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四章 男人也是祸水
    孔杰夫站在会客室的窗前,出神地望着下面重新开始热闹起来的街道,他穿的依然是上白下黑的华夏练功服,只是脸上没有了以往的爽朗,显得很沉郁。

    罗西打开门,江蓠走了进来,见站在窗口的孔杰夫没有反应,以为他还在纠结方东书被关起来的事,于是笑道:“孔师兄,胡龙头现在还被警方控制着,加上林志明又被毒死了,我担心外面有对方师兄不利的传言,才让里弗斯局长暂时将他也拘了起来。”

    “等过两天局势平静了,他们就会都放出来,到时我们再慢慢理下荆龙头的事。”江蓠将自己的想法和孔杰夫说了一遍。

    “不用了!”孔杰夫闭上眼睛,长叹一声说道。

    “就让他关着吧。”孔杰夫转过身来,看着江蓠稍有憔悴脸庞,哪怕是修行者,连续几个日夜没有好好休息,也有怠色,但江蓠无论是穿着还是梳妆仍旧干净认真,江蓠掌权后的表现他都看在眼里,孔夫杰突然觉得洪门就这样下去也挺好的。

    江蓠有些惊讶,她还记得昨天下午孔杰夫刚得知方东书被抓起来时那激烈反应,直接摔门走人了,连解释都不听。

    “孔师兄,你别再怄气了好不好?这事是我唐突了,等方师兄出来,我亲自向他道歉。”江蓠娇声说道。

    听着江蓠带着撒娇的劝慰,孔杰夫缓缓摇了摇头,面上俱是苦涩,说道:“是师兄我错了!”

    “孔师兄,你这是?”心念电转间,江蓠好像明白了什么。

    “昨夜,我亲手杀了黎金勇。”孔杰夫说道。

    按照计划,本地洪门在控制住目标后就应该撤离现场,彻底清理的工作交给空降兵来完成的,可就在空降兵前去补枪的时候,携带的摄像头里捕捉到黎金勇已被孔杰夫杀死的画面。

    “他说了什么吗?”见孔杰夫点头,江蓠黛眉扬起,提醒道:“师兄千万不要中了他的离间计!”

    孔杰夫对守在门口的罗西说道:“罗西,去将你方师弟带过来!”

    罗西答应一声后,往楼下走去。

    “陈方,陈主事是被冤枉的。”

    江蓠终于动容,林志明被毒死后,她就有些怀疑方东书,所以才想办法将他暂时隔离开,没想到事情比她猜测的还要复杂!

    “真正与吉南人有往来的是我师弟!我师弟在前一天晚上陈方去德惠昌吃饭的时候,就下药把他控制了,”孔杰夫沉痛地说道。

    “吉南人的爆炸专家,在送餐车的掩护下携带爆炸装置潜进了这里。”

    虽然这里有个小食堂,但负责总部安全的人还是会经常点些外卖,而方东书开的德惠昌自然是最安全最方便的选择。

    江蓠恍然大悟,方东书还真会利用自身的条件啊,估计这总部小食堂里的厨师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难怪林志明神在严防死守的情况下还是被毒死了。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们食堂里的几个人和德惠昌有些关系吧?”江蓠问道。

    “是的,郭师傅久以前曾在德惠昌做过一段时间学徒。”孔杰夫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自己师弟真是布局深远啊!他尴尬地说道:“都几十年前的事了,我们也没注意。”

    江蓠表示理解,几十年前郭师傅也就是十几岁的小孩,就算曾在德惠昌的后厨里当了一段时间学徒,上面的人也不可能留心记得这件事。

    “可林志明怎么回事?”江蓠奇怪地问道。不管怎么说胡大海都是他的师父,听说胡大海又一向宠爱他,就算是林志明丧心病狂,没有足够的理由和利益就配合方东方来做局,怎么都说不过去。

    孔杰夫脸抽得更厉害了,说道:“多方面原因吧,等方程过来,让他细细与你分说吧。”

    方程是今天凌晨时,与大批之前被控制的洪门弟子一起放出来的。

    一方面,是因为洪门现在与警方正处在蜜月期,加上警局所有能关人的地方都已经彻底爆掉,洪门帮众所面临的指控自然不了了之。另一方面,洪门急需大量的人手来控制局面,要不是为了避免引起其他帮派的警觉,昨天就放出来了。

    方程跟在罗西后面走了进来,没有以往的意气风发,胡子拉碴,衣服随便套在身上,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

    孔杰夫毕竟是看着方程长大的,见他如此模样心疼之余怒火更盛,喝道:“林志明是个男的!是个男的!”

    “可我们的感情却是真的!”方程立马嘶声反驳道。

    江蓠猛然感到一阵恶寒,身上起了鸡皮疙瘩。

    与孔泽等年轻人不同,孔杰夫的思想比较传统,性格倒是和王实仙有些类似,虽然实力不弱爽朗粗豪,其实老好人一个,这时伸脚就冲着方程踹了过去,看来他真是被气得不轻。

    罗西赶紧将站着不动准备捱揍的方程拖开,劝道:“师父!您消消气,你让方师弟把事情和师姑说完好吗?”

    孔杰夫冷哼一声,没再追打,两眼红了起来,仰天痛心地说道:“师父啊!你老人家要是还活着,也会被气死啊!”

    江蓠一阵无语,哪有这么咒人的?不过孔杰夫的师父与江蓠一脉相承,关系更紧密,并不像胡大海等人出身自不同门派,也上前劝道:“罗西说得是!来,师兄,咱们坐下说话。”

    “方程,到底是怎么回事?”江蓠坐下后,不动声色地问道。

    出事以后方程就对师伯产生了依赖感,见江蓠发问,下意识地抬头看向孔杰夫。

    孔杰夫眼一瞪,怒道:“这是你师姑!还有什么要藏着掖着的?从头说!”

    “志明与我两年前就好上了,今年过被我爸发觉了,就禁止我们再见面。”方程理了理思绪,言语间满是痛惜地说道。

    “说重点!”孔杰夫不愿意听这个。

    “一时要我从头说,一声又让我说重点,到底要让我怎么说!”方程情绪极不稳定,有些崩溃。

    江蓠嗔怪地看了孔杰夫一眼,孔杰夫闷闷地闭上了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