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章 相互留一线
    深夜中划破天际的啸声,余音还在在山谷之间回荡,王实仙已与老威廉相向而站。

    这啸声高亢而无杀气,不仅是王实仙情绪的发泄,也宣告他的不请自来并无敌意。

    所以在没有收到老威廉指令的情况下,古堡内留守的血族们并没有什么异动。

    “全真王实仙见过威廉长老。”短暂的对视后,王实仙先开口道。

    “已经几百年,没有人类修行者如此明目张胆欺上门来了。”老威廉平淡地说道。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们之间好像已无瓜葛。”

    被莫名刺杀数次,几次徘徊在生死的关头,奈何对方势大,就这么轻飘飘地说了句:已无瓜葛。

    不过,老威廉倒是个信守承诺的好血族,特别是为“帮”他打通任督二脉,出了大力气,这也是为什么王实仙在可能的情况下,愿意奔赴千里来找他的原因。

    王实仙笑了,说道:“威廉长老,知道我为何要亲身来星条国吗?”

    “难道不是来给我贺寿的?”老威廉充满恶趣味地说道。

    “威廉长老与敝派祖师之间的缘份,做晚辈的总要牢记在心,贺寿是必须,另外也确实是有些其他事情来找长老阁下。”

    老威廉年轻的脸庞抽了抽,这种事情他可以说,显示他的胸襟,别人当面提就不太礼貌了,哪怕无人知道他当初被王重阳踢下海时的凄惨样。

    “哼!”老威廉冷哼一声说道:“有事就说吧。”

    不管怎么说,开化真君王重阳算是曾给他留了丝生机,既然他已经全力出过手,王实仙能活下来,这是属于王实仙的实力与运气,老威廉也就息了杀心,后面他还会活很久,太一星就这么点地方,他不愿与王实仙闹得太僵。

    “第一件事,威廉长老能否透露下委托隐杀刺杀晚辈的,是何方势力?”王实仙直截了当地问道。

    “你觉得一个杀手组织,会随便把委托人的信息,透露给刺杀对像吗?”老威廉翻了个白眼,这件事他倒是曾从亲王那里详细了解过,隐杀这次亏大了!数个精心培养的杀手栽在王实仙的手里,虽然这次委托可以用委托人提供不实的评估资料为由拒绝继续执行下去,但也挺丢脸的。

    “呵呵,那不是还有不随便的时候嘛。”王实仙抓住老威廉言语中的漏洞说道。

    老威廉乐了,道:“是有,毕竟规矩只是规矩,真要到生死存亡的时候,没有谁还会老实守着它。”

    “你觉得隐杀现在落魄到那种程度了吗?”老威廉冷笑着问道。

    王实仙哑然,觉得好难回答,总不能诅咒威胁人家,让他们落魄吧?万一将老威廉惹毛了,可没什么好果子吃。

    “念在长老阁下与敝派有缘的份上,要不透露一点点?有大敌暗中窥测,晚辈上有老下有下,实在是寝食难安啊。”王实仙软语相求道,之前的长啸宣泄,让他有了点刚混迹江湖时的无赖本色。

    老威廉哭笑不得,已经很多年没人这么跟他说话了,板着脸说道:“你睡不香吃不好,与我何干?”

    活了两千多年,这么悠长的岁月下来,对一个血族来说,最大敌人已是自己。

    如同将一个人关在密室中,前一两天,或许还会觉得清静,能美美地睡上一觉,但四五天后,就能让人开始陷入崩溃,这也是为什么关禁闭是个很恐怖的惩罚。

    对那些活了数千年的血族来说,这太一星就如同一座禁闭室,再有意思的事,经过岁月的打磨后,也会变得无聊透顶,有了自我毁灭的倾向,这是为什么太一星上已找不到前几代血族踪影的原因。

    现在,老威廉最大的任务就是尽量多找点生命的乐趣。

    如果王实仙一味死板,老威廉说不定随口就将他打发了。

    王实仙苦着脸说道:“唉!现在连未婚妻都开始对我冷淡了,你说我是招谁惹谁了?”

    老威廉不可思议地说道:“你未婚妻是傻子吗?连我们血族都知道你的未来一片光明,成仙成圣都有可能。”

    “前辈谬赞了!”王实仙谦逊地说道:“我虽然也很有信心,但那毕竟是遥远的未来,充满不确定性,说不定哪天一不小心就被人暗算了。再说人家女孩子要的可不是这个,而甜蜜浪漫的现在。”

    “纵为白云能蔽日,不见伊人使君愁。”王实仙叹道,眼里满是哀伤,本想忽悠别人,不料却把自己也带沟里了,自从江蓠所住别墅出来后,就一直憋着的情绪,既使是长啸也只是出了口闷气,此时竟不可抑制地爆发出来。

    老威廉活这么长时间,什么场面没见过,本来还存着戏谑的心思,可这时他清楚地感应到王实仙心里哀伤。

    “你们华夏国有句古话,女人如衣服,不合适换件就是了。年轻人期期艾艾地像什么样子!”

    王实仙摇了摇头道:“不要说换下来,就是揭开一角,我的心都血淋淋地疼!她应该不是衣服,而是我的皮肤吧。”

    老威廉叹道:“你把这句话直接跟那个女孩讲就是了,何必在我这浪费时间。”

    “我沉溺于江湖是非之中,怎有勇气去挽留她?”王实仙问道:“前辈,有过喜欢的女孩吗?”

    老威廉点点头,道:“其实那天晚上,你有句话说的很对,无论是何种智慧种族,基本的情感是一样的,这也是我们能交流的基础。”

    “前辈?”

    “我为什么要讲这个给你听!”老威廉眉毛竖了起来,恼怒道,心里去飞回到尘封千年的记忆之中。

    “那前辈总得透漏点委托人的信息给我吧。”王实仙忽然又转回了话题。

    老威廉被噎得不清,瞪了王实仙一眼,转过身子,也不理他,背负双手望向远处黑黝黝地山头。

    就在王实仙失望,想放弃的时候,背对着他的老威廉开口说道:“隐杀不是什么人的业务都接的,对方是通过我们一个很熟悉的中间人下的委托。”

    顿了顿,老威廉又说道:“那个中间人常住香城特区,你有本事就找到他吧。”

    “香城?”王实仙皱起了眉头,他知道隐杀在香城有个据点,当初约瑟芬逃离华夏国,王实仙曾将他送到靠近香城的地方,大不了再将这个据点揪出来就是了。

    “我告诉你这些,不是因为你那狗屁失恋。”老威廉缓缓说道:“就算我们布汝加家族与你们全真的一段缘吧。”

    “当初开化真君擒住我的时候,我也曾这么死皮赖脸地求他放过我。”老威廉苦笑道:“一晃近千年了,没想到他的徒子徒孙竟重演了那一幕。”

    “开化真君给我留了一线生机,我同样给了你三掌的机会。”

    “如今我违背组织规定透漏了委托人的信息,也希望以后当布汝加子弟落入你手的时候,给他留条生路吧。”老威廉萧索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