当心境回复后,才觉得不可思议!

    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自己?好人难当,坏人也不容易,王实仙嘴角溢出丝苦笑。

    清醒后,王实仙还是放弃了追上江蓠问个明白的想法。爱是占有没错,但他已不是之前的心境,可以不顾对方的意愿来个霸占,毕竟江蓠也有她自己的想法和事业,当她选择继任龙头时,应该早已想明白了。

    教宗和邦德早已飘然而去。

    教宗的神力确实有净涤心灵的能力,在邦德的请求下,教宗在这栋别墅中找了个安静的房间,帮王实仙培根固元重新凝聚了心境。

    好在是第一时间救治,王实仙的本性并没有受到什么污染,遭此一劫,反而因祸得福,在教宗的帮助下,心境更上一层楼。

    世上一饮一啄自有定数,如果王实仙当初没有收下王弛,没有在幽月古堡中挺身而出,或许艾米丽就不会陪他流亡,邦德也不会暗中放他一马。

    还是继续当个烂好人吧!至少危急的时候还有人会愿意帮他助他,王实仙心中自嘲地想,他现在心里没有半分波澜,想的东西离自己非常远,仿若是别人的事情,估计是被教宗净化得太厉害了,王实仙都有了要皈依天正教的心思。

    艾米丽走了进来,见王实仙还坐在那里,剑眉一挑,说道:“别在那绣花了,我们该出发了。”

    “我倒是想绣,可是没针线啊!”王实仙长身而起,平淡地说道。

    “江蓠临走前,其实来找过我。”艾米丽说道:“看得出来,她对你还是有感情的。”

    王实仙点了点头,大步走了出去。有感情又如何?他要的又不是这个,就像他也没有给江蓠想要的感情港湾。感情可以尽情展现各自的个性,来吸引对方,而婚姻就需要有人来妥协包容,但他们现在,一个有全真派,一个有星条国洪门,谁又能来让这一步呢?

    车子缓缓停在离琼斯庄园不远的一处开阔地上,一架小型私人飞机停在跑道上,赫然是个私人飞机场。

    王实仙并不意外,在星条国这个地方,私人飞机还是比较流行的,最便宜的价格也就是辆豪华汽车的钱。关键是这里的一千米以下的空域是开放的,只要远离机场和军事基地,几乎所有空域都可以做为民用。

    像琼斯这样的顶级富豪,大多是拥有自己的私人机场,或是某个民用机场的部分拥有者,星条国人行驶飞机的权利和驾驶汽车的权利一样,他们几乎可以在任何时间、去任何地方、不需要经过批准,因为飞行是他们的一种生活方式、生活模式。

    更夸张的是,在星条国,一个通航协会的成立无需经过政府的批准,任何通航协会都是拥有相同的权利,他们可以为会员提供信息和项目,也可以代表会员向政府提供信息。在星条国,协会基本上与其会员拥有相同的权利,这也是因为星条国是一个讲人权的国家。拥有私人飞机的人,飞行空域的权利也无需政府批准,反过来政府也无需知道谁在飞,在哪飞。

    另外,星条国有权使用任何当地的民用机场,民用机场还都是以先到者先享受服务为基础的。不过起飞最基本的前提要具备两个:一个是飞行员执照,另一个是健康证明。

    凯瑟琳并没有出现,被老琼斯关了起来。老琼斯早已经看出来了,王实仙估计是惹了什么大事,江蓠匆匆离开,恐怕不只是因为感情问题。

    “我已经拜托枫叶国的合作伙伴帮你们弄枫叶国的护照,不然光有星条国的护照却没有入境记录,也很麻烦。”老琼斯亲自解释道。

    “多谢琼斯先生!给你添了这么多麻烦。”王实仙对这位白手党党魁说道,语气中并没有多少客气,谁让他是恶人呢!恶人是没人权的,人人得而欺之……。

    老琼斯微微一笑,对王实仙说道:“能为当世强者做点事情,是我的荣幸!希望王掌门会喜欢这段飞行旅程。”

    还当世强者呢!**裸地恭维!也不知之前是哪位高人早上时被人打趴在地上?艾米丽在旁边“哼”了一声,不耐烦地当先往飞机走去。

    “琼斯先生。”王实仙沉吟一下,还是决定再威胁下老琼斯,道:“你现在也应该知道我和洪门的江蓠有段感情。”

    “不管洪门会有什么样的反应,我不希望听到她个人受到伤害的消息。”

    老琼斯笑道:“呵呵,我和江龙头现在可是合作紧密的伙伴。”

    “不瞒王掌门,我已打算请江龙头作凯瑟琳的监护人。”

    王实仙一愣,这样一来,江蓠在不远的将来,估计会是整个星条国地下势力真正的掌控者了,他们两人在一起的可能性更小了。

    老琼斯苦笑道:“王掌门应该知道,我唯一的儿子已经去世,只留下这个孙女。”

    “凯瑟琳那个性子,是不可能守住这份家业的,只能希望她的下一代能出个人才吧。”

    王实仙沉默了一会,强笑道:“那是最好了。”

    艾米丽站在机舱口,不耐烦地催道:“你还走不走了!”

    飞机在跑道上滑行了一段距离,腾空而起,斜插云霄,开始离开星条国的土地。来时是两个人,走时也是两个人,只是人已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