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五章 把快乐建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凯瑟琳本来敲门时还有些小纠结,见楼里好像毫无动静,反而恼怒起来,伸手就想去按门铃。

    “嘘……!”背后响起王实仙阻止的声音。

    凯瑟琳吓了一跳,手抚异常高耸的胸口,回身嗔怒道:“吓死人了!”

    “夜深人静的,有事吗?”王实仙在夜色中背负双手,淡然问道。

    “我……,我睡不着,你陪我说说话吧。”凯瑟琳挺着修长的脖颈幽幽地说道。

    寥寥的几次见面,让王实仙知道凯瑟琳是个以自己喜好和心情做事的人,半夜跑来敲一个男人的门,也并不出奇。

    “你没朋友?给她们打个电话。”王实仙推托道。

    “朋友?”凯瑟琳脸上露出讥诮,说道:“你觉得一个黑帮的继承人会有真正的朋友?”

    凯瑟琳其实是个非常聪明的女孩,很多事情,她只是懒得去想,也不愿去想,才显得少智任性。

    两人对视了一会,看着凯瑟琳那双如湖水般幽深的蓝色眼眸,王实仙在心里叹了口气,说道:“那我们走走吧。”

    此时的庄园,很是幽静,正在庄园中巡视的保镖们也刻意避开了两人。

    微风吹皱一池湖水,然后从面上拂过,凯瑟琳盯着脚下湖水中的那轮荡漾的明月,说道:“知道我为什么对修行者感兴趣吗?”

    王实仙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我想找个本领高强的人,带我离开这里!”

    “让我祖父明明反对,却偏又奈何不了他,呵呵……。”凯瑟琳笑了起来。

    “你不喜欢自己的祖父?”王实仙问道,上次在幽月古堡中,他看得出来,老琼斯对凯瑟琳可不是一般的宠爱。

    “我不知道,我就是想离开这里,让他着急,让他失望!”凯瑟琳口里说着狠话,脸上却有些茫然。

    “你父母呢?”王实仙有些奇怪。

    “他们?在我很小的时候因为交通事故去世了。”凯瑟琳脸上的茫然变成了漠然,她小时也曾向祖父哭闹过,躲在被窝里自怜过,但一切都成了过去。

    难怪王实仙感觉凯瑟琳对待生活,更像是在躲避!看来老琼斯还是给了她太大的压力,

    “不是你想的那样!”凯瑟琳敏感地说道。

    “祖父是对我很好。”凯瑟琳苦笑道:“表面上我可以很任性,但他对我也控制得很紧。”

    “你以为我做的每一件事,他不知道吗?我和男人们上床,他不管,那是因为他知道我只是在玩玩而已。”

    “我参加那个狗屁真主教,也是他暗中指使人带我去的!只是因为那里可以认识很多人!”

    “你以为那些保镖避开我们,就没人监视我们了吗?”

    “所有的一切都让我感到窒息!”凯瑟琳愤怒地说道。

    “我上十年级的时候,才终于有了第一个男朋友。”凯瑟琳眼中满是甜蜜的回忆之色:“只有他敢向我示爱,于是我就将一切都给了他。”

    “我想嫁给他,为他生一大群孩子!然后永远幸福地在一起……。”

    王实仙默然,他已经能猜到故事的结局。这个男孩不可不知道凯瑟琳的出身,可能只是单纯地爱着她,或是投机,或是色胆包天,情窦初开的凯瑟琳很容易上手,但一直将凯瑟琳当继承人的老琼斯这一关就难过了。

    “后来,他消失不见了,我再也找不到他,哪里都找不到。”凯瑟琳专注地看着水中的明月,低声哀伤地说道:“你说他会不会就藏在这湖水里?”

    “或许你祖父给了他一大笔钱,他正在世界的某个角落里幸福地生活着。”王实仙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幽幽地说道。

    凯瑟琳转脸横了王实仙一眼,怒道:“你真不会安慰人!”

    王实仙摊开双手说道:“我本来就不是在安慰你。”

    凯瑟琳狐疑地打量着王实仙,忽然嫣然一笑,如盛开的牡丹花,道:“莫非你女朋友也消失了?”

    很多时候,一个人的快乐往往就是建立在别人的不幸之上,当把痛苦和哀伤讲给别人听时,这份感情也同时分了一半给别人,自己莫名地舒坦了许多。

    凯瑟琳没有意识自己已从哀伤中脱身而出,只顾着打听王实仙的八卦。

    目光一闪,藏在心中最底处的形象又翻了上来,但已掀不起王实仙心中的半点波澜,他淡然说道:“也算吧,至少是从我生命中消失了。”

    王实仙迈步走了起来,这只是人生的一部分,他不想到处卖弄自己感情的不幸,虽然那是导致他辞掉学校工作,选择在末武时代接任全真掌门的原因之一。

    “说说嘛。”凯瑟琳快走几步追上来问道。

    “那也是你的初恋吗?”

    “你们有没有**?”

    “是和你一起的那个女人吗?”

    凯瑟琳连珠炮似地发问。

    王实仙冷着脸没有回应,早知道这样,刚才就不应该理她!

    “不想说就算了!肯定是那个女的为了钱,把你甩了!”凯瑟琳眼珠一转,得意地笑道。

    “你知道的太多了!想让我灭口吗?”王实仙带着危险的语气说道。

    “咯咯……!”凯瑟琳欢快地笑了起来。

    王实仙的内力与精神早已内敛,当不露锋芒时,确如一普通青年,加上凯瑟琳自己一米八二的个子,王实仙的威胁让她感到很欢乐。

    “你其实比表面上有意思多了!”笑完,凯瑟琳请求道:“你能帮我个忙吗?我知道你在修行者中是绝顶高手。”

    王实仙心中有不妙的感觉,忙纠正道:“你见过绝顶高手被打得和烂泥似的吗?”

    “你才多大?”凯瑟琳撇撇嘴,说道:“那个老吸血鬼都两千多岁了!我们太一星人类有文字记载的历史也不过四千多年而已!”

    “你能不闪不避硬接他三掌,还不够牛啊!”

    王实仙听凯瑟琳嘴口冒出一个非常地道的华夏语,不由笑了起来。

    “我那个心上人正在这里坐客,你帮我好好削她一顿,让她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凯瑟琳见王实仙笑了,趁热打铁地说道。

    “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们华夏人表面上谦逊,其实心中傲气得很!”

    看来凯瑟琳那个心上人也是个华夏人,王实仙心中哭笑不得,哪有这样求人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