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一章 如风
    全真派的闭关洞其实还没有完全建好,由于时间关系只是在山体上简单的开了个洞,按照王实仙设想是要仿照西余山朝清道院内峨嵋派的那个闭关洞来修建的,可是他一直漂在外面加上门内弟子都是些小娃娃也没有闭关的急需性,索性就先放那了。

    郑庭基进去关闭时,用封关石封住了洞口,由于没装摄像头,里边什么情况根本无从得知,江守约等人怕惊扰疗伤中的郑庭基,并不敢随便从外面打开闭关洞,只能轮流守在外面,好在这时已临近夏天,天气还不错,连同江守约的随从总共四个人换着,也不是很辛苦。

    清晨。

    “你那武馆筹备得怎么样了?”江守约走了过来,对收了功的唐友友说道。

    唐友友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边活动着筋骨边说道:“别提了,要不是仙哥支援了我点连买地的钱都没有,最近又从华盛银行那里贷了笔款,刚挖了地基,等房子建好能用也要几个月以后了。”

    江守约心情看起来不错,笑了笑道:“你们唐家还缺钱?”

    “可我缺钱啊!”唐友友苦着脸说道:“家里的长辈们就等着看我笑话呢。”

    “你是自找的!”江守约看着眼前的大胖子,他知道唐友友的底细,说道:“也不知道你们在折腾什么,先租个房子不行吗?非要买一千亩地,你要那么地干什么?养猪啊?”

    唐友友摸了摸头皮,说道:“仙哥说不能鼠目寸光,要为以后做打算。”

    “然后你就被忽悠了?”

    “问题是我觉得他说得有道理。”唐友友呵呵笑道:“地先占了再说,规划也做好了,至于房子分批建。”

    “到底是唐家人,真舍得砸钱啊。”江守约撇撇嘴,据他所了解的信息,唐友友这次光买地就花了近六个亿华夏币,这还不算后面建各种校舍、配置教具、招揽师生的投入,没有二十个亿根本就玩不转。虽说后面可以收学费,但到底能招多少学生,还是模棱两可的事,年轻人就是狂热啊!估计那位传说中的唐家大嫂也要愁死了。

    “那也看做什么了。”唐友友淡然说道。

    “开关了!”江守约眉毛一挑,紧张地盯着封关石,心中不停地默念祖师保佑。

    封关巨石缓缓往一旁移开,随后满头白发的郑庭基背负双手,神色从容地从闭关洞里走了出来,外面的亮光让他苍老幽深的眼眸一缩,看见守在洞口的江守约和唐友友,微微一笑。

    “师祖!”

    “曾爷爷!”

    见郑庭基的神态步伐,江守约的心才稍稍放下,紧接着郑庭基的一句话,让他脸色巨变。

    “掌门和友友来啦。”郑庭基点头说道:“正好,俺快要死了,可以开始准备后事了。”

    “怎会如此?”江守约和唐友友惊叫道。

    郑庭基乐了,说道:“为什么不能如此?俺都活了一百多岁了,还不让俺死啊。”

    “可师祖,你,你的状态看起来不错啊。”江守约忍不住质疑道。

    指了指自己的胸口,江守约道:“心脉,基本断了,仅连了一点点,俺想重新给续上,可惜折腾这么久都没成功!可恶的宋景舟,居然如此厉害!都快成陆地神仙了,还赖在太一星干嘛!”

    郑庭基发着牢骚,看江守约呆立在那里,不由怒道:“看什么看,没见过失败者啊。”

    江守约回过神来,心里的酸楚怎么都压不下去,眼泪涌了出来,颤声说道:“师祖莫要耍我!”

    五十多年前,洪门刚撤到南岛太平山时,根基全无,弟子凋零,人心溃散,各方势力窥探,全凭郑庭基一人镇住四方,才稳了下来。待江守约登上掌门之位时,虽然郑庭基已是长年带在后山,不再抛头露面,但一直是南岛洪门的象征,如今象征说他要死了,江守约觉得自己无法接受!

    郑庭基终于叹了口气,拍着江守约的肩膀说道:“痴儿,当这么多年掌门了,流泪流成这样,不怕人家笑话吗?”

    前面宿舍楼里,传来孩子们起床的欢笑声,对他们来说,时间真是漫长,怎么都长不大……。

    唐友友想起与郑庭基一起去菜场买菜,想起与郑庭基一起去撩妹,想起郑庭基总喜欢踢他的屁股,想起郑庭基说道:友友也一起练吧,叫我曾爷爷吧,……。

    唐友友失声痛哭了起来。

    郑庭基没有再安慰他们,淡然地眺望山脚下,那远处地平线上正在冉冉升起的红日,说道:“俺要回南岛了,阿仙既然还没回来,友友你就先帮他看会家吧。”

    “死亡如风,常伴吾身。前生漫漫,唯剑相伴。吾之荣耀,离别已久。明日安在,无人能允。且随疾风前行,身后亦须留心。此剑之势,愈斩愈烈!”

    郑庭基踏歌前行,在万丈霞光中身姿摇曳。

    星条国某地下基地里,王实仙显然没有在医疗舱里呆足七天的待遇,只过了三天,骨头刚初步长合,医疗舱里淡绿色液体就顺着管道流了出去,接着进来一群穿白大褂的人打开医疗舱,沉默着将全身**的王实仙抬上推车,穿梭在各种仪器中间做着各种检查,光血就抽了好几管。

    最后王实仙被安放在一辆电动轮椅上,轮椅自动将他带到一间休息室里,王实仙站了起来,尝试着活动了筋骨,神奇的绿色液体让他的全身如脱胎换骨一般,不仅破烂不堪的骨头和经脉得到修复,就连他的皮肤上各种伤痕都消失不见了。

    这几日王实仙在医疗舱内并没有闲着,自从任督二脉打通之后,一向是他短板的内力也开始突飞猛进起来,脑脉中的第八个窍位轻易地被打通,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

    “嘀……。”一声电子音轻响,休息室的门悄然滑开,两天不见人影的邦德走了进来。

    “听说你出来,我过来看看。”邦德脸上满是不解,惊叹道:“你的骨骼密度太夸张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