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三章 都习惯了
    不同于之前两掌,老威廉第三掌的出掌动作,在大厅内的众多强者的眼睛里清楚得要命,手掌拍出就落到了王实仙身上,只是中间好像缺失了五米的时空……。

    空间都仿佛在力量面前发生扭曲,五米的距离在刹那间粉碎,王实仙的身前像是被打开了个地狱之门,死神一样的老威廉出现在那里,依然是他单掌击出时的姿势,掌心却已经按在王实仙的胸口。

    身随掌走,无一点花巧和变化,强大的力量让老威廉充满自信,任何阻挡都会被他的肉掌碾碎,更何况面前的王实仙已是油尽灯枯。

    老威廉的眼神冷酷无比。八百年前,开化真君王重阳一脚将他踢下海,今天同样就让这一掌来决定他后辈门人的命运吧!

    王实仙已经没有内力支撑他再打出“顺势而为”,勉强将左手垫在胸前,刚刚恢复的一丝内力全部凝聚其上,足尖点地,身子开始往后飘去。

    只是身形还未动,那只蕴满血脉之力的纤长手掌,已经隔着王实仙的手掌按在他的胸口。

    能量开始崩发。王实仙丰满的手掌瞬间瘪了下了,薄似一张皮。胸口向内凹进去的同时背部凸出个手掌形……。

    “嘭!”声音有些滞后,有些沉闷,却没有奇迹……。

    站在王实仙身后的血族早早地向两边闪开出一条通道来。

    任天然痛苦地闭上了眼,站在祖父身边的凯瑟琳眼睛却露出兴奋的神色。

    黑衣大汉想起了王实仙所讲的那个故事,他一向自诩是超级英雄,换成他会如此视死如归吗?或许吧?说不定自己某个时候也会了心中的那点坚持傻一回。

    王实仙凄惨的身子凌空飞起,化作一颗流星,在众血族的注视中,沿着空出来的通道呼啸而过,洒下漫天鲜血。

    “轰!”石屑纷飞,巨石垒成的墙壁上传来令众血族听着都感到牙疼的剧烈撞击声,整个石堡都颤抖了一下。

    闭着眼睛的任天然心猛得揪紧,一张胖脸上的五官抽到一起,俱是不忍。

    黑衣大汉浑身的骨头都不舒服起来,忍不住偷偷活动了下身体。

    墙壁上的巨石多了个人形深坑,深坑周边的龟裂向四周蜿蜒,里边黑黝黝地看不真切,但估摸着等下可以过去收尸了。

    音乐再起,在熟悉的音乐声中,老威廉缓缓收回了手拳,这次再无半点兴奋,也没有了跳舞的兴致,好像只是了结了一件必须要完成的任务而已。

    “够了!”老威廉转头对控制音响的血族一声怒喝,声震穹窿。

    那位血族忙慌手慌脚地把音乐关掉了,在血族中长老的权威不逊亲王,特别是老威廉这样的实力派长老。

    “长老,王掌门的尸身能交给我处理吗?”约瑟夫忽然开口,神情肃穆,没有任何忌讳的地方。

    没有血族感到异样,在血族中没有一个家族像布汝加那样有众多的成员成为无政府主义者,甚至种族主意者和环境论者都能在其中找到。可以这么说,几乎每天晚上都有布汝加的成员背离秘隐同盟的事情发生,那些依然留在秘隐同盟中的布汝加成员对长老和亲王来说也是些麻烦的家伙。他们遵守六戒,只是因为觉得六戒可以保护自己。

    老威廉点了点头,面容变得古井不波,背负双手往黑衣大汉走去,与魁梧雄壮的黑衣大汉相比,从外表上看仅是个平凡瘦弱的年轻人,但他却是真正的强者。

    黑衣大汉凛然不惧,目视着老威廉走近。

    “我累了,这九个女孩现在已经自由了。你如果愿意的话,可以留下来和我们一起完成这个聚会。”老威廉淡然说道。

    黑衣大汉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又赶紧摇了摇头说道:“下次吧,夜深了,带着女孩不方便。”

    自从和平协议签订后,血猎与秘隐同盟如今主要的敌人是魔宴同盟,双方要是冲突起来,只会让魔宴同盟笑掉大牙。最重要的是光凭他的力量就算外面有接应,也根本无法救出这么多的女孩,能有这样的结果是最好的了。

    这里毕竟是老威廉的老巢,又是他的两千寿,再加上这名血猎身上的黑衣实在古怪,布汝加亲王见老威廉放过了闯进来的黑衣大汉,冷哼一声不再言语。

    “咦!”正凑到墙壁准备给王实仙收尸的约瑟夫忽然发出奇怪的声音,引起了所有血族的注意。

    多西克与诺克萨斯连忙围了上去。

    “又怎么了?”亲王抬头喝道!想热热闹闹地过个生日派对就这么难吗?

    老威廉反倒异常平静,仿佛现在王实仙的一切已与他没有任何关系,径直走向自己的座位。

    约瑟夫转身,对亲王苦笑道:“这家伙好像还活着……。”

    ……。

    黑夜掩盖了一切,黎明时顺便带走了血腥,让白天的圣特利尔显得异常祥和。街上熟悉的混混都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黑发黄肤的华夏人,好在他们的态度也算和蔼,并没有引起太大的反弹,当然也与原来帮派的人暂时都被抓走有关。

    这种平静也传入了江蓠的临时办公室,指挥平台的操作员已经换了一批,之前的同门和大佬们都下去休息了,江蓠也以手扶额,呆坐在她的办公室里,好像是在假寐。

    罗西走了进来,制止了同门与他打招呼的声音,正要退出去……。

    “他还没回来吗?”江蓠放下了手臂,端正了坐姿,沉声问道。仔细看去,她原本清丽的大眼里,多了几根血丝,几分焦虑。

    罗西嘴角动了动,低下了头,他知道昨夜王仙君独自一人去了隐杀那里,可如今都中午了,不仅人没有回来,连电话都打不通,肯定不是留在那里做客。

    江蓠愣了愣,掩住心中的失望,笑着安慰道:“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他经常这样,等再出现的时候,武功就高了很多。”

    罗西抬起头,勉强跟着笑了笑,说道:“师姑,师父过来了,他有话要和你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