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五章 师兄弟
    江蓠叹了口气,真是麻烦啊!

    刚才里弗斯还打电话质问江蓠,是不是她导演了警察局门口的惨案。这种策划恐怖活动的罪名,江蓠当然不会承认,更何苦确实不是她做的。

    “被撞死的那些人,现在可都是我们的人!我要出安家费的!”江蓠怼道。

    好在里弗斯也不认为江蓠真如此丧心病狂。未了,他在电话里要求江蓠将阮五的尸体交给警方,虽然只是尸体,也足够用来塑造打击恐怖主义的政绩了。

    现在看来要费些波折找尸体了,也不知道这个阮五会死在哪里?江蓠不太喜欢出意外,所以子弹上涂抹的毒药虽然不是那种发作很猛烈的,但绝对是没有解药的。

    人算总是不如天算,还好准备的后手比较多,结局也不算太坏。

    “阮五的身手不错,我与他交过手,还是比较了解的,我那几个徒弟确实不是他的对手。”一同坐在车里的孔杰夫说道。

    江蓠笑了笑,说道:“丧家之犬罢了,没有硬拼的必要,孔泽做得不错。”

    车子正开往圣特利尔市的看守所,方东书如今就关在里边,他将会被以谋杀罪提起公诉,也算是为他和洪门都存了分体面。

    看守所门口,麦克警长正等在那里,与过来的江蓠边走边寒暄了几句,也不顾及旁边的孔杰夫,开始抱怨起来,他已经知道了江蓠要让权的事,到嘴的肉又吐出一部分,这让他很不理解。

    江蓠笑着安慰道:“对于圣特利尔来,我本就是一个过客,何来让之说?再说,洪门要是内讧了,你们警方岂不是没好日子过了?”

    麦克不以为然。

    有关系在哪里都会受些照顾,麦克为他们准备了一个单间。

    大门打开,狱警将方东书送了进来,虽然穿着一身囚衣,淡定的方东书还是显得很儒雅,牢狱之灾丝毫不损他的风度,见到从椅子上站起来的师兄和江蓠,脸上先浮起了笑容,仿佛主人一般招呼道:“师兄和师妹来啦。坐吧,站起来干什么。”

    江蓠忽然想起,她和王实仙刚到圣特利尔时,在德惠昌门口迎接他们的方东书也是如此热情而不失礼貌的神情,谁能想到仅仅是两个星期,方东书就成了阶下囚。

    孔杰夫坐下后,眼睛红了起来,颤声说道:“师弟,是师兄我把你送进来的,”

    “不是!”方东书摇了摇头说道:“是我自己的原因,跟师兄无关。师兄能让我免于洪门私刑,已经是很对得起我了。”

    “方师兄,难道你对死去的荆龙头,还有陈主事没有半点愧疚心吗?”江蓠见方东书好象没有半点罪过感的样子,忍不住说话。

    方东书看着江蓠,笑了笑,答非所问地说道:“你这个话事人要卸任了?”

    江蓠点头说道:“胡龙头才是这里的当家人,我只是个客人罢了。”

    “当话事人感觉怎么样?”

    “还行吧。”江蓠不置可否,觉得没有必要跟方东书谈这些。

    “有没有希望胡大海消失的想法?”方东书的眼神里没有嘲弄的意思,显得很认真。

    江蓠默然,没有否认,很多人都会有权利欲,这并不奇怪,但这不能当成违背良心道义的借口。

    “你压制住了,而我近两年里陷入到了这种状态中不可自拔。”方东书叹道:“如果有其他途径能登上龙头的位置,哪怕需要十年、二十年,付出再多的努力和等待,我也不会有如今的选择。”

    “可有吗?”方东书摊手说道。

    江蓠心中一动,好像明白了为何洪门人高喊忠义的口号,分家夺权的却屡见不鲜的根源。

    “于是,有段时间我就一门心思地想让荆大哥死,整个人就像陷入魔障一般……。”方东书苦笑着摇头,叹道:“如今梦碎了,心里反而轻松多了,这就是我现在的状态。至于荆大哥、陈兄弟和胡兄弟,我只能说声抱歉,错就错在他们挡了我的路。”

    “大哥?兄弟?”孔杰夫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情绪,猛地站了起来,隔着桌子揪住了方东书的衣领,愤怒地说道:“你还配叫吗?几十年的感情,就因为挡了你的路……。要是师兄我也挡了你的路,你也要杀了我吗?”

    说着孔杰夫流下了热泪,自从知道真相后,这些日子他备受煎熬,心里充满了对荆大哥和陈方的愧疚。

    方东书也不挣开,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孔杰夫说道:“不会,你才是我真的兄弟!但他们不是,我并不欠荆龙头的!”

    “我快要五十岁了,最宝贵的二十多年都在给洪门卖命,我年轻过,冲动过,也曾经对荆龙头忠心不二!”

    “师兄,我的修行资质不如你,已没有再进一步的可能。年轻的时候打打杀杀下来,现在一身都是伤病,用不了三五年,我的身体就会很快的退化。”

    “年轻的时候一身伤,老了就要受苦!现在每逢阴雨地时候,我的全身关节还有旧伤处都会隐隐作痛……,我的东西都是我用汗水和血水换来的!”

    “可我们最后又能得到什么?三哥你看见了吧?当年也是我们洪门的头面人物!风光过,被人敬仰过,敬畏过,现在呢?堂堂地洪门的大佬,退隐之后,只能缩在角落里号称金盆洗手!他苦了一辈子了,拼了一辈子了,临了的时候,洪门给了他什么?我常常就想……,将来我老了,难道还是只是个开酒店的?华夏街里的一个小老板?然后卑微的过完我人生的最后几年?”方东书嘴角浮出冷笑道。

    孔杰夫想起了方东书早年与自己出生入死,还有这么多年来的辛苦打拼,一时觉得师弟很可怜,不由松开了手,瘫坐在椅子上,痛苦地双手抱头。

    “你书读得比我多,又一向极有主意,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你,可我知道你这样想是不对的!是的,就是不对!”

    “师弟!师兄真的不理解,你就这么想当那个龙头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