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八章 值得吗?
    女子有个宽广的额头,眉骨稍高,粗黑的眉毛飞掠其上,下面的一双杏仁型的眼睛坚定锐利,双颊略微后宽前窄,下颌骨呈“l“型稍往下延展至方正却不显宽大的下巴,与其说漂亮,英气先迎面扑来,这股英气与谷诗的那股通过外表梳妆打扮展现出来的英气不同,她是从骨子里透漏出来的属于江湖的丰采,让人过目难忘。

    王实仙见过这位女子的照片,如果真是一个人的话,这分明就是王弛的亲生母亲!只是证件照上的化妆修饰了她的锋芒,让她英气收敛了很多。

    见王实仙醒了过来,女子的眼神有些异样,将手机放在电脑桌子上,站了起来,配合她足有一米八的身材,愈发显得英挺!

    女子走到医疗舱前,像是打量标本一般仔细观察着王实仙。

    王实仙是全身**着泡在绿色液体里,被这女子看得心生别扭,又不愿蜷缩成虾子,于是将身子从竖立改成水平漂浮,用骨骼状态好一点的右手从里边敲了敲透明外壁,提醒女子注意下影响。

    女子愣了下,锐利的目光与王实仙对视,嘴角扯动,露出一个好像是不屑的嘲弄表情。

    “如果我是你的话,就不会乱动,不然骨头长歪了,还要打碎重新拼起来。”女子冷冽的声音传进医疗舱内,是标准的华夏语。

    王实仙吓了一跳,确实感觉到整合在一起的骨头有受力后的散开感,赶紧又让自己的身体恢复了自然的状态,在医疗液内张开嘴巴,无声地比划着口型,问道:“这是那里?”

    “基地。”女子竟毫不费力地理解了王实仙的意思。

    “血猎?”王实仙问道,那日看黑衣大汉那身黑衣他就有很熟悉的感觉,特别是能抵住血族侯爵对咽喉的一击,绝对是科技的力量!可见血猎与科技走得很近,而这里的环境布局无处不彰显高科技,应该就是血猎的基地了。

    女子没有隐瞒的意思,点了点头,说道:“算是吧,是邦德他们将你带回来的。”

    女子的表情突然僵硬了起来,她分明看到王实仙说话的口型正是:梁若思,这是她曾用过的一个身份,带给她的是一堆乱七八糟的事情。

    “你怎么知道的?”女子眼中的寒光闪动,见王实仙一口道出她的假身份,就知道没有否认的必要了,只是她拿不准王实仙到底知道了多少。

    从女子的表情中,王实仙已经判断出这个女子正是梁若斯,不由心中气愤,自己把孩子丢在武馆门口,还有脸连问他是如何知道的!王实仙没有张嘴只是平静地回望她。

    冷意慢慢软化成了苦涩,女子将眼光偏开,问道:“他还好吗?”

    王实仙比了“好”的口型。

    “叫我艾米丽吧。”女子表情恢复了正常,警告道:“孩子既然在你那,就是你的事!我不希望基地的人知道!”

    真是个冷血动物,难怪会将王弛遗弃!令人费解的是这个叫艾米丽的女子显然是认识他的,遗弃王弛也有很强的目的性,并非是随意找了家武馆。

    王实仙心中有很多疑问想要询问,艾米丽却不给他这个机会,转身离开了医疗舱。

    大门往两边无声分开,那位黑衣大汉,也就是艾米丽口中的邦德走了进来,此时的邦德一身宽松的休闲打扮,也遮不住他浑身的腱子肉,和艾米丽打声招呼后,对医疗舱里的王实仙笑道:“算你运气,这么重的伤,都挺了过来,我把你从幽月古堡带出来时,还以为自己捧了堆软肉。”

    王实仙张口说了声谢谢。

    邦德有些茫然,他虽然会点华夏语,但显然还没有达到唇语的水平。

    “他说谢谢你!”艾米丽冷哼一声帮着翻译道。

    “没有必要谢我,是艾米丽求泰伦卢教授救的你。”邦德对王实仙的印象很好,能赤手空拳硬接老威廉三掌人不是没有,但如此年轻就令人匪夷所思了,更让人佩服的是王实仙在血族的巢穴中为了救助同族所表现出来的那份大大义凛然。

    血族遵守了诺言,九位躺在推车上不能动弹的少女获救了,邦德可以带走她们。

    而被约瑟夫从墙壁上抠出来的王实仙,全身的骨骼尽碎,几乎成了一堆软肉。

    邦德试着请求让他将奄奄一息的王实仙一起带走。

    让邦德奇怪的是,老威廉竟然不顾其他血族的劝阻,很爽快地答应了他!并让血族打开了古堡大门,……。

    幸好基地里有远超外界的医学水平,艾米丽又找了外科技术最好的泰伦卢教授,开放了医疗舱。

    “我只是看你也是华夏人的份上。”艾米丽对看向她的王实仙说道。

    “还有为你救下的那九位星条国少女。”艾米丽转身背对着王实仙,顿了顿说道,随后大步走出了房间。

    “不要介意,她父母就是死在魔宴同盟的吸血鬼手上。”邦德叹息道,声音里带着丝柔情。

    “你身上的骨头都是她与泰伦卢教授两人一点点拼起来的。”

    “这个医疗舱可不是谁都能用的,里边装的是刚研发出来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生命药水,每一滴生命水都价比黄金,只要还有口气在里边就死不了,什么骨头断了碎了肉没了,都不是问题,呆在里边最多一个星期就会痊愈,连疤痕都不会留下,也是艾米丽为你求来的。”邦德满脸都是你赚大了的表情。

    王实仙看着自己全身到处都是缝合的伤口,仿佛是个由碎布缝出来的布娃娃,心里有些茫然,显然艾米丽为了救自己付出了很多,但是值得吗?如此卖力地救她儿子的师父,可王弛呢?有人在意过他的感受吗?

    王实仙艰难地点了点自己的手腕。

    “时间是吧?两天而已。”

    王实仙把手放到脸侧,做了个通话的姿势。

    警方的扫黑大行动进行到了第二天,圣特利尔市在表面上已经平静了下来,反应过来的黑帮看到势头不对,开始蛰伏起来了,可警卫队依然不依不饶,在洪门的配合下,倚靠强大的监控系统,将躲起来的黑帮成员都挖了出来。

    晚上时,又有一批孤家寡人倒在了血泊中。

    黑夜已经过去,天亮了好久,江蓠仍然身形端正地坐在办公室的位子上,看不清面上的表情,这时的她拥有强大的权利,掌握着很多人的命运,可她生命里两个很重要的男人却一个生死未卜,另一个杳无音讯。

    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