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九章 携民意而行
    江蓠走近,与洪门脸色各异的大佬们先后点头致意,接着神色肃然地来到胡大海的尸身面前四鞠躬。

    “江特使,你怎么来了?”白纸扇问道。

    声音里注入内力,江蓠朗声修正白纸扇对她的称呼:“特使这个职位,我昨天就已经卸了下来,如今仅是一名洪门弟子而已。”

    江蓠强调她已经不是南岛方面的特使而是一名洪门弟子,是有考虑在里面的。

    与其他有意争夺龙头之位的洪门大佬相比,江蓠身上始终有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她是个外人。

    毕竟星条国洪门与南岛山门那边分家已久,临时帮管下家没问题,但要是想把持不放,那就和夺人家产没有什么区别了。

    “我本来正在前往机场的路上,听闻噩耗,我怎能不来祭奠遇难的胡龙头!”江蓠说着转身面向众人沉痛地高声说道。“怎能放心悲伤而迷茫的兄弟们!”

    “所以我决定回来了,回来继续领导大家再创辉煌!从今以后我江蓠只属于圣特利尔洪门,属于星条国洪门!”江蓠高举双手铿锵有力地说道。

    江蓠在表明心迹,她很清楚伯父江守约虚君化的思想,江守约并非要将星条国洪门吞并,而是希望想让双方建立更紧密的关系,当然龙头能是自家人那就再好不过了!至于王实仙,哪还顾得了那么多。

    现场在两三秒的时间内陷入了奇怪的沉默中,没人想到江蓠竟能如此干脆直接,如此理所当然地要当众重新拿下话事权。

    “好啊!”罗西和孔泽带头鼓掌欢呼了起来。

    掌声越来越热烈,孔杰夫与蔡堂主也跟着拍起了手,表示支持。特别是蔡堂主,只要江蓠愿意脱离山门,真正加入星条国洪门,他还是乐见江蓠上位的。

    其他洪门大佬们脸色变得异常难看,狠狠地望向属于自己一系的主事,那些主事才醒悟立场,尴尬地收起了手。

    掌声稍弱了下来,江蓠凤目含威,看向那些没有鼓掌的洪门大佬,终于有人长叹一声,缓缓举起手鼓掌,当然也有人并不买账,冷冷地回望江蓠。

    “江蓠,不要胡闹了,这里不是你玩的地方。”白纸扇用内力高声说道:“龙头之位,我们这些各堂的当家人自有安排。”

    江蓠手虚按,掌声停歇,她对白纸扇厉声说道:“胡闹?你的胡闹能让吉南帮灰飞烟灭吗?你的胡闹能一统圣特利尔黑道吗?龙头是属于每个洪门兄弟的!不是几个人强塞给大家的!”

    江蓠的话,让下面年轻的主事们听得热血沸腾,大声鼓噪,甚至有人忍不住打起了呼哨。

    “听听,这就是民意!除了我江蓠能当这个龙头外,还有其他人想当吗?能站出来让大伙瞧瞧吗?看看他为我们圣特利尔洪门做了什么贡献,让他有如此底气!”江蓠的语气咄咄逼人,不断地击打有心思上位的大佬们的雄心。

    这些大佬们年轻时是为洪门在圣特利尔立足拼杀过,可多少年过去了,能四平八稳守住地盘就不错了,哪还有什么能拿出手的战绩?华夏人讲究的就是脸面,特别是上了年纪的,被江蓠这么一说,大佬们都有点不好意思出头了。

    麦克警长在外边听了直摇头,看来这个江蓠是铁了心要在警察局门口上位了,整个太一星也独此一份了。

    “江蓠,我承认你的能力很强,可终是个外人。”有堂主质疑道。

    虽然江蓠在之前的言语中已经开始切割与南岛山门的关系,可还是有人拿这一点说事,毕竟这个弱点太显眼太致命了。

    江蓠或许可以被大多数兄弟所尊敬,或许可以在圣特利尔叱咤风云,或许可以带着帮众取得一系列的胜利,与圣特利尔警方关系也不错,甚至曾在短短的几天内成为圣特利尔黑道的掌控者。

    但是,所有的这一切,都无法掩饰一个苍白无力的现实:

    江蓠,来圣特利尔市的时间,满打满算,才不过刚刚两个星期而已,甚至连华夏街都没完整逛过。

    从正面上讲:江蓠,一个外人,可以在星条国洪门一度陷入危局的情况下,带领大家成功翻盘,进而横扫圣特利尔,被帮众认可,这样的辉煌,恐怕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帮派都是无法想象的奇迹了。

    但是从不好的方面看:仅仅两周的时间,即使江蓠再怎么得人心,却连星条国洪门正式成员都不算!放眼整个圣特利尔,除去那些外围打杂的,凡是能成为洪门核心成员的,哪一个不是至少有四、五年以上的资历?就是罗西这样二十多岁,公认的“年轻人”,都有七年的资历!

    江蓠能当上话事人本就有各种机缘巧合在里面。比如来圣特利尔时,恰逢吉南帮与洪门的冲突正面激化,随后荆龙头不幸遇难,接着颇具威望的胡大海上位。为了获得南岛山门的支持,胡大海把南岛代表江蓠拉进了针对吉南帮的筹划中,没想到方东书在会场当众发难,眼看两大势力之间的内讧就将爆发……。江蓠华丽登场,以特使的身份把两人挂在一边,暂时接管了洪门,随后她带领洪门内引外联竟在短时间内扫平了圣特利尔黑道,地位与声望达到顶峰。

    最后,方东书入狱,胡大海又死了,星条国洪门两位实力派倒下,这时候江蓠抬头看看左右……,余者碌碌,左右没人了,她已经不知不觉地独自站在星条国洪门的顶层!并且再也没有道义上的限制,可以光明正大地争位!

    但是,这一切还是无法掩盖一个事实:

    江蓠,只是一个刚来圣特利尔才两周的的外人!

    或许,在很多人眼里,江蓠甚至不能算是一个真正意义上星条国洪门人。

    或者做一个假设,如果方东书没有入狱,那么即使江蓠现在的功劳再耀眼,能力再强,恐怕也轮不到江蓠来当龙头。

    又如果现在上位当龙头的不是江蓠,而是罗西,恐怕眼前这些家伙,都不会如此明目张胆的表示反对了!至少罗西从小在圣特利尔长大,是自家人,自己的孩子!而江蓠甚至没有一天是属于星条国洪门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