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一章 你不服吗?
    “下面请来自南岛洪门的江蓠江特使为大家说两句。”未了,明礼堂堂主高声宣布道。

    掌声雷动中,有不少人脸色变得怪异起来。

    这个称呼无疑是正确的,但明显有些不合时宜。

    这次会议的议题其实已经私下商量过了,除了要向其他帮派新上来的主事们秀一下肌肉,让他们明白现在洪门人多势众,已经一统江湖了,另一方面就是通过任命的方式告诉这些档口的主事们,虽然他们如今还挂着各帮派的名头,但地位却是洪门给的!

    昨日在洪门核心高层聚会的时候,已经通报过方东书的夺位阴谋,被关在警察局的胡大海自然洗清了嫌疑,当时就有人提出要尽快迎胡大海归位,江蓠也答应了,表示将会让律师继续向警察局施压,争取这两天就让胡大海出来,不料还是有人选择在这种场合发难。

    看来这收拢人心的示恩之举并不是人人都希望放在江蓠身上,明礼堂堂主恰恰就是其中之一,特意在称呼上告诉众人,这江蓠只是个外来者。

    这是忠义之举!只是端起碗来吃饭,放下筷子骂娘让很多人觉得不舒服。

    站在两边的其他帮派的新主事们,虽然不知道内情,但都不傻,感觉到气氛的不对,一时间屏住了呼吸,等着看好戏。

    “江特使也是我们洪门现在的话事人,带领大家取得如今的成绩,大家鼓掌欢迎。”孔杰夫在旁边补充说道。他这几句话不偏不斜,不说觉得有点亏心。

    会场里响起了掌声,坐在下边的罗西和孔泽带着一帮年轻人使劲鼓掌,在这次分赃大会里,他们也都拿到了一块地盘,成为档口主事,吃水不忘挖井人,当然要大力配合。

    大佬们相互看了一眼,也缓缓鼓起掌。

    江蓠心中没有想象中那样恼怒,面上不动声色,像这种场面她早有心理准备,不管对方有没有投机卖好的心思,如果没人为胡龙头考虑才真的叫人失望。

    江蓠从一开始选择介入星条国洪门的纷争,其实就是要投机的,目的就是看看能不能趁乱在这里捞一把,至少弄点好处回去,没想到一切顺利,捞得有点大,大到差点把整个星条国洪门的控制权都捞在手里!

    从小就在洪门长大的的江蓠自然知道洪门并没有外人看到那样团结,就像她和王实仙刚来圣特利尔的时候,除了孔杰夫已个人的身份接待她,其他洪门大佬都避而不见,当作不知道这件事。

    同样,星条国国洪门能有这么多空降兵支援,也是因为这里的油水丰厚,每次行动后,都会有大笔的劳务费通过山门打到世界各地。说到底都是利益使然,不然你换成黑洲洪门试试,叫破喉咙,都没几人搭理。

    当然,对外口号还是要喊的,像什么全世界洪门是一家,兄弟情深,洪门要团结之类冠冕堂皇的话平时多喊喊没有坏处。

    江蓠站了起来,凤目在会堂中左右扫视了下,脸上浮出笑意,开口说道:“也是各位兄弟抬举,信任我江蓠,老实说在我当话事人的这些日子,真不是享福的时候。呵呵,内忧外患啊!”

    江蓠说得轻松,下边人却各有感触,当时洪门一度在内讧边缘徘徊,外面又受到吉南人与警方的联手打压,是江蓠站出来,将对立双方的领头人隔离出去稳住了局面,又殚精竭虑地带领大家打开了局面!

    年纪轻点的主事们鼓噪起来,纷纷大叫话事人辛苦了。他们可不像老人们想那么远!顾虑那么多!年轻人更看重自己的切身感受,特别是新上来的主事,胡大海上位时间太短了,除了一开始约束帮众让他们感到憋屈外,对他的印象还停留在长辈上。

    但江蓠就不一样了,不仅行事风格极对胃口,谋略更是让人敬佩,已经在他们心中竖立了威信。

    “好在也不是白辛苦,大家或多或少都有了点收获,也算对得起各位兄弟了。”

    吃人嘴短,拿人手短,在座的几位洪门大佬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他们并不怀疑江蓠的能力,可她毕竟是个外人。别人家的孩子再好,到头来还是要靠自己的孩子来养老。

    当初江蓠能顺利地当上话事人,就不是因为她的资历和能力,而是她的身份,可如今令人疑虑的恰恰就是她的身份,是她和南岛方面的关系,让人担心她掌权后,会不会为南岛,牺牲星条国洪门的利益。毕竟两边都已经分家近半个世纪了,平时出些份子钱、听调不听宣都没问题,但要是让星条国洪门重新归附南岛,无论如何都是不成的!

    “其实今天这个场合很不适合说些心里话。”江蓠叹息道:“大家一起并肩作战这么久,既然还有人把我江蓠当外人,那我也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

    “在吉南人没有被彻底赶出圣特利尔,谋害荆龙头的阮五没死之前,胡龙头还会呆在警察局里。”江蓠霸气地说道。

    “大胆!”一位支持胡大海的内堂堂主拍案而起,愤然说道:“事实已经洗去了胡龙头身上的嫌疑,你凭什么还将他隔绝于外?请江特使注意自己的身份!”

    气氛紧张了起来。

    “凭什么?”江蓠娇媚的眼睛半眯了起来,一指两边的主事说道:“凭有各位兄弟支持我!凭空降兵在我手上!凭我更能撑握现在的局势!”

    “凭我有能力将胡龙头关起来!怎么,你不服吗?”江蓠眼射寒光,毫不掩饰地说道。

    那位起身质疑的堂主被江蓠凌厉语言攻势震住了,一时呐呐不能语,醒过神来后,颤声对旁边脸色难看的堂主说道:“我是不是听错了什么?怎能如此……?”

    这是要撕破脸夺权的节奏吗?

    属于内八堂的军师,也就是白纸扇却心中一动,如果真要夺权,江蓠就没有必要给出放胡大海的时间点了。

    “江特使可是要离开了?”

    “我的心……,不在这里。”江蓠点了点头,悠悠地说道,心里默默地向自己的伯父道了个歉。

    郑小川脸色大变。,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