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八章 回马枪
    如果江蓠行为高尚点,她会坐上史蒂文的车子直奔机场,那样的话江守约估计能被气吐血,要知道南岛并非对圣特利尔这块肥肉不动心,只是所要付出的代价过大让他们有些犹豫,这才默认了江蓠的蛰伏。

    如果江蓠吃相斯文点,她应该找点肚子痛之类的理由,回德馨武馆的房间,然后耐心等她的支持者们来请她出山,收拾残局。

    但江蓠直接坐上了史蒂文的车子,奔警察局而去,她不是烂好人,也不喜欢等待,相比之下,她更愿意将主动权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喂,里弗斯局长,你好!我是江蓠,我知道了,这种情况我当然不能离开,我正在过来,麻烦你……。”

    “孔师兄,是我,我马上就到,不要和警方起冲突,……。”

    “蔡堂主,手机响了这么长时间,我还以为你不想接我的电话呢,……。”

    阮五死了,太阳穴上多了个孔,死得不能再死,洪门人失去了对他的兴趣,纵身下了楼,他们关心的是胡大海的情况,准确地说是关心他的身后事。洪门的龙头虽然是推举出来的,可并没有换届之说,所以想更上一步的人都动了心思。

    被狙击枪子弹射入的胸口,表面上只会留下一个小孔,可小孔后面却有个碗口大的空洞,子弹上的巨大冲击力会将附近的内脏轰得稀烂。

    一位查看胡大海伤口的大佬摇了摇头,算是正式宣布胡大海时代的终结。

    现场迸发出一阵喧哗声,洪门连续两任龙头死在吉南人手里,此仇不共戴天!

    “杀光吉南人!为龙头报仇!”不知哪个二杆子忽然喊道,在现在文明社会里,敢喊这话的,绝对是搅浑水的,想让洪门走向自我毁灭。

    激烈的态度,竟还真有人响应,跟着喊了起来,枪声响起时就从警察局涌出来的大批警察立刻紧张地包围了现场。

    “肃静!”白纸扇站了出来喊道,可惜几个人理他,特别是那些新依附过来的主事,显然各怀鬼胎。

    “肃静!”孔杰夫暴喝一声,声音里用了内力,每个人心中一震,慑于他的雄威,不由住了嘴。

    “冤有头债有主!”孔杰夫大声说道:“胡龙头遇害,我也很痛苦!但我孔杰夫别的不懂,罪不及父母祸不及妻儿还是知道的!想为胡龙头报仇,可以!主谋、杀手都是阮五!他现在就躺在对面的天台上!江特使有句话我觉得特别好: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

    罗西躲在后面听了觉得很满意,虽然有点前言不搭后语,但师父一向拙于言语,能说出这样的话已经算是超常发挥了。

    “咳,孔兄弟说得对!”白纸扇轻咳一声,说道:“越是这种时候就越不能乱来!胡龙头是去了,但还有我们继承他的遗志继续为兄弟们谋福利,现在当务之急,还是要赶紧返回总部,选出新的龙头,给我们指明方向。”

    “是啊!”那位胡大海一系的堂主,接着说道:“各档口不能乱,主事们都回去坐镇,防止宵小作乱,内外堂主回总部商议下任龙头的人选。”

    罗西有些发急,江蓠跟他强调过,要他一定要想办法将帮众留在事发现场,等她过来。一旦洪门高层闭门选举,就算作为外人的江蓠能闯进去获得被推举的资格,也不可能成功上位,毕竟那些洪门大佬都有各自的野心、利益和实力,不会在意江蓠有什么能力。

    但江蓠在洪门的中下层有很高的威望!只要利用好了完全可以借势登顶,所以江蓠必须要抓住这个所有人都在场的机会,来裹挟民意。

    罗西拼命地向师父打眼色,让他再说两句,可孔杰夫张了张嘴,发现自己脑子一片空白,……。

    “先等等!”人群外,麦克警长拿着大喇叭喊道:“你们可以走,胡大海的尸体要留给我们警方,我们要进行尸检。”

    孔杰夫立马跳了出来吼道:“我们胡龙头怎么死的,你们看不见吗?还要尸检!你们眼瞎吗?谁想要动胡大哥的遗体,先过我孔杰夫这一关!”

    “这是司法程序,我们警方也需要出报告的,你们理解下。”麦克缩在警察包围圈外面,对着喇叭解释道。

    戒律堂的蔡堂主也站了出来,表示支持孔杰夫。

    罗西和孔泽带着一批人在下边起哄。

    洪门与警方对峙了起来。

    二十多分钟后,就在洪门大佬们感到不耐时,街头响起了车喇叭声,众人转头望去,一辆普通的小汽车开了过来,麦克警长指挥围在外面的警察们闪开道路。

    汽车徐徐前进,所到之处如乘风破浪一般将人群往两边犁开,没有人拦它,因为靠近车子的洪门人从侧面打开的车窗处看到坐在后座的江蓠。

    洪门大佬们看着逐渐接近的汽车,虽然看不见车里坐的是谁,可心里已经有了不详的预感。

    车子径直开到警局门口,也就是胡大海尸体所躺的附近,史蒂文下了车,小跑着绕过车头,来到后座处打开车门。

    在所有人的眼中,一只黑色的高跟鞋踏在地砖上,上面是黑色丝袜裹着纤长的小腿,接着一个熟悉的身影从汽车上下来,出现洪门帮众的眼里。

    今天原本打算乘飞机回华夏国,所以江蓠没有穿长裤,而是穿了件黑色及膝长筒裙,上身搭配了件白色的衬衣,衬衣衣领是黑色的、及肘的袖子也是黑色的束口还有胸前一道黑色的纽扣开襟,性感中带着充足的气场,迈开步子往众洪门大佬走去,从衣领下穿过的暗红色绸带在身前两侧随风飘扬。

    “嗒,嗒,嗒……。”现场安静了下来,只有高跟鞋踩在地砖上发出清脆的响声,仿佛踩在洪门众大佬的心里,将他们争位的雄心一点点踩下去,谁能想到本应该离开的江蓠却在关键时刻杀了个回马枪!

    江蓠早已用她的手腕、用她的智慧、用她的魄力,征服了星条国洪门的主事们,震慑了一部分大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