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一章 希望尚存
    “先天高手心脉要断了?”老威廉回过身,眼中闪出异色。

    修行者内力运行的经脉和神经系统一样不同于人体的血管。

    血管受损后,还可以通过现代医学外科手段进行修补,神经系统也有很强的自我修复能力。

    经脉如同输送电力的导线一样,连接人体的各个部位,一般来说内力不会损坏经脉,除非内力远超经脉的负荷。

    遗憾的是,直到现在,人类对经脉的认知还基本停留在利用的层次上,一旦出现伤损,只能靠修行者调动自身内力来进行修复、打通。

    心脏,作为人体非常重要的器官,往往是对手的必攻之地,里边复杂的经脉恰恰又是最脆弱的,就和机器一样,越精密越容易坏,坏了还特别难以修复。

    即使先天高手,自有任督二脉提供能量,并不太依赖心脏跳动泵送血液,来输送能量和营养,但心脉是人体经脉中特别重要的中转站,一旦断裂,就算依靠强大的修为,可以暂时维持,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体内的内力也会慢慢开始紊乱,直至爆体而亡。

    虽然血族的力量体系与修行者有所不同,他们所谓血脉之力的强弱,其实就是在基因层次上的差因,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拥有从血液中汲取能量的能力,身体如同发动机,只要添加燃料就有动力输出,没有什么经脉,心脏更是鸡肋般的存在。

    王实仙向老威廉请教,也是死马当活马医,毕竟他活这么久,见识还是有的。

    “是的,不知前辈对这方面有没有了解?”

    “三十年前,也曾有位华夏修行者闯至幽月古堡。”老威廉脸抽搐着,那是段不堪回首,却又刻骨铭心的记忆。如果说被开化真君虐打时,毕竟他还只是位侯爵,对他的自信没太大的影响,那三十年前的他就是血族最顶尖的强者之一,可还是被强行阅览了藏在古堡中的布汝加家族的典籍,……。

    人类的下限很低,但上限却是血族无论如何都比不了的。

    这也是为什么,老威廉当初发现王实仙潜力无穷时生了杀心。

    “如果我没感应错的话,那位修行者根本就没有心脉!”老威廉叹息道,当时他的血脉之力攻入大敌的经脉之中,却一片空荡荡,根本没有遇到想象中的层层抵抗,然后就惊骇地发现他攻出去的血脉之力居然被同化了一部分!是的,绝对不是被消磨,而是叛变了……!和大敌的内力一起席卷而来,可怜的老威廉理所当然地就跪了。

    从老威廉的表情上,王实仙就能看出,他是吃了大亏的,不由心中一动,问道:”那人是谁?“

    “宋景舟!”老威廉一字一顿地说道。

    果然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拥有超越其他绝顶高手的实力。

    “我所说的那位先天高手,就是被他所伤!”王实仙黯然说道,如此的话,根本就不能再去找宋景舟寻求治疗的方法了。

    老威廉脸上没有任何奇怪的地方,点了点头说道:”败在宋景舟手下,也不算冤。”

    “他应该是和我们血族一样,将心脏从能量中转地位中剥离出来。”老威廉沉吟了下说道:“这对你们修行者来说,能量的传导反而更加扁平化,直接而多变。不破不立,你可以让那位伤者试试这条路,或许能因祸得福,变得更加强大。”

    王实仙眼睛一亮,既然修复不了,那就干脆将它剥离,重新构建内力流转体系,确实是一条路!况且有宋景舟这个活生生的成功范例,只不知他是故意如此,还是心脉也断了。

    “多谢,前辈指点!”王实仙真心实意地说道:“日后必有回报!”

    老威廉发出自嘲的笑声,面向北方说道:“等我能活下来再说吧。”

    “怎么?莫非有什么大事要发生?”王实仙奇怪地问道,不由心中一紧,能让老威廉都感到生死危机的事,会是什么事?

    老威廉依然侧对着王实仙,不置可否,淡然问道:“你要离开星条国了?”

    “嗯!今天就走。”王实仙看了看天色,估计等回到琼斯在布鲁克市的庄园,天也差不多亮了。

    清晨,王实仙所住的别墅门口,一只纤手按上了门铃。

    房门打开,艾米丽看着在门口亭亭玉立的江蓠,呆了一下。

    “姐姐早上好!”江蓠巧笑倩兮道,她知道王实仙自半夜出去后并没有回来,天刚亮就不顾罗西等人的反对,独自过来了。

    艾米丽是认识江蓠的,在华夏国时,她就暗中观察过江蓠,回到星条国后,也曾偷偷借助情报局的力量专门了解过南岛洪门。

    昨天晚上,凯瑟琳来找王实仙,艾米丽是知道的,她完全没有料到江蓠也会在琼斯的庄园里。

    “呃,江小姐,你好!”艾米丽打了声招呼,脸上浮出笑容道:“进来说话。”

    江蓠见艾米丽居然认识她,脸上的笑容更甜,清脆地答应了一声,随艾米丽走了进去。

    “姐姐个子真高。”江蓠在沙发上坐下后,感叹道。

    “光长个子了。”艾米丽倒了杯水给江蓠,也做了下来,笑道。

    两人好像多年未见的朋友,表面上丝毫看不出有不和谐的地方,就连一向不擅表达的艾米丽话也多了起来。

    “听阿仙说,姐姐是王驰的母亲?”闲聊了几句后,江蓠忽然问道。

    艾米丽强忍心中对王实仙的不满,脸上终于露出难堪之色,点了点头,苦涩地说道:“我这母亲很不合格!多谢江小姐这些日子对王驰的照顾。”

    江蓠笑了笑说道:“王驰是阿仙的弟子,我照顾他是应该的。姐姐以后是准备要到华夏国长住?”

    “不知道。”艾米丽有些茫然,道:“但不管到哪里,都会将王驰带在身边。”

    “那阿仙是不会让你离开的。”江蓠端起水杯,头微低,小口抿了一口,仿佛不经意般对艾米丽说道:“孩子的父亲不管吗?”

    客厅里陷入了诡异的沉默,艾米丽的脸僵硬起来。

    “现在武馆已经搬到东余山上了,也多了很多人,那地方无论是人和事,小妹我还是很熟悉,不了解的,尽可以打电话问我。”江蓠抬起头,展颜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