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二章 伊人已去
    至于江蓠与之后改名叫梁若思的艾米丽之间还谈了什么,后来无论是全真派还是南岛的典籍,对这一段的记载都讳莫如深。

    唯一肯定的是,当时星条国洪门的帮众,远远见他们的龙头独自从别墅出来时,脸上的笑容倏然敛去,眼睛好像红了。

    “里弗斯局长,这么早,有什么急事吗?”江蓠收拾了下心情,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放到耳边。

    “跟你一起来星条国的王实仙,你知道他现在在哪吗?”里弗斯出身调查局,王实仙又长时间落脚圣特利尔市,半夜时就有协查请求发至他那里。

    “没有,他去参加一位血族长老的寿宴后,就失去了音信。”江蓠捋了下发丝,话中带了丝忧虑说道:“我一直都在让手下人打听他的消息。”

    “怎么?局长也想知道他的下落?”

    顿了顿,里弗斯在电话里叮嘱道:“情报局已向调查局发出协查请求,说这个王实仙是华夏国的间谍,在一位叛变的特工协助下,盗取了很多我国机密,现在在潜逃中,有迹象表明他们正在布鲁克市。我知道你现在正在那里,多注意下你如今的身份!不要做太出格的事情。”

    里弗斯还是挺珍惜江蓠这位合作伙伴的,不然也不会在这个时间点来电话,特意叮嘱江蓠。

    自从江蓠在圣特利尔黑道发布禁止外部势力未经允许私自进入后,曾有一个外来抢劫团伙筹划趁乱抢劫一家银行,不料刚准备行动,洪门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统一了圣特利尔黑道,还颁布了禁令。

    箭已在弦上了,这个团伙怎会甘心就此罢手,就在前天还是冲进了银行,在银行门口与赶来的警察一番枪战后,乘车扬长而去……。

    仅仅一个小时后,一辆小巴车在警察局门口稍稍停留,五个劫匪被五花大绑地和几提包钞票一起从车上滚了下来。

    “多谢局长关心!”江蓠自嘲地笑了笑,人家早就攀上白手党的高枝了,岂会看得上小小洪门。

    “我不会与他有牵扯的。”

    坐在直升机上的老琼斯听着卫星电话里传来的消息,面色古怪地看向王实仙。

    王实仙也听到了,原本稍有轻松的表情沉郁了起来,江蓠不顾凯瑟琳的竭力挽留,已经带着洪门人离开了,……。

    直升机在庄园中降落,车子停在江蓠他们原先住的别墅门口,王实仙推开车门走了下来,望着已经人去楼空的别墅,沉默不语。半夜离开时,他曾告诉江蓠还会赶回来,没有想到江蓠居然做得如此决绝,连见面的机会都不留!

    “楼前相望不相知,陌上相逢讵相识?借问吹箫向紫烟,曾经学舞度芳年。得成比目何辞死,愿作鸳鸯不羡仙。比目鸳鸯真可羡,双去双来君不见?”

    王实仙低声吟唱道,曾经的美好,一幕幕闪现在眼前。

    凯瑟琳席地坐在门口的台阶上,双手托腮,听着王实仙的吟唱,虽然听不太懂,但也不由地痴了,两行热泪从一双幽蓝的大眼里滚滚而下。凯瑟琳并不缺少性,但她还是渴望一段只属于她的能够相守相知的爱情,即使她的出身,让一切变得艰难无比。

    老琼斯也下了车,皱起了眉头,感情对他这样的枭雄来说只是附属品,女人没了再找一个人就是了,只要有钱有势,什么样的找不到?当然能征服像江蓠这样的女强人,确实很有成就感,要是他年轻个十几岁,说不定也会心动。

    但现在嘛,江蓠是老琼斯最好合作伙伴,他非常欣赏江蓠有舍有得的做事态度,所以昨夜在江蓠提出用圣特利尔市的毒品业务换取可萨集团的百分之五的股份时,他毫不犹豫地额外又增加了百分之五。

    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眼前的孙女,凯瑟琳人是聪明,可性格上却注定她很难完美地继承他的事业,他也想过为她招一个能有助力的孙女婿,可对外人的戒备之心,始终让他无法找到满意的人选,但同为女人的江蓠就不存在这个问题,完全可以在他百年之后,成为凯瑟琳的保护者。

    王实仙抬头看着江蓠站过的窗口,心中忽然有股冲动,他想冲到圣特利尔市,亲口问一问江蓠,是不是真的已经不再爱他?想她解释自己的身不由己,告诉她自己只是不想将她拖入危险的境地。

    可解释清了又能怎么样?答案已经不再重要,这或许就是江蓠干脆带人离开的原因。

    他爱江蓠吗?王实仙知道自己是喜欢江蓠的!喜欢江蓠的一颦一笑,甚至还有对他的小无奈和小脾气。

    “你不会嫌弃我无用,而不要我吧?”

    王实仙还清楚地记得,有一次江蓠依偎在他的怀里轻声说道。曾经的情话好像已经烟消云散,王实仙的幸福也归于每次实力上的提高。也许,世界上最幸福的一件事,就是当你拥抱一个你爱的人时,她竟然把你抱得更紧。

    可如今,江蓠松手了,松得如此突然,让王实仙猝不及防,仿佛恩爱就在昨夜,一觉醒来,才发觉自己好像是在做梦。

    哪个才是梦?以往?现在?还是未来?

    在老家时,王实仙曾黯然看着深爱的人转身离开,坐进别人的豪车,那时他就有要癫狂的杀意!

    明明拥有力量,多少个日夜辛苦修炼来的力量,为什么就不能尽情尽致地为所欲为一回?杀尽那些妨碍自己的人,抢回自己想要的人!让整个世界都臣服在脚下!

    王实仙的头发根根竖起,眼睛一片血红,太阳穴上的血管在疯狂地跳跃,脑中全是杀、杀、杀!抢、抢、抢!

    全身的内力开始疯狂地运转起来,狂暴地在王实仙四周虚空中搅动!

    凯瑟琳觉得自己突然被拉进到一个黑洞之中,除了伫立在眼前无比高大的魔神,全是虚无!全是黑暗!全是煞气!她害怕极了,张开嘴疯狂地尖叫,可发不出任何声音,浓重的煞气要把她撕碎了!

    就在凯瑟琳感到绝望的时候,黑洞外插进一只手,将濒临绝境的她拽了出去!

    眼前一亮,凯瑟琳睁开了眼睛,看见老管家一手提着她,一手扶着祖父,身子微微颤抖,满脸凝重地看着二十多米外的王实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