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八章 神子
    随着无人直升机凌空爆炸,飞来的那辆战车朝猛然下坠,盘旋着朝地上的三辆战车压了过去。

    地上的三辆战车明显有点搞不清状况,只能作鸟兽散,暂时避开了那辆后来战车的锋芒。

    内讧?王实仙岂能放过如何的好机会,跨腿扭腰,内力再次爆发,将怀里的邦德朝其中一辆后退的战车狠狠地甩了过去,自己足尖点地,人如闪电般在黄昏的霞光中迅速远去……。

    被王实仙用足了内力狂甩出去的邦德就像一颗被发射出去的炮弹,虽然连翻了数个筋斗,试图减缓重势,可惜人在空中没有借力的地方,身体还是不受控制地撞向自家战车。

    那辆即将被装的战车倒是很机敏,可能体谅到了邦德的身不由己,不经意间往旁边挪了个身位。

    “扑通!”本想趴到战车上的邦德脸朝下栽在地上。

    “我靠!”邦德翻身而起,在漫天的烟尘中望着前后追逐而去的战车怒骂道。

    不是说计划有变动了吗?这个艾米丽在搞什么鬼?难道她还没有接到通知?

    “圣剑?”邦德的身边忽然出现了一个麻衣白发老者,同样望着前方自言自语地说道:“我怎么不知道自己还有这玩意?你帮我造的吗?”

    “我的教宗大人,随口说说而已,你那么当真干什么!”

    这老者居然真的是教会的教宗,只是邦德言语中充满了调侃的味道,并没有世俗中人对教宗那样的尊敬,两人的关系很亲密的样子。

    教宗好像也不是很在意邦德对他的语气。

    “神说,一切都是他的!而我就是神在世间的使者!”教宗一顿手里的权杖,道:“所以连你的心、肝、脾、肺、肾,都是我的,还不赶快随我回去!”

    “不回!”邦德翻了个白眼说道:“天天装作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烦死我了!”

    “威严,那是世人对神信仰的力量,呈现在每个人的心中,本就是真的,何来假装?”教宗抚了抚自己的雪白长髯,看了邦德一眼,说道:“即使你这么叛逆,当信众双手合十在你面前祈祷的时候,你也不是满面肃然?”

    “你和他们需要的只是我的身份,从来就不是我找个人。”邦德冷淡地说道:“你们不会在意这个身份的拥有者是谁!哪怕是阿猫阿狗,都没问题!”

    “你是神子,是天选之人。”教宗非常肯定地说道。

    “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对这些不再感兴趣。”邦德说道:“我和喜欢自己现在的生活!真的!在每个夜晚,当我在城市夜空下帮助陷入困境的人们的时候,从他们的眼神里看到了感激,看到了崇拜,我好像才拥有了自己!”

    “只有信奉真神,才能得永生,不然再强大,一切都只是虚妄!”教宗叹了口气,说道:“你一个人的力量再强,也终究有极限。”

    “如果你能承担起自己的责任,抚慰无数信众,引导信众来帮助他人,不是更有意义?”

    “不!我更愿意自己亲手去做!”邦德的声音里再也没有轻松调侃的味道,看着教宗,眼里甚至带了丝哀求,说道:“那样才觉得自己还活着!师父!如果你真的爱我这个人,能不能放过我?你们重新再找一个神子?”

    “神子不是我们找的,而是神的选择。我也不是你的师父,只是代替神交了你一些本领罢了。”教宗转过头,脸上的肌肉极轻微地颤动,他面向王实仙消失的方向,岔开话题问道:“刚才那个年轻人是谁?如此年轻居然就有了天使之体!”

    邦德没有发现教宗面容上的变化,眼神渐渐黯淡了起来,面上的表情重新变得玩世不恭,笑道:“这家伙是从华夏国来的,很有意思的一个人,据说他的宗门祖师曾升上天国,你说他厉不厉害?”

    “怪不得!”教宗感慨道。

    “你最近几年修行进境变慢了很多,太依赖这些高科技玩意,对你的成长会很不利。”教宗恢复了平静,转头打量着邦德身上的软甲劝道。

    “我倒觉得挺有趣的。”邦德毫不在意地说道。

    教宗叹了口气,说道:“我这次来找你,主要是想告诉你,我最近会出趟远门,如果回不来了,教廷那边会安排你来接位。”

    邦德脸色变了,脱口说道:“你要去哪儿?你是教宗,不去不行吗?”

    虽然嘴上不饶人,其实邦德心里知道为了自己这几年的自由,教宗一个人到底扛了多大的压力。

    教宗摇了摇头,淡然说道:“这是我的使命,等你以后坐上我的位子就会明白了。”

    晚霞终于敛去了最后一丝光彩,夜色逐渐将大地笼罩了起来。

    王实仙身子紧紧吸附在战车光滑的外壳上,逆着强大的气流爬到战车的驾驶位,敲打驾驶舱上的护罩。

    黝黑的护罩突然变得通透起来,露出里边艾米丽充满英气的俏脸。

    艾米丽将战车切换到自动驾驶的模式,隔着护罩比划着口型,告诉王实仙速度太快,无法打开护罩。

    看到是艾米丽,王实仙觉得意外中又有着必然,在这个基地中能真正对他伸出援手的,也只有这个艾米丽了,毕竟王弛还在东余山上。即使艾米丽可能有什么苦衷,让她放弃了与孩子在一起,但见如此她积极,不惜背叛组织救助自己,王实仙知道艾米丽心里还是切割不了对孩子的感情。

    追在后面的战车不停地射击,艾米丽的战车也不断做着蛇形机动,双方的距离不可避免地被拉进,

    前方出现了道路,出现了人烟,战车从低空俯冲而下,落在道路上犹如游鱼在车流中继续飞驰,不知跑了多久,一座华灯初上的大都市出现在王实仙的眼前。

    追击的战车不知何时不见了踪影,可能是也怕继续追击,会在城市中引起大规模的骚乱。

    车速慢了下来,护罩打开,王实仙轻盈地落在后边的座位上。

    “这是哪里?”

    “布鲁克市。”艾米丽的脸色很难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